首页 > 政经 > 宏观 > 正文

吉尔吉斯斯坦议会副议长萨斯科巴耶娃:吉尔吉斯需要大量投资和先进技术 21世纪经济报道 赵忆宁 2015-05-12 05:41:29 0
核心提示:萨斯科巴耶娃:我觉得习主席还有一个说法也非常重要,他说,如果邻国的发展欠缺的话,单靠一个国家的经济很难发展得很好,他代表中国说愿意为这些国家提供经济发展的援助。
21世纪经济报道 

人们需要就业机会

《21世纪》:你以及你所在的议会怎么样看待中国提出的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

萨斯科巴耶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要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时候,我们当时非常高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这个理念在是阿斯塔纳(哈萨克斯坦首都)提出来的,很多国家当时都表示支持,尤其是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

习主席当时说,丝绸之路经济带区域覆盖30亿人口,这里的老百姓都会受益。从经济角度讲,我们这个区域(中亚地区)里失业率比较高,“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如果能够提供就业岗位的话,人们会非常欢迎。

《21世纪》:你对“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理解得很到位。

萨斯科巴耶娃:我觉得习主席还有一个说法也非常重要,他说,如果邻国的发展欠缺的话,单靠一个国家的经济很难发展得很好,他代表中国说愿意为这些国家提供经济发展的援助。

中国的邻国就包括吉尔吉斯这些在苏联解体后才独立不久的国家。在苏联解体之后,这些国家不再拥有原来在苏联时期的那种相互之间的经济联系,每个国家都正在面临着艰巨的重建自己经济体系的任务,以便让每一个国家的人民过上好日子。所以我们也在努力,力争不再成为一个只能输出资源的国家,而是要变成为一个输出商品的国家。所以,中亚的这些国家现在都非常积极地响应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没有不参与的。

重建工业迫切需要大量投资

《21世纪》:吉尔吉斯独立后要建立自己独立的工业体系,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吉尔吉斯希望形成怎样的工业?

萨斯科巴耶娃:在前苏联时期,吉尔吉斯原来的工业分工是加工羊毛,这些加工出来的高质量羊毛被送到波罗的海国家,他们再把羊毛纺成纱,之后出口到白俄罗斯,白俄罗斯生产成衣。当最后生产出来的成品返回到吉尔吉斯,我们要花很高的价钱购买。今天对我们来说很重要的就是,在吉尔吉斯本土生产我们自己的商品,而且要把它们卖到国际市场去,并要卖出好价钱。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新的纺织工艺,需要像模像样的投资。如果我们能恢复羊毛的生产和加工,我们就能生产出很好的羊毛制品。还有,吉尔吉斯的土豆、干果、鲜果等等销售的价格都是很低廉的。所以我们也需要先进的食品加工工艺,需要建一些微型的加工厂,以便在本土对这些农产品进行深度加工,同时也可以创造很多的就业机会。独立的吉尔吉斯正在这些方面动脑筋。

《21世纪》:吉尔吉斯以前是处在产业链的最低端,如果着手建立自己的轻工业体系,最主要的障碍是技术还是资金,还是人才?

萨斯科巴耶娃:吉尔吉斯迫切需要大量的投资,而且希望是直接投资到生产这些产品的地区,当然我们也需要现代的生产技术。吉尔吉斯现在还不存在转基因食品和环境污染,这些产品都是绿色的,所以我们希望引进绿色的生产技术。

《21世纪》:据本报了解,实际上吉尔吉斯最具潜力的是矿产业,吉尔吉斯有高品位的金矿以及铁矿等等,未来如果加大了矿业的开采,与环境污染是否有对冲?

萨斯科巴耶娃:民众目前是反对开矿的,他们担心开采过程破坏了植被和土壤,所以要求政府进行有效的监督。所以我们需成熟的技术和绿色的开采技术,在这方面有很多非官方的机构也在做工作。

正在争取理顺矿业投资许可

《21世纪》:吉尔吉斯在2013年公布的《稳定和发展战略》中讲到,要积极吸引外商投资和规范经济秩序。中国目前是吉尔吉斯的第一大外商投资国,在前不久,中国的一些矿业公司获得了采矿许可证,随后又被没收了。目前有没有吸引投资的目录?哪些投资是被政府和环保监督部门许可的?

萨斯科巴耶娃:有些中国的矿业公司拿到许可证后被停止了作业,我们并没有把所有的矿业都停掉,每一个公司有其具体的情况。比如,同一个矿山的许可证已经被倒卖了多次,有的许可证的发放本身就是错误的。这一切是在前任政府(高层)腐败的情况下发生的,非常遗憾。我们现在正在争取把这一切理顺。

关于法律条款问题,吉尔吉斯的法律条款是很有吸引力的。吉尔吉斯法律要求所有在吉尔吉斯从事商业活动的投资商,他们都必须要用对居民和生态环境不造成任何破坏的技术生产,如果企业家们遵守吉尔吉斯所有的法律,并能够与当地的居民处好关系,一切就都会很正常。

《21世纪》:能否评价一下中国在吉尔吉斯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他们对吉尔吉斯的经济发展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萨斯科巴耶娃:首先在能源方面的投资,有利于促使我们获得能源的独立,因为吉尔吉斯的供电体系还是前苏联时期遗留下来的;在交通设施方面,道路就是经济,有好的道路就有好的经济,有好的道路就有高层次的合作,有道路就有贸易。可以说,有道路就有了一切,道路就是血管。

《21世纪》:请介绍一下议会议员们对中吉两国政府之间的基础设施合作持什么样的态度?听说有一些议员曾经提出质疑,比如说中国贷款的利率与日本相比太高(日本政府贷款利率1%),是这样吗?

萨斯科巴耶娃:总体来说, 我们的议员们对吉尔吉斯同中国的合作与投资的态度是肯定的。中国的贷款是有不同种类的,不是所有的贷款利率都是2%,当然我们也希望我们得到的贷款是低息的,因为议会是代表人民的,长期的贷款以及贷款的利息,必将会成为我国人民肩上的重负,所以这是这些议员们关心的,试图把它降到最低线。

《21世纪》:中国的一家智库作了“一路一带”国家的评级,在中亚这几个国家里,吉尔吉斯被认为是高风险国家,评级依据是财政收入和外汇储备。如果他们认为目前中国的贷款已经存在一定的回收风险,你怎么看吉尔吉斯的偿还能力?

萨斯科巴耶娃:我们的贷款是肯定要还的,尽管国家经济局势比较复杂,但是政府在作国家财政预算的时候,总是要预留一些资金来偿还贷款。吉尔吉斯是一个年轻的共和国,国家独立才20多年,我们面临很多挑战。同时这些年由于腐败,没能使国家的财政获得应有的收入。现在我们在向腐败宣战,有一些进展但还有许多的工作等着我们去做。这家智库的研究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的。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一直是在按期、及时地还款。

(编辑:肖欣欣;如有意见建议请联系:zhaoyn@21jingji.com;xiaoxx@21jingji.com)

 返回21经济首页>>

(责任编辑:罗育新)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21经济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具体版权合作事宜,请见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版权声明页。法律事务与版权合作 电话:020-8300 0448 邮件:law21@21jingj.com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