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华夏基金股权转让调查: 公募资产的“二股东”尴尬

2016年11月0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交易人士处了解到,此次交易目标价格43亿元,与上述根据华夏基金和出售股权比估算的42.72亿元相近。若按照这一预售价测算,山东农经与南方工业持有所售的华夏基金股权的投资收益分别约合7.57亿元和5.97亿元,五年累计回报率约在45%-46%之间。

日前,中信证券(600030.SH)的一则放弃认购权公告,牵出原公募龙头华夏基金的一次股权转让事件。

10月29日,中信证券董事会决议放弃对于华夏基金17.8%的股权优先购买权;而这被弃购的17.8%股份,来自于华夏基金两家股东——山东省农村经济开发投资公司(下称山东农经,持有10%)、南方工业资产管理公司(下称南方工业,持有7.8%)的转让诉求。

若按照此次转让中对华夏基金整体估值达240亿元的水平折算,17.8%的转让比例折合交易价格约为42.72亿元。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此次交易人士获悉,对于待转让的华夏基金股权,山东农经与南方工业早在9月份就已展开了相应的转让事宜,并计划于年内完成转让。此次交易卖方也曾对潜在投资者表示,一旦受让17.8%股份,并成为华夏基金第二大股东,将有可能协调为其争取一个董事会席位。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华夏基金股权转让并非易事,一方面公募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牌照优势减弱,而华夏基金的整体规模排名也逐年下滑;另一方面,公募行业生长于较强的监管环境,整体业态趋于稳定,其财务投资价值也相对有限。

欲年前转让

作为华夏基金的股东,从2011年至今,山东农经与南方工业的该笔投资已长达5年之久。

工商资料显示,此次转让华夏基金股权的两个股东均是大型国有企业的下属公司,其中山东农经系山东高速旗下国有企业,而南方工业资产管理公司则隶属于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

2011年7月4日,中信证券为解决彼时证监会提出的公募基金“一参一控”问题,将华夏基金51%的股权“一分为五”挂牌转让,其中山东农经和南方工业分别受让10%和11%,分别耗资达16.59亿元和18.25亿元。

而在2013年新基金法实施并解决一参一控问题后,中信证券为重掌华夏基金控制权,曾于当年底耗资5.9亿元从南方工业手中回购3.2%的股权。

至此,山东农经和南方工业也形成了如今“10%+7.8%”对华夏基金的持股比例。

然而面对两家股东的出手意愿,曾100%控股华夏基金的中信证券,此次却选择了放弃认购,原因在于目前的持股比并不会影响其对华夏基金的控制权。

“不影响公司的持股比例及对华夏基金的实际控制,也不影响华夏基金的持续经营和发展,公司拟放弃该等股权的优先购买权,暂不考虑增持华夏基金股权。”中信证券表示。

那么在原股东弃购的情况下,谁有可能成为华夏基金新的敲门人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此次交易人士处获得的一些信息显示,此次卖方对于此次交易提出了购买门槛:投资者既可实现两家股东同时出售,也同样允许买方购买上述两家股东中任意一家所持有的全部股份,即只能在一次性受让17.8%的股份、受让7.8%、受让10%三个受让比例中做出选择。

“这个股份不接受其他比例的认购,至少需要让一个股东方全部卖掉股份。”上述接近交易人士坦言,“所以要找的投资机构也要有一定的实力,我们本身也比较看好寻求稳定资产配置的大型金融集团,因为现在资产荒。”

据上述接近交易人士透露,若有投资者选择方案一,即一次性受让17.8%股份,则卖方有条件为其协调安排一个董事会席位。

“争取一个董事席位是有可能的,因为两份股权都受让之后,就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了。”上述接近交易人士表示。

而根据该交易卖方的时间表安排,上述华夏基金待转让股份在10月底挂牌产权交易所后,计划在11月份能够实现投资者的锁定,并在2016年年底前完成交易。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