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一年冰火两重天 一个失败校园贷案例的自我剖析

2016年11月0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叶麦穗  

对于校园贷冰火两重天的变化,多数退出校园贷的公司给出了政策监管趋严的表态。不过记者采访时了解到,政策监管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此前由于风控不严、恶性竞争,校园贷早已是危如累卵。

不过一年多的时间校园贷从狂热到冷淡。

下半年多家校园贷平台或宣布关闭或表示转型,网贷平台我来贷近日发布通知称,于2016年10月12日零点正式关闭学生申请贷款地通道,并于10月16日正式关闭已授信用户地提款服务;9月5日,趣店(原趣分期)宣布退出校园贷市场;9月27日,名校贷宣布战略转型,校园贷市场比例将逐步减小;8月中旬,优分期宣布进军非校园消费金融市场;分期乐也宣布不限于校园开展业务,将服务对象拓展至白领人群。

对于校园贷冰火两重天的变化,多数退出校园贷的公司给出了政策监管趋严的表态。不过在21世纪记者采访时了解到,政策监管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此前由于风控不严、恶性竞争,校园贷早已是危如累卵。

校园贷遭遇急刹车

今年,由于爆出暴力催收、裸条贷款等相关负面新闻的爆出,教育部和银监会多次提出明确要求:学校要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日常监测机制,密切关注网络借贷业务在校园内的拓展情况,抓紧开展针对新生的校园网贷风险防范专项教育工作。

此外,地方上的自律性法规也相继颁布。8月5日,上海金融信息行业协会牵头发起成立“上海校园贷绿色联盟”,提出“五要五不”规则;8月21日,重庆市金融办、银监局、教委联合发布关于重庆市校园网贷实行负面清单制度的通知,对校园网贷列出“八个不得”的负面清单;8月30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下发《关于规范深圳市校园网络借贷业务的通知》;9月,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下发了关于校园贷的“八项不得”。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经摸查统计,在广州注册的校园网贷平台约有7家,业务规模较小,其中有4家进行了整改,3家已经关闭或无法访问网站。野蛮生长的校园贷遭遇“急刹车”。

于淼(于淼为化名)曾经也是一家校园贷公司的创始人,今年7月份他的公司刚刚宣布结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校园贷一夜遇冷,看似突然,实则必然。这个行业发展太快,太无序,即使没有外部的干预,行业内也要进行一轮洗牌才行。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