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公司 > IT科技 > 正文

黑作坊“躲”进外卖平台:网上订餐遭遇信任危机 21世纪经济报道 纪佳鹏 2016-03-17 07:03:05 0
核心提示:为了保证平台供给,不只是饿了么,其他一些餐饮O2O公司表面上打着分享经济的幌子,实际上在对线下商户进行“半机构化”,进一步保证供给。“饿了么其实是从一些小商户做起,然后切入到品牌商家的平台,小商户对其功劳不小。”北京某风投机构合伙人对记者说。

21世纪经济报道 

网络订餐平台“饿了么”被央视“3·15”晚会曝光后,3月16日,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对“饿了么”去年11月未对入网食品经营者审查许可证、违反食品安全法的行为处以罚款12万元;对今年3·15期间被曝光的涉嫌违反食安法的行为,约谈其主要负责人并正式立案调查。

据央视记者调查,在“饿了么”网站上,存在商家虚构地址、上传虚假实体照片等问题。更令人震惊的是,在其网站上注册的一些商家,实体店面卫生状况较差,有的甚至是一些无照经营的黑作坊,其中部分作坊还是饿了么员工自己开设的。

饿了么网上订餐平台成立于2009年,目前其业务覆盖已经超过300多个城市和50万商户。2015年底,阿里巴巴12.5亿美元入股饿了么,占股约27.7%成为第一大股东,获得投资后,饿了么估值超过45亿美元。

“黑作坊”问题其实在O2O外卖平台上并不少见。除饿了么此次遭央视曝光外,许多地方媒体也曾报道过美团外卖、百度外卖等平台出现过类似问题。

3月16日,多位风险投资领域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网络送餐“事关人命”,而许多平台在商户资质审核方面存在漏洞,亟需规范。

饿了么需要“黑作坊”冲量?

3月16日,饿了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来回应称:目前,饿了么已紧急下线相关涉事违规餐厅,紧密部署全国范围的线下餐厅核查工作;彻查涉事员工的渎职行为,追究涉及部门的管理责任;反省平台监管流程,切实强化监管环节在平台流程中的优先地位。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媒体首次曝光饿了么的“黑作坊”问题了。2015年9月,成都当地媒体已报道饿了么部分餐馆是小区作坊,涉嫌无证经营。同年11月,上海市食药监局已经对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饿了么公司注册名称)进行立案调查。调查发现,玛丽莲饮品等餐饮单位在“饿了么”网页上展示的《营业执照》所载明的住所,与网站标识的经营地址不符,且未查见《餐饮服务许可证》。

若干地方政府部门已经对饿了么等网上订餐服务平台进行约谈。对此,饿了么的回应,无非是表态未来平台会加强商户资质审核及管理等。

3月16日,上海一位风险投资机构合伙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任何一家公司有融资需求的话,必然会做出一些举动满足投资方的需求。“饿了么这种做平台的公司,也想要冲刺到一定规模来保持竞争地位,这才可能吸引投资和用户。”

上述合伙人告诉记者,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核心指标是平台每天的订单量,这个数值的公式是“餐厅覆盖数乘以每个餐厅覆盖用户量、再乘以频次”,因此平台对线下餐饮店的覆盖数量是订单量的一个基础。

据公开资料显示,仅2015年一年,饿了么就进行了三次融资,分别来自中信产业、腾讯、京东、大众点评、红杉资本、华联股份和阿里巴巴等公司,融资额加起来将近17亿美金。

“这个融资速度是相当快的。”北京某风投机构合伙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餐饮O2O也有监管烦恼

目前困扰高频O2O领域的一个重要问题便是供不应求。上述北京某风投机构合伙人对记者说,融资过程中,平台有多少供给能力是一个重要衡量指标,它有时比用户量等指标都重要。

为了保证平台供给,不只是饿了么,其他一些餐饮O2O公司表面上打着分享经济的幌子,实际上在对线下商户进行“半机构化”,进一步保证供给。“饿了么其实是从一些小商户做起,然后切入到品牌商家的平台,小商户对其功劳不小。”上述北京某风投机构合伙人对记者说。

3月16日,饿了么针对“黑作坊”发表声明称,网络订餐平台属于新生业态,早期发展较为粗放,政策法规中也缺乏对平台的明确规定和具体要求,平台在早期对线上商户运营资质的审核、证照采集等工作没有一步到位。

“线下市场中,中小型餐厅易名易址、转让等情况频繁,这也给线下排查增加了难度;平台市场人员证照审查工作仍需政府监管部门的专业性指导,提高审查准确度。” 饿了么在其对外声明中说。

有从事餐饮O2O项目人士告诉记者,饿了么当然存在管理问题,背后原因也确实有为了融资而进行扩张,但其声明所提及的行业问题,也确实存在于整个外卖O2O行业。对体量大的平台而言,商户的资质审核以及监督需要高昂的人力成本。

但有关部门对网络订餐的监管正在加强。去年10月1日,被称为“史上最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正式实施,首次将网络食品经营纳入监管,这意味着在网络平台售卖食品的经营者,都必须申请食品流通许可证才能入网经营。今年3月底,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将出台《北京市网络食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试行)》,这意味着网络订餐将面临更为严格的监管。

去年12月,饿了么CEO张旭豪曾对媒体表示,由于法律法规所限,许多商户因建筑属性导致经营场所无法办证,但这些商户能长期解决当地的民生问题,所以饿了么也就此问题与政府相关部门进行沟通。

“我们其实跟相关政府部门交涉了相当长的时间,但是政府部门在这方面的态度非常坚决。”上述北京某风投机构合伙人对记者表示,“我们曾经投过一些与餐饮相关的O2O项目,但是因为对商户建筑属性等规定,只能将这些项目叫停。目前现存的私厨O2O服务也踩在政策的红线上。而相关法律法规的调整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编辑:范文清,邮箱:fanwq@21jingji.com)


 返回21经济首页>>

(责任编辑:施学平)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21经济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具体版权合作事宜,请见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版权声明页。法律事务与版权合作 电话:020-8300 0448 邮件:law21@21jingj.com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