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机构 > 正文

国家队持仓腾挪术:汇金承接证金持股现“差额” 或有更多平台参与受让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硕 2016-03-31 06:49:36 0
核心提示:在业内人士看来,持股比例排名的移位,不意味着国家队的退出,一方面,国家队的持仓可能会通过更多持股平台进行内部划转和管理;另一方面,部分公司可能受到大股东增持影响,而造成上述持股平台持股比例的稀释,进而影响了权益变动。
21世纪经济报道 

随着上市公司年报陆续发布,去年A股震荡期间“国家队”的筹码分布正在进一步清晰。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国家队的持股平台包括并不限于证金公司、委托给基金专户的证金系列资管计划(下称证金资管)、中央汇金公司(下称汇金公司)、中央汇金资管子公司(下称汇金资管)四大类。

而记者在统计中发现,截至3月30日,上述四类国家队背景的持股平台跻身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的情况较去年三季度末时有所变化。有分析认为,考虑到仍有部分上市公司尚未披露年报及权益变动,国家队不同持股平台在前十大股东中“腾挪”的情况可能更加明显。

在业内人士看来,持股比例排名的移位,不意味着国家队的退出,一方面,国家队的持仓可能会通过更多持股平台进行内部划转和管理;另一方面,部分公司可能受到大股东增持影响,而造成上述持股平台持股比例的稀释,进而影响了权益变动。

四类持股平台分布

“国家队”的四个已知的持股平台的分布情况,随着上市公司年报的披露变得渐渐清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按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发现,截至3月30日,证金公司位列前十大股东的公司数量为468家,而其通过基金子公司设立的中证金融系列资管计划位列202家的前十大股东。

汇金公司跻身大股东的公司数量与证金公司也处伯仲之间——数据显示,汇金公司位列410家公司前十大股东,而后来设立的汇金资管则跻身了339家公司的前十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数据与去年三季度末发生一定增减。数据显示,去年9月底证金公司、证金资管、汇金公司分别位列678家、319家、926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而由于彼时汇金资管尚未设立并成为持股平台,因此位列前十股东名录的公司数为零。

对比发现,证金公司和汇金公司担任前十大股东的上市公司数量,分别较去年三季末减少了210家和516家。两家平台从多家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中的“隐退”,与去年底汇金资管的出现不无关联。

去年12月30日晚,工商银行、中国银行等公司公告,汇金公司将其在股灾期间受让自证金公司的股份转让给了新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汇金资管,而该公司设立于2015年11月,自去年四季度以来,汇金资管跻身前十大股东的上市公司数量达339家。

汇金资管的出现在业内被比作大陆版的“盈富基金”。“汇金转让股灾中受让的证金持股,‘大陆版盈富基金’想象空间开启,不必再焦虑证金抛压。”国金证券首席分析师马鲲鹏表示,“我们预计,汇金资管将极有可能成为未来大陆版盈富基金。”

而有业内人士认为,未来汇金资管有可能进一步对国家队维稳市场期间购入的股票进行受让管理。

“证金公司是临时的救市平台,因为当时许多资金也是从银行体系和银行间市场拆借,如果要确立一个长期的类平准基金机制,并实现干预政策的平稳退出,汇金资管是有可能扮演这个角色的。”一位接近中证协的券商人士坦言,“所以不排除汇金资管更多受让这些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和去年三季末相比,证金资管类账户担任前十大股东的公司数量减少达117家,该类账户通常体现在多家公募基金的专户业务上。

对此有基金人士指出,该变动一定概率上有股东增持导致被动“退出”名录的可能,同时也与证金资管类专户对所持证券的调仓、划拨等活动有关。

“证金专户是交给基金来代理操作的,有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基金专户对持仓进行了调整,因为机构参与的干预更机构化、市场化,整体上也更灵活。”上海一家基金公司运营人士表示,“还有一些被动原因也会出现这种情况,比如上市公司股东增持,这就会让专户退出前十大股东表。”

持仓腾挪现差额

值得注意的是,在部分上市公司拟的持股名录中,证金公司的减持与汇金资管的增持并不“相等”。

以新华保险(601336.SH)为例,其年报披露汇金资管新进2824.92万股,持股比为0.91%,位列第五大股东,而同期汇金公司与证金公司两者合计持股减少3735.19万股,合计持股比达1.19%。

类似案例并不鲜见,例如截至去年三季末,汇金公司和证金公司合计持有浦发银行股本比例为4.48%,而新进的汇金资管持股仅剩1.42%,即便加上证金公司2.62%的持股,也仅有4.04%。

这一国家队不同平台间的持股腾挪“差额”,引起了市场关注。

有分析认为,证金公司位列前十大股东时亦存在系其转融通账户,而非直投账户的情况,容易导致上述计算出现偏差。

“没法从持股增减的不对称,就断定说证金和汇金的股份没有全部转让给汇金资管,因为有时出现在股东名录里证金公司是转融通账户,而不是直投账户,这种情况会导致证金持股的过多计算。”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指出。

另一方面,有业内人士认为,国家队有可能运用除上述公司外的更多持股平台,参与了此前证金存量股票的腾挪与管理。

“除了证金、汇金这几个持股平台,国家队还有可能有其他的持股平台。”前述非银金融分析师认为,“如果筹码集中在单一机构手中,容易对市场带来不必要的影响,而将持股分散出去,则更利于管理。”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国家队持股平台间的增减“不对称”,有可能是其将部分持股转换为了ETF份额。“如果股票数量够多,可能有申购ETF的情况,这样会稀释持股比例,对股东权益带来变化。”前述基金运营人士认为。

此外,更多市场化机构参与证金存量股份的受让也成为可能性之一。

“市场开始逐渐企稳,蓝筹股的投资价值也相应地显现出来了,加上证金的持股早晚需要消化,市场化的机构也有可能参与了筹码分配和管理。”前述基金运营人士表示。

(编辑巫燕玲)


 返回21经济首页>>

(责任编辑:施学平)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21经济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具体版权合作事宜,请见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版权声明页。法律事务与版权合作 电话:020-8300 0448 邮件:law21@21jingj.com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