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痴心的实体留守者:如何成功脱身担保链危局

2016年08月1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包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浙江两大城市温州与台州的实体企业产融情况,概括出一个规律,凡痴心专注的实体经营者,往往成功避开了之前的那场民间借贷和担保链危机,而“花心”的企业在那场危机里,则死亡的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浙江两大城市温州与台州的实体企业产融情况,概括出一个规律,凡痴心专注的实体经营者,往往成功避开了之前的那场民间借贷和担保链危机,而“花心”的企业在那场危机里,则死亡的多。

91岁老人与茶壶的故事

21年前刚开始创业时,浙江丰立是个小小的夫妻店,现在已是一家年产值逾3.5亿元的小模数齿轮行业的领先企业。

作为台州的老工业基地,机电制造行业一直是黄岩区传统优势产业之一。性价比高曾是黄岩机电产品的一大竞争优势,但随着成本上升、传统优势弱化,以及欧美产业回流和产业向东南亚等后发市场转移,一度陷入困境。近年来,黄岩机电企业转变策略,依靠新技术推出新产品,在细分市场逐步占据“制高点”。

浙江丰立董事长王有利近日在黄岩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丰立21年来只做了一件事,从未参与过房地产等与主业无关的项目,工厂能保持高增长也是因为一直专注主业并保持创新,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时全社会投资意愿下降,丰立投了1500万引进世界先进设备 。

王有利的父亲今年已经91岁高龄,在用过一个国外知名品牌的保温杯后,爱不释手直叹保暖性能好,这也引发了王有利的感慨,“一位喝了一辈子茶的老人都知道老的茶壶要抛掉了,这是一个朴素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案例,中国消费潜力很大,人们的消费需求不断升级,企业也需要不断提高供给侧水平。”

王有利认识到创新技术必须跟对趋势。从2007年至今,丰立的销售额翻了近6倍,公司坚持每年新产品销售占比是20%以上,研发费用占整个销售额的5%以上,专利申请每年以30%的速度提升。

2016年年底,王有利还打算把银行信贷压缩一部分,目前丰立的企业负债已降到30%以下。

金融危机期间丰立也经受了一场磨难,仅帮别人担保就被“吞噬”了近5000万。

2014年王有利帮一个朋友的企业追加担保2400多万,结果朋友公司的上游突然“倒掉”,朋友公司也倒闭了;2015年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一起,又损失了2500多万。包括农行在内的银行一直挺丰立,没有一家银行抽贷。现在的丰立已经彻底退出担保链。

“我很喜欢这个行业。第一位进厂的员工到现在还在厂里,17岁就进厂的孩子现在都已为人母,我要为700多名员工负责。目前除了25位公司高管持股外,最早一同创业的三个员工也持有公司股份并享受分红。”在王有利持续21年的专注背后,是他的热情和兴趣在支持。

“我对国家经济很看好,但在需求侧不断提高的情况下,没有竞争力的企业没有机会。”王有利说。

死亡的多是“花心”企业?

“花心的企业都死了,农业银行温州市中支行行长郑巧容总结称。而她所指花心企业,是偏离主业跨界幅度大的企业。

说起因为生不逢时而死亡企业的案例,郑巧容举了一个制造业企业。该企业老板原本是做海外产品代理的,2009年在温州买了一块地,地价远低于当时市场价格100万一亩,仅为30万一亩。

厂房建设工期拖得较长,投资成本不断增加,等到2011年建成可投入生产时又赶上经济危机。郑巧容叹息它哪怕是早建好一年也不会出现资金链断裂而破产的情况,农行温州市中支行在最高时点给这家企业贷款有2.6亿。

后来该企业的土地加厂房三拍都流产了,而拍卖底价仅为1.68亿。现在该地块的市场价60万每平,再加上厂房,1.68亿的总价已是很便宜。流拍后农行只好自行去找下家,加上扣税和一些应付账款,损失巨大。

今年上半年温州的信贷数据同比仍然有增长。但郑巧容表示,温州今年上半年的数据比较好看,大部分是增加在个人房贷和政府贷款。

总结温州这一轮的经济危机,郑巧容认为不完全是金融引起的,金融的影响比较小。总结的原因到底是部分温州企业家的杠杆太高,投资很多是空手套白狼,负债率很高,银根一紧自然就会出问题。

谈到温州金改的进展,她表示,温州金改聚焦在民间金融领域,而在温州民间金融本来就很活跃,温州的方向应该是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实体经济,在这方面做些制度上的创新。

今年上半年温州的房价也在上涨,因此个人房贷按揭增长也很快,今年上半年郑巧容所在的支行个人房贷增长了20多个亿。

在郑巧容看来,虽然企业倒闭潮已经接近尾声,银行不良也在下降,但温州目前的问题是贷款贷不出去,因为企业的投资意愿在下降,有钱就把贷款还掉,主要是现在投资的环境还没有太大的起色。

(编辑:李伊琳,邮箱:liyil@21jingji.com)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