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通胀、流动性趋紧 将困扰2017年债市

2017年01月1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黄斌  

“对于债市的预测,最重要的因素,还是根据基本面,把握宏观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期的关系。德银预测2017年经济增速是在6.5%,通货膨胀在2.5%左右。”1月9日,德意志银行高级策略师刘立男在媒体交流会上如是表示。

“对于债市的预测,最重要的因素,还是根据基本面,把握宏观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期的关系。德银预测2017年经济增速是在6.5%,通货膨胀在2.5%左右。”1月9日,德意志银行高级策略师刘立男在媒体交流会上如是表示。

通胀是债市的杀手。目前,国内诸多券商、基金分析师也普遍对2017年的通胀预期抱有担忧,但这并非唯一因素。

“第二个重要因素是,一定要把握今年宏观政策的组合。”刘立男强调,2017年货币政策将保持中性,但在流动性管理上则将呈现趋紧的状态。

这同样将给债市带来充满不确定性的压力。

“MLF现在的规模差不多3.5万亿,2017年一季度到期量有6000多个亿,二季度和四季度压力更大。”刘立男在交流会上提供数据称,大规模MLF的滚动续期,容易造成流动性的短期波动。“其中一部分用降准是可以取代的,但央行确实需要考虑,不要给市场传达出大水漫灌的信号。”

刘立男称,2.5%的通胀率预测,较2016年出现一个小幅提高,通胀压力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三季度房地产价格上升,对通货膨胀的缓慢传导,将于今年显现;二是来自产能调整。“去年10月之前,PPI持续了差不多54个月负值,后来开始持续转正,这更多是产能结构调整的反映。”

通胀之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走向,也是决定债市走向的关键因素。

刘立男表示,流动性管理趋紧,主要反映在两个方面:第一,货币宽松的政策一定程度上会对人民币进一步贬值造成压力;第二,2015年-2016年里,货币政策边际的负面效果愈发显现,甚至已超过了正面刺激的效果。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央行今年整体的货币政策会保持中性,可能到下半年则会出现趋紧的趋势。”刘立男说。

对于财政政策,德银认为,2017年财政赤字或从2016年的3%提高到3.5%,“但是实际的财政支出有可能会高于3.5,因为我们还有一个财政稳定基金。”

“2016年四季度以来,银行3月、6月的大额存单利率上行了差不多200BP,负债端的成本上升,资产端的收益率确实是上行的压力。”刘立男说,接下来还需要特别关注银行理财新规的落地,“今年可能会对理财产品整体的金融监管推出一套非常正式的监管方案”。

央行2016年仅在2月份施行过一次降准。

“从那之后,外汇储备下降了3000多亿美元,但央行主要采用中期借贷便利、短期回购、抵押贷款等方式提供流动性,补充基础货币。”刘立男表示,这种流动性补给机制方式,使得央行拥有了更多回旋余地,可更好地管理好流动性的阀门,但同时也放大了市场的波动性。

其认为,为熨平波动,解决方案有二:一是拉长久期,二是以降准部分替代。

“现在MLF平均久期大约是八个月,央行其实可以把久期延长,给两年期的MLF,可以解决一部分流动性冲击问题。”刘立男表示,其实还是可以考虑把一部分MLF换成降准。“现在3.5万亿,如果一次降准9000亿,差不多是四次降准的量,消化成一次降准,其他的用MLF,是可以操作的。”

但她同时表示,央行是否做出此降准决策,取决于央行对整体杠杆水平、金融风险的把控。(编辑:曾芳,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zengfang@21jingji.com)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