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商业保理2016发展图谱:入行企业暴增 相比融资需求仍是杯水车薪

2017年01月1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侯潇怡  

商业保理并非新生事物,在欧美国家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早已形成完善的体系。但在中国,却仍是一个年幼但成长速度惊人的新生力量。

商业保理并非新生事物,在欧美国家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早已形成完善的体系。但在中国,却仍是一个年幼但成长速度惊人的新生力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取的《广东省商业保理行业发展研究报告 (2016)》显示,自2012年启动试点以来,目前深圳前海已集聚我国超过80%商业保理企业,企业数量从2012年的2家增至2016年底的4000多家。2016年前海商业保理企业新增注册数是2015年的2.5倍,环比增长152.32%,新增量呈现井喷式增长。

但从体量来看,截至2016年11月底,列入统计的3800家深圳前海保理企业业务量约1100亿元,融资保理余额约450亿元,与庞大的企业融资需求相比仅是沧海一粟。

繁荣以外的四种“痛”

“2年多以来,如果用一个字来形容保理公司的感受,我想这个字会是‘痛’,不断升级带来的痛。”滇中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栗旻在2017年中国深圳商业保理年会上坦言。

栗旻表示,保理企业的第一个痛,就是核心企业占有优势地位,不愿意为保理公司确权。我国有十几万亿的应收账款,但是保理业务仅有几千个亿。

深圳前海道胜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孙才厚表示,让核心企业给保理公司确权确实存在难度,除了核心企业强势和流程繁琐以外,核心企业也担心是由于自身拖欠应收帐款导致下游企业再去融资,会影响其商业信誉。目前通常做法是,采取邮政送达确权方式,一但融资企业违约,保理商可以走司法程序。

栗旻表示,商业保理的第二痛是资金之痛,保理企业融资困难。“目前滇中保理2016年末接近36个亿的资产全部是通过股东借款而来,资金很难获得金融机构的支持和其他投资者的青睐。”若银行授信能逐步打开,融资成本将更低也更快捷。

但恒泰证券金融市场部高级经理陶诗培对保理企业融资提出了创新看法,除了传统针对保理公司存量业务的证券化业务外,还有反向保理模式——基于核心企业的资质申请储架制,市场给核心企业一个大的授信,每次申请授信时资产还未形成,在这个储架额度项下,每次形成资产再发行。目前可以做到2个月的时间操作完成授信,每次发起控制在3-5天之内,在发行之前才需要形成保理资产,大大减少保理商的压力。

第三个痛来自税制改革,营改增把一些很优质但收益很低的资产挤出了业务范围。“2016年,滇中保理因为‘营改增’的影响,大概失去了六十亿的发生额和十几个亿的余额。”栗旻表示。

栗旻还指出,第四痛是商业保理必将面临行业间的恶性竞争,现在已有苗头。“一些企业在改善供应链中得到好处后,就不断压价,一些保理企业也开始采取价格战。”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