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校园贷“拨乱反正”样本 政策疏堵催生二度“创业”

2017年01月1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姜诗蔷  

“目前整个校园贷市场的发展正常,监管的出手十分及时。一些‘裸条’等极端情况其实已经十分少见。”广州一位互联网金融领域专家受访时指出。

随着校园贷监管政策的收紧,校园贷市场步入整顿期,不少校园贷平台纷纷酝酿转型。

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掌握的情况来看,2016年以来截至目前,趣店、佰仟金融、我来贷、名校贷等校园贷平台均宣布暂停校园贷业务或转型,在政策的压力下寻找新的突破口。

实际上在这一时段,随着校园消费金融的发展,出现了例如高利贷、不合理授信、多头借贷等现象,监管层针对校园贷的制度规范在整个2016年也进入快速发展阶段,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一支重要的细分业务,校园贷也成为跟踪互金生态的典型样本。

在此之前,包括银监会,以及广东、重庆等地相继出台政策,对于校园贷进行制度性规范。

“校园贷的需求仍是存在的,不可能用行政的方式完全一刀切限制住,在合规性要求下规范发展的空间依然存在。”1月10日,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郭大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亦有受访人士指出,校园贷本质作为一种金融工具,具备其应有的工具价值,包括促进消费、完善金融市场、契合普惠金融导向等,其利弊天平究竟如何倾向关键在于使用工具的对象。

政策清理机构转型

实际上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研,在校大学生受到资金短缺影响的并不在少数,在弥补资金短缺时,多数依然主要是靠父母和亲朋好友,只有少数依靠信用贷款和网络贷款等工具,但不容讳言,使用贷款工具的大学生群体人数有上升的趋势。

但是校园贷发展至今,从业平台良莠不齐,高息、暴力催收、多头借贷等一系列风险事件暴露,使得校园金融的发展遇到了阻力,市场急需清理。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事实上,从监管层第一阶段摸底排查情况来看,行业已初步介入整顿,平台已开始调整业务。趣分期、佰仟金融、奕宝贷、我来贷、名校贷等一系列平台退出或转型,行业多头借贷现象得到有效改善,校园贷行业得到清理和整肃。

2016年三季度末开始,趣店宣布停止校园业务,将专注于非信用卡人群的消费金融业务;随后,佰仟金融下线学生分期产品;我来贷宣布关闭校园业务;名校贷则宣布进军白领市场。

“实际上这些平台本身都是做分期借款的,就是小额现金贷,对用途的关注度低,是靠身份的认定以及金额小额分散来控制风险。”1月10日,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告诉记者,“这些校园贷平台不做校园贷做其他类型的分期有很多,分期这个市场还是很大的。”

而校园贷平台的转型方向也验证了这一点,分期乐、名校贷等一些平台的目标人群开始向白领等工薪阶层转移。譬如,早在2016年年初,分期乐推出针对蓝领人群的子品牌提钱乐,并在4月份宣布向白领开放。2016年10月,分期乐升级为乐信集团,截至2016年10月,乐信集团总注册用户突破1500万,实现了对校园、白领、蓝领等主流移动互联网消费人群的全覆盖,其中白领和蓝领等校外人群创造的营收额已经占到总营收的五成。

1月10日,名校贷CEO曾庆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名校贷近期进行了品牌升级,将用户拓展至白领用户,全面服务泛年轻人群体,推出了独立的名校贷白领版APP拓展白领用户。出于对投资用户资金安全的考虑,目前还在不断验证白领新用户的风控元素,并不莽撞野蛮放量。

“名校贷2016年撮合总额是52亿元左右,撮合余额 40亿左右,累计至目前超过200万申请用户。随着名校白领贷的逐步放量和集团其他业务的逐步放量,名校校园贷的业务比重会加速下降。”曾庆辉表示。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