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三一重工如何盘活100亿存量资产?

2017年01月11日  22:16   南方周末  

五年前,制造业出身的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曾经是中国首富。过去366天,尤其是近3个月发生的连串新闻、所曝光的财务数字,其实蕴藏着不少秘密,值得细细解读。

△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

福耀玻璃曹德旺、格力电器董明珠,更不用说过去一个月内接待了168批分析师的美的方洪波,以及刚刚宣布年营收突破5200亿人民币的华为任正非……中国制造业终于重新踱回镁光灯下。

除了他——2017年1月2日度过61岁生日的梁稳根,目前最后一位制造业出身的“中国首富”,曾经以合计26.54亿人民币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公司,开启中国民营企业全球扩张潮的标志性人物。

作为三一集团25年威水史的缔造者,梁氏的身家已从2011年荣登“福布斯”榜首的93亿美元下降至2016年的33亿美元。财富的计算可能有偏颇,不过,如今第58位的排名,以及旗下唯一A股上市企业三一重工(600031)市值从高峰期的1370亿元回落至过去一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464.26亿元,66%的市值缩水终究是真。

至于数年前与同城敌手中联重科连番无间道,从行贿门到绑架门,从监听到反监听,梁稳根及仅长他8个月的詹纯新几乎上演了中国现代商战史上罕见的无限制级格斗。

风云一时的梁稳根、三一乃至整个中国工程机械制造业,不可能背负着投资驱动型经济最大受益者和最大受害者的标签永久淡出视野。过去366天,尤其是近3个月发生的连串新闻、所曝光的财务数字,其实蕴藏着不少秘密,值得细细解读。

为了盘活高达100亿人民币的存量资产,冬日里的三一非常忙碌。

先是2016年12月14日,三一重工宣布将直属子公司北京市三一重机有限公司100%股权以40.77亿元价格转让给三一集团控股的深圳三一科技,从而为上市公司取得14亿元“账面投资收益”——注意两个关窍,北京三一重机尽管拥有40.8亿总资产和26.7亿净资产,但2015年的业绩却是净亏损4398万元,即便在2016年上半年亦仍未扭转赤字;同时,此次以交易受让方面目出现的三一科技,8个多月前也是上市公司甩出的亏损包袱。当然,如果考虑到土地和厂房深圳速度的增值,“中国特色”足以令数字搬运工们心安。

同一时间,三一方面还在同业内首度实施资产抵押债券计划(ABS),即将上市公司下属另两家企业35.87亿和10.91亿元两笔累计应收账款,一律七折作价25.34亿和7.7亿转售予三一集团。

一周后,三一集团又以每股7元价格将1.5亿股和3亿股分别转让给上海著名私募股权基金朱雀投资及紫金矿业大老板陈发树,由此再获31.5亿现金流。

能在股价长期低企之时溢价近10%转让巨额股权,梁稳根的人脉、手段,了得。

该如何评价这些财技?

刮骨疗毒或许是最直接简单的研判。由三一集团承接上市公司经营效率低下的资产,通过金融手段解决当年因急于扩张市场份额采取的包括“零首付”在内激进销售策略所留下的后患,无疑都对改善三一重工的基本面具有相当意义。当然从另一个角度,也可说是某种左袋转右袋式自救,一次性替当年那段头脑发热历史的埋单行为。

要知道就在治下企业员工人数首次突破6万、年营收历史性达到507.76亿元净利为86.49亿元的2011年,三一重工年末应收未收账款已同比大涨97.36%至113.05亿元,营收占比为22.26%。而这还是谨慎财务处理的结果。至2012年一季度,三一方面应收未收账款又迅速攀升至201.2亿元,为同期净利润的7倍。

一面是GDP增速多个季度连降、“破8”在即,电力生产和铁路货运等关键风向指标较此前十年的均数分别下滑86%和79%,一面是大量抢着上马的产能仍处于惯性运营状态,越是体量接近的竞争对手之间,越是会在寸土必争的销售肉搏中施出撒石灰、撩阴腿般招数。

梁稳根5年前关于在2020年年营收进入3000亿俱乐部的豪言,而今听来早已恍若隔世。2015年,三一重工较巅峰期的营收已下挫54%,净利更仅剩当红时的1.6%,而2016年中报显示的112.2亿营收和1.38亿净利也不值多提——唯一可能让梁氏欣慰的是,相比中联重科长时间经营性现金流显现负数,三一重工至少还在赚钱。现在,如若能够把陈年老账上空欢喜的数字折价变为真金白银,实是好事一桩。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