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再谈余额宝现象

2017年01月0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郭田勇  

与机构型货币市场基金相比,个人用户占比较大的零售型工银货币基金规模在第四季度出现了略微的下降。而几乎全部为个人用户持有的余额宝天弘货币市场基金不仅在没有遭受巨额赎回潮,而且在流动性紧张的12月中旬还有持续资金净流入,至第四季度规模还比上季度增长了有1百多亿,不能不引发人们关注。

2016年12月中旬,由于债市大跌,机构现金头寸紧张,巨量赎回货币市场基金,引发传导效应,导致多家货币市场基金流动性紧张。在央行投放流动性和金融监管部门的干预下,有效应对了赎回压力,市场流动性恢复正常。

数据显示,大多数由机构持有的货币市场基金在第四季度末的规模出现了较为显著的下降。从公开数据对比来看,今年四季度规模5百亿以上的大部分货币基金规模均大幅下降,其中有一家老牌基金公司管理规模遭腰斩,还有几只货币市场基金等跌幅均接近40%左右,这些基金的机构持有人均超50%。

与机构型货币市场基金相比,个人用户占比较大的零售型工银货币基金规模在第四季度出现了略微的下降。而几乎全部为个人用户持有的余额宝天弘货币市场基金不仅在没有遭受巨额赎回潮,而且在流动性紧张的12月中旬还有持续资金净流入,至第四季度规模还比上季度增长了有1百多亿,不能不引发人们关注。

余额宝为什么能经受住考验

余额宝在本次货基流动性紧张局面下,能够经受住考验,不仅没有集中赎回,而且还能实现规模持续增长,分析其原因,大概有几个方面。

其一,余额宝天弘货币市场基金用户群广泛、小额、分散,这与以机构投资者为主的货币市场基金有很大不同。

根据笔者了解的情况,余额宝用户已经超过3亿,个人用户占比高达99%以上,0-1000元的用户占比高达70%以上,1000-10000元的用户比例超过15%,持有人不可谓不分散。小额、分散的特性保证了余额宝整体不会因资本市场波动而发生大幅波动,在一定程度上阻隔了风险的传递。余额宝历史上净申赎最大值也不超过当时规模的1%。全球货币基金发展经验也表明,零售型货币市场基金比结构型货币市场基金更稳定。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不久的美国货币市场基金中,机构型货币市场基金中近30%的份额在短时间内被赎回;相较而言,零售型货币市场基金赎回份额仅占其规模的5%左右。

其二,余额宝与消费场景的连接更紧密,资金申赎更具有稳定性。

与一般的货币基金理财工具还有一个较大差异在于,余额宝与场景是紧密结合的。因购物交易产生的或用户自己转入支付宝账户的资金,在余额宝诞生之前,用户的这部分资金是没有利息收入的。原因是央行规定第三方支付公司备付金业务不能够计息。对于客户来说,得不到利息是很大的资金浪费,而余额宝的诞生帮助用户实现了购物与资金增值两不误。可以说,与传统货币基金相比,余额宝的功能更加多元化,通过技术驱动与消费场景的紧密结合也让余额宝更具有黏性,因此余额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货币市场基金,是技术驱动下场景金融。很多用户不只是把余额宝当作一个理财工具,具有了很强的消费属性,大多数用户不会因为利率高低和金融市场波动而大规模同向进行资金申赎,因而天然具有更强的稳定性。

其三,投资组合比较分散,不单纯追求收益率,比较注重流动性风险管理和持续稳定性回报。

余额宝天弘货币市场基金经理比较坚持“风险控制为组合管理的第一要务”的理念,从公司高层到执行团队,都贯穿这一理念。对外也不刻意宣传收益排名,对内则实行风险控制一票否决制。根据余额宝天弘货币市场基金公开披露的资产配置数据,余额宝从第二季度开始,就一直在降低债券的配置比例,转而更多持有现金工具。这当然可能会降低余额宝收益率,但是余额宝基金经理对风险控制表现极度的重视和谨慎。余额宝提早进行了资产组合的分散化配置,降低债券的配置比例也让债券市场风波中游刃有余。公开资料显示三季度末债券比例已经从上季度26%下降到18%,到第四季度比例应该继续有较大幅度下降。在债券、同业存单等利率上行时,余额宝没有面临债券价格跳水而产生的巨大压力,相反持有更多现金稳健做法还让余额宝能够抓住时机利用流动性紧张、利率上行之际,提高了基金收益率(近7天年化收益率达到3.29%)。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