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新三板做市指数创新低 市场期待政策供给

2017年11月1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马晓嘉  

新三板做市指数在1010到1000点位徘徊40个交易日后,在11月13日盘中跌破了1000点大关。这也是2015年3月18日新三板做市指数发布以来首次跌破1000点大关。

“终于跌破了1000点大关。”北京地区一位新三板投资者11月13日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流时感慨道。

新三板做市指数在1010到1000点位徘徊40个交易日后,在11月13日盘中跌破了1000点大关。这也是2015年3月18日新三板做市指数发布以来首次跌破1000点大关。

新三板做市指数在2015年4月最高时一度报收于2673点,一波疯牛之后,新三板做市指数同新三板市场一起陷入了长达2年半的慢熊,做市指数跌破基准点位反馈的正是做市制度,乃至新三板整体市场的低迷。

对于做市指数创下新低,东北证券投行部的一位人士表示并不意外,他讲道:“新三板市场流动性较差,做市市场还存有部分流动性,所以做市商成了近乎唯一的退出通道。另外,新的资金对于投资三板普遍谨慎,没有新增资金,指数下跌也是必然。更重要的是,政策方面利好迟迟未兑现,原有的投资者或者老股东,也开始悲观,开始变现退出。”

多因素影响指数走低

2014年8月底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下称“全国股转系统”)正式推出做市商制度,如今该制度运行已经正式超过三年的时间。

运行三年的时间里,做市商制度经历了企业竞相选择做市商、市场开始怀疑做市商,以及做市商业务停滞不前等多个阶段。如今,在众多市场因素共同作用下,做市商制度来到了运行三年、有指数以来的最低点。

而做市指数下跌的主要原因之一正是做市商制度发展不及预期。北京地区一家大型券商做市部门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做市商制度发展不如预期,目前整个做市制度都在非常低迷的形势下。”

“做市商制度在中国资本市场中算是独一无二的,原本监管层是希望做市商制度可以发挥更大作用,在改善新三板市场交易活跃度的同时彻底盘活市场。但这一目标距离实现还很远。”华南地区一家中小型券商做市部门的负责人11月13日告诉记者。

在做市“寒潮”中,做市企业增量停滞不前,2016年四季度,不少企业更是开始选择由做市商转回协议转让,这也加剧了做市市场的低迷。

造成这一局面的关键因素是IPO审查常态化之下,众多企业预备冲击A股市场,但在做市转让方式下,新三板企业冲击IPO会遭遇不少困难。

首先是至今没有明确解决答案的“三类股东”问题,在做市转让方式下,企业更难以控制三类股东从二级市场买入,因此众多企业选择转回协议转让或是干脆不考虑做市转让方式。

此外,IPO也对众多国有股东背景的券商做市商造成了困扰。在企业IPO成功后,这些做市商并不能充分分享IPO带来的股份持有增值,相反这部分收益将要拿一部分划转至社保基金。

除了IPO大背景下对做市商制度的影响之外,新三板市场长期低迷,也出现了一些选择做市转让方式的公司在重大事项终止复牌后暴跌的情形,这也让企业在选择做市转让方式时有些犹豫。

种种原因造成了企业的流失,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改变了新三板做市指数成分股的构成。北拓资本副总裁常亮表示:“目前的三板做市指数成分股名单,和2015年3月18日公布的名单相比,无论从数量还是具体成分股,都已经有很大不同。”

中信证券区域投行部的一位人士也指出:“好的企业带走的除了人气和信心外,还有一部分交易活跃度。”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做市指数第一次反馈市场的不利因素,做市指数在2017年4月至5月间曾创下过指数22连跌的记录。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