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中船集团“倒手”扬州船厂背后:回归属地化整合思路

2017年11月1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彭苏平  

从整个资产“腾挪”的路径来看,中船集团还是延续了自己的老思路,即“属地化整合”。

停牌一个多月后,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下称“中船集团”)旗下的两家上市公司终于更新了动态。

“双十一”之前,中船海洋与防务装备股份有限公司(600685.SH)连续发布多项公告,一份项目评估报告透露,中船集团拟将其持有的广船国际扬州有限公司(下称“广船扬州”)51%的股权协议转让,受让方正是同样停牌的中国船舶工业股份有限公司(600150.SH),以及其子公司中船澄西。

11月13日晚间,中国船舶跟进了这一信息,披露了股权转让的相关细则:中国船舶、中船澄西各受让广船扬州25%、26%的股权,但该交易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值得一提的是,广船扬州此前一直是中船防务的全资子公司,直到今年8月,中船防务才将51%的股权转让给了中船集团。另一方面,同样处于停牌状态的中船防务也表示要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具体标的尚不得而知,但根据这次交易的特征,或许可以稍作猜想。11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中船集团,对方表示不便回应,相关信息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属地化整合

中船防务为何要转出广船扬州呢?

公司在此前的公告中表示,一是发展战略的需要,二是有效利用资产的需要。

具体而言,中船防务根据船舶市场及MR油船等灵便型液货船成交量情况,拟对船舶产品结构进行调整,以发展大型吨位船舶为主。而广船扬州则主要从事5万吨级及以下的各类船舶的生产和销售,显然不符合这个发展战略。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中船防务的“大本营”在广州,旗下三个子公司,广船国际和黄埔文冲的主要经营地都位于广州,而广船扬州则位于遥远的扬州。

目前,尽管根据广州市的“退二进三”政策,广船国际荔湾厂区已经启动搬迁工作,荔湾厂区将不再开工建造船舶,但新的厂区位于南沙,仍属广州。

事实上,广船扬州不仅生产基地位于长三角,而且与这一带的造船厂联系紧密。

早在2015年,广船扬州就与中船澄西签订《资产租赁协议》,约定将广船扬州所在产业园区内的4块工业用地地块、其地上建筑物、构筑物及相关配套设施等出租给中船澄西使用,租期15 个月。

这份合作一直延续至今,今年1月,双方继续签订资产租赁协议,将租期延长至今年年底,今年全年的租赁金额为6554.67万元。

2016年,广船扬州的租赁收入为6144.61万元,全部来源于中船澄西,中船澄西也是公司租赁和水电项目的唯一关联方。

更重要的是,从业务层面看,广船扬州已经完全不由母公司运营了。21世纪经济报道获取的一份广船扬州审计报告显示,其2016年至今的营业收入均来自于对外租赁收入和水电费收入,根本不涉及船舶的买卖和租赁。

中船防务发现这种模式对自己意义不大,在公告中,中船防务表示,广船扬州对外租赁不利于其相关资产的有效利用,不利于提高公司整体生产效率,同时,还会增加公司异地管理成本,如将广船扬州 51%股权转让给中船集团,由中船集团统筹开展融资、船舶接单等,可获取更大的投资效益。

中国船舶也表示,其受让广船扬州的股权,有利于中船澄西的可持续发展,稳定公司在“灵便型”散货船和海上风塔领域的市场地位,也有利于中船澄西优化生产资源配置,提高资源综合利用效率。

从整个资产“腾挪”的路径来看,中船集团还是延续了自己的老思路,即“属地化整合”。

2014年底,当时名称还是“广船国际”的中船防务宣布了一项“启航项目”,即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黄埔文冲。这是造船市场上一次让人津津乐道的“小吃大”项目,也使得“广船国际”成为“军工第一股”。

当时的分析人士便指出,从收购中船集团旗下华南民船企业龙穴造船开始,中船集团已经在实施属地化整合,吸收黄埔文冲便是继续执行属地化整合的既定方针,“广船国际”将作为中船集团未来在珠三角地区的整合平台。

与之呼应的是,长三角地区业务的整合则以中国船舶为核心,旗下公司有外高桥造船、中船澄西和沪东重机。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