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经 > 正文

全国碳交易体系启动 1700多家电力企业率先纳入

2017年12月2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危昱萍  

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造纸、电力、航空等重点排放行业正开展2016、2017年度碳排放数据报告与核查及排放监测计划制定有关工作。国家发改委气候司司长李高表示,将来纳入碳市场的门槛可能还要进一步降低,更多企业将被纳入。

初期配额分配不紧

“发电行业最具条件,数据最完整,同时碳排放的规模占比也比较大。”张勇解释电力行业先行的原因。

李高表示:“发电行业的数据基础比较好,产品相对比较单一,主要是热、电两类,数据计量设备比较完备,管理比较规范。这些因素使得我们比较容易进行核查核实,配额分配也比较简便易行。”

在一个完整的履约期,企业先获得地方政府依据中央政府制定的配额分配方法发放的配额,自行对排放数据进行检测和报告。在第三方核查机构核查企业碳排放数据、主管部门明确控排企业履约和监督机制后,企业依据实际排放足额缴清配额,未履约将受到处罚。

除了政府分配的碳配额,试点地区还允许企业使用CCER(核证自愿减排量)用于配额履约,产生CCER的项目主要包括风电、光伏、水电、生物质发电等,这也成为新能源行业与碳市场的关联点。不过今年3月14日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暂停CCER项目申请。

对此,蒋兆理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问时表示:“CCER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补充机制,实际体现了高碳能源补贴低碳能源,高排放补偿低排放甚至零排放的原则。”总体方案已明确,未来随着碳市场的逐步完善,CCER也将逐步被纳入碳市场,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蒋兆理认为,碳市场将对企业内部管理、经营决策、投资等产生影响,比如处于基准线以下的企业,必须要加大投资力度,改善经营管理,使单位产品的碳排放达一定的标准,才能在未来的市场竞争当中占据有利的地位。

蒋兆理表示碳市场初期碳配额分配量不会特别紧。对此,分析人士指出,这意味着初期碳价不高,企业不必太过担心碳排放成本。

而具体到电力行业,刘爽表示,要突破现有电力价格监管,将反映了碳外部成本的电力价格通过电改后顺利传导到最终用户,以实现利用市场手段促进行业减排的设计初衷。

对于投资者、金融市场关注的碳金融,李高表示,支持在碳市场平稳运行的基础上,开展适度的金融创新。碳金融的发展也要服务于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政策目标。

刘爽也表示,初期应当理顺站稳碳市场的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冒然用金融工具提高流动性是本末倒置的。(编辑:包芳鸣)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