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美国债长短期利差收窄 如何避免“格林斯潘利率之谜”?

2017年12月0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曲线趋于平坦化,有其自身的特定因素。一方面美联储年底加息“铁板钉钉”,令美国短期国债收益率持续提高,另一方面特朗普税改政策落地,吸引众多美国企业将更多资金投向养老金基金以抵扣联邦税项(变相减税),养老金基金则将新增投资配置到美国长期国债头寸,令美国10、30年期国债收益率进一步走低。

“假如利率长期处于低位,即使通过宏观审慎政策手段,以及微观审慎手段,试图去控制杠杆率,控制冒险行为,其效果也可能事倍功半。从这个意义来说,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应当共同应对金融周期。”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近日举行的一次论坛表示。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番言论背后,是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曲线日益平坦化。12月6日美国交易时间收盘时,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曲线继续趋平,长短端利差收窄,其中美国2年期和10年期国债利差收窄至94个基点,5年期和30年期国债利差收窄至60个基点,进一步引发市场对发生金融风险的担心。

在孙国峰看来,当前美联储鹰派加息、缩表的真正意图,在于提高长期利率,避免长期利率过低,以防范金融周期风险。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当前各国货币政策分化的情况下,即便美联储与中国央行都开始逐步收紧货币政策,但是如何让货币政策收紧效应传递到长期国债利率,引导长期利率提高,依然面临诸多挑战。

收益率曲线平坦化隐忧

一直以来,长短期国债收益率曲线趋平、甚至出现倒挂迹象,都被视为金融风险的一大先行信号。

尤其在2004-2006年期间,金融市场出现了所谓的“格林斯潘利率之谜”——当时美国处于加息周期,联邦基金利率从1%一路上调至5.25%,但美国国债长期利率“不为所动”持续走低,导致长短期国债收益率出现倒挂,随之而来的,就是次贷危机爆发。

在业内人士看来,长短期国债收益率趋平与倒挂,导致大量资金涌向短期金融市场放大资产泡沫,一旦出现经济下滑迹象,资产泡沫随之破裂就会触发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

“如今,美联储再度处于鹰派加息缩表周期,而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曲线再度趋平,金融市场的担忧升温。”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记者直言。

在Marc Chandler看来,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曲线趋于平坦化,有其自身的特定因素。一方面美联储年底加息“铁板钉钉”,令美国短期国债收益率持续提高,另一方面特朗普税改政策落地,吸引众多美国企业将更多资金投向养老金基金以抵扣联邦税项(变相减税),养老金基金则将新增投资配置到美国长期国债头寸,令美国10、30年期国债收益率进一步走低。

“这意味着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趋平,与资金被动配置有关,未必是经济衰退的信号。”他分析说。但无可否认的是,美联储对长期利率的影响力正在不断减弱。

今年以来美联储两次加息,市场预计年底还会加息一次,令2年期美债收益率涨幅超过50个基点,表明短期美债收益率已经反映了美联储年内三次加息的预期。但是,长期美债却不受影响,反而较年初下跌了15个基点。

究其原因,是今年以来美国通胀率持续低迷,令越来越多金融机构难以判断美联储未来加息进程,不敢贸然押注长期美债收益率走高,加之长期美债供给量远远低于短期美债,令美国养老基金一加仓美债,其收益率就开始下滑。

国泰君安宏观分析师徐寒飞在最新报告指出,未来在美国税改政策和加息缩表的双重作用下,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平坦化状况有望得到一定程度的修复,但未来美国通胀走势仍是美债收益率曲线能否陡峭化的关键。若美债收益率曲线继续趋平,很有可能触发全球投资者担心美国经济衰退而避险情绪升温,进而对全球风险资产价格和信用利差形成负面冲击,造成全球经济复苏前景受损。

“因此,央行的货币政策应当抑制银行冒险行为,不能营造实际利率长期处于低位的预期,防止过度的市场冒险行为倒逼央行继续维持低利率,避免资产泡沫破裂。从这个意义来说,货币政策应当保持在金融稳定方面的公信力。”孙国峰强调说,“此外,货币政策之间的国际协调也相当重要,有助于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降低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爆发几率。”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