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在线短租融资大爆发 分享住宿迎来“中场赛事”

2017年12月0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温颖然  

近期,包括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在内的一批共享单车品牌先后倒下,残酷的市场洗牌期似乎比想象中来得更早。相比之下,国内在线短租平台则捷报连连。

近期,包括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在内的一批共享单车品牌先后倒下,残酷的市场洗牌期似乎比想象中来得更早。相比之下,国内在线短租平台则捷报连连。上月初,继途家网正式宣布融资以后,小猪短租、木鸟短租先后传出新一轮融资消息。从融资数量来说,今年是短租行业获得融资次数最多的一年。

日前,在广州召开的2017《财富》国际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上,分享住宿行业的“鼻祖”Airbnb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战略官内森·布莱卡斯亚克断言,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成为Airbnb最大的市场。

在共享汽车、共享单车迈入资本冷却期之际,短租市场却是一片火热。相比之下,短租业尚未形成定局,在市场红利爆发之际,短租平台又该如何留住用户,创造更大的价值?

“我认为现在谈论短租市场的下半场还为时过早。”12月7日,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采访时指出,国内信用体系建设尚处在初级阶段,法律制度仍然有待完善。

“今天的中国分享住宿是一盘进入快车道的慢生意,它是一场长跑,并且处在持续加速的阶段。”陈驰如是说。

扶摇直上

作为2017年最受关注与争议的领域之一,分享经济正在构建一个全新的商业环境,影响着几十亿人的日常生活。

10月中旬,途家网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宣布途家完成E轮融资3亿美元,估值超15亿美元。不到一个月,小猪短租也宣布完成1.2亿美元新一轮融资,并表示正式步入独角兽行列,这也意味着小猪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

至此,小猪已获得过五轮融资,对于仅成立五年的小猪而言,几乎是一年一次的融资节奏。据小猪官方提供的信息,本轮融资由云锋基金领投,原有股东愉悦资本、晨兴资本、今日资本继续增持。

在陈驰看来,资本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看好这个市场,前几轮的融资都是以VC机构为主,直到E轮才开始加入了PE投资(私募股权投资),背后反映出一些本质性的变化。

“为什么PE资本能够进来,就在于短租平台上的用户生命周期很长,消费频次和客单价越来越高,并且还有明确的商业模式,这些趋势都已经在财务报表上明确展现出来了。” 小猪短租目前的盈利模式是从房东端收取10%的佣金。进入第五个年头,陈驰告诉记者,曾经有过关于上市的一些想法,但是没有具体的时间表。于他而言,国内分享住宿的市场潜力尚有很大爆发空间,远远没达到饱和状态。

从公开数据看来,途家网目前拥有房源超65万套,木鸟短租现拥有近60万套房源,小猪房源则在25万套左右,乍看之下,国内短租市场已形成三分天下的格局。

与此同时,尽管正式进军中国市场已有两年光景,在海外近乎垄断的“老大哥”Airbnb的表现似乎差强人意。取了个不够接地气的中文名字“爱彼迎”以后,Airbnb的本土化进程更是举步维艰。

不久前,上任尚未满5个月的中国区负责人葛宏因管理不当而悄然离职。葛宏的离开并非毫无征兆。此前,平台上有房源被曝出装有隐藏的针孔摄像头,去年底更发生了“上戏学生毁房事件”和今年3月在杭州发生的 “12房客毁房事件”,接二连三的丑闻令Airbnb在中国的声誉大受打击。

兴起于欧美的房屋分享模式虽在海外发展迅猛,但由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海外企业在华发展并不顺利。

“高管动荡,职业经理人进来又退出,它本土化不够充分,Airbnb遇到的这些难题,归根到底都是因为国外企业很难深入耕耘到住宿业的服务链条里面。”陈驰表示,中国市场的特殊性,表现在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很多基础设施建设需要经历从无到有的重建改造过程,这块是外资公司所不擅长的领域。

三大难题

今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税务总局等8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被誉为“世界分享经济史上首份国家级指导文件”。针对目前不同行业领域分享经济的业态属性,《意见》提出了要在合理界定的基础上分类、细化管理,避免用旧办法管制新业态,破除行业壁垒和地域限制。

近年来,分享经济在中国发展迅猛,未来年均增速将超过20%。但相关配套政策的缺位使得平台企业责任不明确、管理权限不明晰、政府公共数据及信用信息数据存在壁垒,这些都制约了中国分享经济企业的发展。

作为多次参与《意见》征询的企业代表,陈驰告诉记者,与其他分享经济领域相比,短租市场的准入门槛更高、链条更长。“短租模式早期宛如生长在一片荒野之上,没有供给,没有信用基础,也没有用户的认知,发展至今,逐渐出现平台效应,但仍然存在着不少限制,主要是法律法规、基础设施以及信用体系三大难题。”

当短租平台“出海”,同样也面临着当地文化差异、法律法规不一致的挑战,举例而言,小猪短租在国内采用众包的合作模式,组织闲暇人员对其平台房东提供保洁服务,在国外则有可能因为保洁阿姨的雇员身份不明确,从而触及当地劳动法的基本法例。

对此,陈驰表示海外目的地的开拓可能不像国内完全是平台模式,而是通过和agoda等海外平台合作,从而解决房源和服务等问题。

随着住宿分享经济逐渐火爆并走向大众,业内外对分享经济的安全性更加关注。对于上述提及Airbnb针孔摄像的安全事件、毁房的信誉问题,陈驰认为只是偶发性事件,平台本身除了要加强监管以外,关键还是要尽快形成一个信用闭环的体系。“信用体系建设是影响当前中国分享经济的核心因素,两者将互相推动与促进。”

陈驰表示,接下来将投入更多资源引入生物识别等技术,并完善管家服务、智能设备系统以及云管理体系,进一步巩固房屋分享的安全壁垒,为行业树立绿色的平台生态系统。

(编辑:张伟贤,如有意见建议请联系:zhangwx@21jingji.com)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