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中信中澳铁矿项目三年减值拨备44.5亿美元 铁矿石牛市或昙花一现

2017年02月1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丽娜  

中信股份就中澳铁矿项目作出减值拨备,税后金额预计在8亿至10亿美元之间。中澳铁矿项目在2014年、2015年分别进行了17.5亿美元、17亿美元的税后减值拨备。这意味着,该项目在过去三年的累计减值拨备高达44.5亿美元。铁矿石价格的走势将最终决定中澳铁矿项目经营前景。市场预计随着澳大利亚、巴西的铁矿石供应在下半年大幅增加,铁矿石价格将在今年第四季度跌至55美元/吨。

特约撰稿 朱丽娜 香港报道

近月铁矿石价格大幅反弹,却依然无力扭转中澳铁矿项目的厄运。

2月15日晚间,中信股份(00267)在港交所发布公告指出,“尽管最近铁矿石的现货价格有所上扬,但独立机构均调低了远期预测价格。”因此,公司就中澳铁矿项目作出减值拨备,税后金额预计在8亿至10亿美元之间。虽然减值拨备非现金项目,预料仍将影响公司2016年盈利。

2006年,铁矿石市场正处于鼎盛时期,中信股份前身中信泰富斥资4.15亿美元买下西澳大利亚两个分别拥有10亿吨磁铁矿资源开采权的公司Sino-Iron和BalmoralIron的全部股权。中澳铁矿(Sino Iron)。按原计划,中信泰富投资30多亿美元,2009年上半年投产。

这个项目一度是中国企业海外矿业投资的骄傲和标杆,成为中国企业迄今为止在海外矿产资源领域最大的投资项目,也是澳大利亚资源领域为数不多的中资100%控股项目,还是中国企业迄今为止最大的海外“绿地投资”项目。

然而,事与愿违,中澳铁矿的投产时间比原定计划推迟了整整四年,而且迄今为止的实际投资额亦超出预算的5倍,预计达到100亿美元。直到2013年12月2日,中澳铁矿才产出第一船精矿粉在西澳普雷斯顿海角扬帆起航运往中国。

投产一拖再拖,成本节节攀升

事实上,这已是中澳铁矿项目连续第三年进行减值拨备。铁矿项目的投产一拖再拖,成本节节攀升,既与铁矿石的黄金周期擦肩而过,又深陷法律纠纷,前途未卜。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翻查的资料显示,中澳铁矿项目在2014年、2015年分别进行了17.5亿美元、17亿美元的税后减值拨备。这意味着,该项目在过去三年的累计减值拨备高达44.5亿美元。

中信股份在声明中指出,中澳铁矿六条生产线中的最后一条已于去年五月进入调试。去年,项目总共生产出口约1100万湿吨精矿粉。然而,这与该项目的初期计划年产2400万吨依然相距甚远。

“公司可能对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从头开始建设一个如此大规模的绿地项目的风险过于乐观了。而且基础设施的建设也是一个大问题,公司需要兴建发电厂、饮用水管道以及港口的相关设施,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而且这个项目是磁铁矿,与品位较高的赤铁矿相比开采技术上也更困难。”澳大利亚西澳州矿业和石油部部长Bill Marmion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该项目的磁铁矿铁含量较低,只有经过选矿后才能用于钢铁生产,而且当地的矿石硬度很大,在采选方面技术难度很高。相比之下,力拓、必和必拓等澳大利亚当地主流的铁矿石生产商主要开发的是赤铁矿,无需经过选矿及后期的加工,因此这些大矿山的生产成本在30-40美元/吨,相比之下,中澳铁矿项目的成本预计超过80美元。”某国有钢铁企业铁矿贸易部门主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

同时,中信与澳大利亚富豪Clive Palmer旗下公司的Mineralogy之间纠纷不断,双方几次将对方告上法庭,迄今仍有待决诉讼。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如何计算名为Royalty B的专利费,中信认为该专利费应在投产后才支付,但Palmer却指有关费用应在铁矿开始建设,即2008年便须支付,涉及欠款约2亿澳元。

“本公司将继续解决与Mineralogy之间的法律纠纷,其结果对项目的盈利、现金流及长期运营都有重大影响。西澳高等法院近期作出临时裁决,要求本公司在有关专利费B的聆讯于年内展开之前,先向Mineralogy支付一部分费用。中信已提出上诉,并将不断对此进行评估。”中信股份表示。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