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三星“太子”被捕 家族企业传承引风波?

2017年02月2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玉敏  

高皓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国在未来20年内征收遗产税是大概率事件,而那时第一代可能还没有将全部股权传承给下一代。遗产税的出台对民营企业的传承将带来重大影响,创始家族可能面临企业股权失控的巨大风险。家族需要未雨绸缪,提前进行规划。”

产业大鳄三星对韩国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年销售额占到韩国GDP的1/5,旗下上市公司占韩国股市总市值的30%以上,人们常常称之为“三星共和国”。

和三星同样知名的是该公司的最强大脑——“秘书室”,最新的名称为未来战略室,也被称为“亚洲家族办公室典范”。

清华五道口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认为,在三星集团和李氏家族70多年风雨共济的发展中,无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FO)之名、行FO之实的三星集团秘书室,对集团的集权管控和家族治理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方面强大的“家族办公室”或许可以避免三星的经营管理陷入混乱;另一方面,因为牵涉韩国总统朴槿惠的“亲信干政门”事件,迫于外界压力,三星第三任掌门人李在镕在听证会上表示,将解体未来战略室。

近日,随着李在镕的被捕,一时间群龙无首,甚至有人称“三星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作为一家传承到第三代的老牌家族企业,与中国很多的民营企业类似,一旦实际控制人被司法机关调查或者逮捕,企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三星及其著名的未来战略室能否一起共渡难关,成了大家最为关注的话题。

祸起家族企业传承?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因嫌疑行贿等,于2月17日被检方逮捕关押在首尔拘留所。李在镕被控向韩国总统朴槿惠亲信崔顺实控制的2家基金会支付430亿韩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以换取政治上的照顾。

据报道,调查人员收集的证据显示,朴槿惠为了报答三星的贿赂,对韩国国家养老基金服务施压,在2015年投票支持三星C&T和第一毛织的合并。部分投资者称这次有争议的合并,牺牲了其他股东的利益,但却使李在镕大大加强了对三星集团的控制。

三星是由李秉哲在1938年创办的企业,1987年李秉哲三子李健熙成为第二代董事长。2014年末,李健熙被爆出病重后,其独子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接过接力棒,成为第三代掌门人。

高皓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李健熙也曾被指控犯罪。李健熙、李在镕父子二人以身涉险其实都是源自于同一个问题,即二代和三代之间进行股权传承时,家族为了确保对三星集团的控制权而所做的努力。

1996年,李健熙因行贿被判2年缓刑,1997年被豁免。2008年7月16日,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而被起诉,被韩国首尔中央支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缓期5年执行,后被时任总统李明博特赦。

为何父子相继面临“牢狱之灾”的风险,这首先要从韩国的遗产税和赠与税说起。韩国遗产税实行10%-50%的阶梯税率,超过30亿韩元的部分,税率高达50%。如果李氏家族照章缴纳50%的遗产税,家族将面临丧失控制权的危险。

高皓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三星集团自1994年就开始秘密启动了‘经营权继承计划’ (李在镕时年26岁),其中最重要的目标就是用最少的资金、缴最低的税,将股权从李健熙手中转移到李在镕手上。”

在这个过程中,三星秘书室的财务组和法务组的主要任务就是通过合法赠与、并购重组、市值管理、交叉持股等多种方法维持及强化家族对企业的控制。

1994年,李在镕从父亲李健熙手里获得61亿韩元的起始资金,仅支付16亿韩元的财产赠与税。利用这61亿韩元,李在镕先后购入三星多家子公司的股票,获得数倍甚至十倍的增值后,第二步计划就是控股权的转移。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三星集团的控股公司——三星爱宝乐园。

1996年,李在镕以96.2亿韩元的价格购入了125万股“私人配售可转换债券”,随即将其转为爱宝乐园31.9%的股权。1997年,李在镕低价购入三星电子可转换债券,由此持有三星电子0.6%的股权。1998年,三星爱宝乐园通过购买三星管理人员手中的股票,对三星生命保险的股权增加到20.7%。最后,李在镕购入230亿韩元的三星SDS附认证股权债券,并在第二年使用认股权,将其持有的三星集团股权增加到25.1%。

高皓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国在未来20年内征收遗产税是大概率事件,而那时第一代可能还没有将全部股权传承给下一代。遗产税的出台对民营企业的传承将带来重大影响,创始家族可能面临企业股权失控的巨大风险。家族需要未雨绸缪,提前进行规划。”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