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涉农贷款“高风险”却现低不良 村镇银行盼分类监管期望更多空间

2017年03月1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侯潇怡  

“一个丈夫去世丧失家庭经济支柱的妇女,贷款没有还完是不是就马上起诉判为不良?我认为先帮助她解决当下的困难,重新支撑起家庭最为重要。最后的结果是,这个妇女接受了银行的帮助,解决了家庭困难,最终还上了贷款,可以说是一个双赢结果。农村不同于城市,村民非常朴实,诚信观念可以通过言传身授传递。”中牟郑银村镇银行行长李贵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自2007年第一家村镇银行挂牌成立,到如今全国1500多家村镇银行遍地开花,村镇银行的发展已经走过十年。

村镇银行作为定位扎根县乡地域、支农支小,激活农村金融市场的新型农村金融机构,仍处在向上生长期,虽然有的村镇银行正在面临发展之困,但也有大批突出的“好学生”出现。

IMI特约研究员夏乐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村镇银行定位传统银行服务三农的短板市场,这与目前银行业整体存在的过度倾向不同,村镇银行的发展空间和扶植意义依然巨大。

这也意味着,面对农村金融自带的难度属性和银行业的改革阵痛,这些走在村镇银行前面的“好学生”,更具研究样本价值。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多地银监局和多家村镇银行,探路优秀村镇银行的发展模式和接下来的转型方向。

深耕农村 实现业务全下沉

河南省的中牟郑银村镇银行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村镇银行,注册资本5.6亿元,总资产142亿,存款余额130亿元,占全县存款余额的26%,吸收存款量为全县第一,远超其发起行郑州银行在中牟县的存款量。2016年末净利润达2.89亿,位居中牟县前三,可谓是村镇银行中的佼佼者。

中牟郑银村镇银行行长李贵福表示,踏实做农民的银行,知易行难。村镇银行就是为农业、农村、农民定制的新型金融机构,不能偏离这个基本方向,一切的业务办法,都要符合县域经济发展。要培育员工和农民联系在一起,抱团办农民的银行,建立信心和信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中牟郑银村镇银行牵头设立的中牟县三农协会是村镇银行深入农村开展业务的重要抓手。中牟县三农协会是民政局批准的社团组织,李贵福担任理事长,以乡镇为单位设立分会,各行政村的支部书记、村长为会员,会员归三农协会管理。

“会员即是村里有威望的干部,又是三农协会的会员。会员可以帮助银行吸收存款,也可以帮助农民贷款,会员与银行间建立起互信关系,可以签字作为农民的担保人。只要会员到支行说村里哪位村民需要贷款,可以担保,那么银行就会为村民提供贷款。可以说三农协会作为桥梁和纽带将村镇银行和农民紧紧结合起来了。”李贵福说。

有业内人士对此分析表示,三农协会能够落地推行,正是得益于村镇银行的独立小法人地位,加之对本地资源的充分调动,这是普通商业银行的分支机构所难以实现的。

李贵福表示,除了三农协会的抓手,从员工到管理层紧贴农民,服务农民切实为农民解忧才能获得农民的信任。中牟郑银村镇银行自发对中牟县422个行政村进行摸查和宣传,并发放了16万余张的“解忧卡”。每一位有困难的村民都可以直接联系到业务经理和支行行长。“行长必须接农民的电话并为农民解决难题,需要贷款就贷款,需要捐款就捐款。”李贵福道,“与其浪费营销费,不如真正解农民之忧,用口碑建立起信任。”

有别于中牟郑银的个体尝试,而对于下沉农村,解决银行到农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湖北银监局2015年起就已经全省实行“金融服务网格化战略”。借助政府网格化信息管理平台,将社区和乡村重新划分成若干金融网格,并将银行机构金融服务资源均匀配置在网格中,并对网格内居民进行建档,进行点对点金融服务。借助湖北的金融网格化策略,村镇银行的下沉服务时间和成本大大降低。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