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斯太尔明星“跨境并购”的尴尬 业绩承诺遥不可及 操盘手硅谷天堂“离场”满赚

2017年03月1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安丽芬  

​“江苏斯太尔2016年利润尚属于内幕信息,无法提供差额数据。根据《利润补偿协议》,控股股东将以现金形式进行补偿。”斯太尔证券办人士在回应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就在半年前,斯太尔控股股东英达钢构曾前后分3批支付完了2015年度3.51亿元业绩承诺差额。按照其业绩预告,2016年财报中这一差额可能会更大。

3月16日的董事会上,斯太尔(000760.SZ)宣告终止2015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理由是拟发行的股份数量超过发行前总股本的20%,不符合监管新规。

不过,仅这一条似乎难以成为终止定增的有力说辞。

21世纪经济报道发现,再融资新规下不符合上述规定的上市公司基本通过修改方案、高送转等手段规避,然后继续推行。

“这条其实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当时定增的发行价格是14.95元/股,而目前的股价仅有约10元/股。定增方如果真参与了,立马就亏损超过30%。拿定增必须要赚钱,现在新规下‘锁价’不让做了,询价的话原来的定增方怎么可能去要。”3月17日,上海某长期关注斯太尔的机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而股价大幅折戟、定增遭尴尬终止的背后则是,顶着并购基金退出经典案例、跨境并购、PE+上市公司等诸多光环的斯太尔,正在遭遇有着奥地利先进技术的柴油发动机本土国产化、批量化之殇,昔日力捧的操舵者、定增方硅谷天堂以及宁波理瑞也在期满后急忙退出。

定增尴尬终止

斯太尔3月16日董事会终止的定增其实早在2015年12月便公布了预案,其本欲以14.95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7亿股。

当时的定增方为斯太尔控股股东英达钢构的全资子公司达汇动力、宁波源境、宁波天吉、宁波风清、宁波柏清等五家,共计募集资金不超过25亿元用于建设柴油发动机项目、柴油发动机关键零部件配套项目、燃油喷射系统项目以及V8/V12大功率发动机研发。

上述项目均是为了进一步推进斯太尔技术国产化和批量化,不过距离公布预案一年多的时间里,迟迟不见斯太尔定增的实质进展,等来的却是一份终止公告。

按照斯太尔总股本7.88亿股计算,非公开发行股份数量占其总股本的21.2%,超过再融资新规的20%,但超额幅度不是太大。按照其他很多上市公司的做法,可以简单修改下方案继续推进。

上述关注斯太尔的机构人士称,公告所说的发行股份超过总股本的20%并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一点是斯太尔当初推出定增预案的时候股价是高点,因此发行价格定的是14.95元/股。其推出方案后,股价一路走低,到目前只有10元/股左右,定增方如果参与了,立马就会亏损超30%。

定增终止是否有碍一直致力的斯太尔技术国产化?

“本次终止系监管部门最新法规调整所致,预计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情况与持续稳定发展造成不利影响,包括年产11万台柴油发动机项目在内的其他项目按计划继续优化并实施,以进一步吸收奥地利斯太尔核心技术,逐步形成本土化研发和生产优势,满足柴油发动机军品及民品领域的市场需求。”斯太尔董事会公告中称。

早在2013年,顶着并购基金退出经典案例、跨境并购、PE+上市公司等诸多光环的博盈投资收购案,因交易结构复杂,曾引得诸多业内人士分析、效仿。

“当时各方大费周章买下江苏斯太尔的愿景目标就是斯太尔的先进技术能够嫁接到中国企业的生产工厂和市场里,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深圳某接近当时交易的前硅谷天堂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斯太尔是一个技术研发型企业,柴油发动机技术是全球前列的。技术是没问题的,问题出现在市场、生产制造以及其他环节。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