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从北大保安到共享单车“倒下”第一人:一败爆红的残酷现实

2017年07月17日  07:19   华尔街见闻  

过去一个月,90后雷厚义是聚光灯下的明星人物,他激情澎湃地讲述起那些失败经历,以及失败之下那种打不死的小强精神,尽管在创业路上,好些队友已离他而去了。

进军共享单车领域时,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听过很多反对声。有人可能劝过他,重庆这座城市,下坡多,上坡也多,并不适合骑自行车。

彼时,共享单车市场的融资消息不断,市场里的两大玩家ofo和摩拜都已完成了超过10亿元的融资,在这个资本密集进入、融资速度飞快的行业,承载环保出行理念的商业神话仿佛就在眼前铺开。

就像在北京大学当保安旁听演讲、被那些谈论成败的企业家所影响的那样,蠢蠢欲动的雷厚义,也总觉得自己该干点什么。

雷厚义进军市场的那个时候,中国共享单车市场规模已达到了12.3亿元,将近三千万中国人骑行过这些五颜六色的单车。

2016年12月,靠着做互联网金融业务挣来的100多万元家底,雷厚义带着他的悟空单车杀入了这片竞争激烈的市场。不巧的是,就在前一天,同样长着黄色面孔的ofo已悄然进入了重庆市场,而且抢先投进了停车密度最高的大学城。

雷厚义毫无悬念地打了一场败仗——悟空单车运营不到半年,亏了200多万元,投放出1200多辆车,最终只找回几十辆。

除了退出,别无它路。用雷厚义自己的话说,大公司的投放数量是小公司的几十倍,大市场全是他们的,收购小公司都显得毫无必要。只是,让雷厚义感到既惊喜又失望的是,一则退出共享单车市场的声明,却让他意外成了网络红人。

过去一个月,90后雷厚义是聚光灯下的明星人物,他激情澎湃地讲述起那些失败经历,以及失败之下那种打不死的小强精神,尽管在创业路上,好些队友已离他而去了。

以下是雷厚义对华尔街见闻的口述整理。

“独来独往,很多人都说我是疯子”

“厚义,你火了!”上新浪热搜榜榜首那天,老婆第一时间在微信里向我分享了这个消息。起初我一脸懵逼,后来刷微博一看,果真是榜首,那一刻,内心突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但同时,又感受到淡淡失望。我以为自己被大家知道的那天,会是因为成功,结果是因为失败。朋友们事后笑说,我成了2017年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出名的失败者。

从小我就知道,我想做番大事。我出生在重庆农村,上面有个姐姐和一个双胞胎哥哥。我们家在农村算非常差的家庭,父亲只靠在当地打散工维持每个月两三千块的收入,母亲耳聋口哑。别人都搬到街上去住了,我们一家还孤零零在老地方住着。

读高中时,我穿快过膝盖的服装,在班里,我没什么朋友,独来独往,很多人都说我是疯子,很多年来,我也不被人理解。在农村,大多数人都希望安安分分过一辈子,可我骨子里却是个不安分的人。

我是村子里为数不多走进了城市的人,也是村里非常稀有的大学生。

令父母震惊的是,在考上大连大学不久后,很快我就产生了退学的念头。当时家人强烈反对,希望我能继续读下去,但我绝不会因为他们的期待,就去绑架我自己。我只跟他们讲一点,日后只要我能吃上一口稀饭,就一定会想办法让你们吃到干饭。

从小我就很有主见。读小学五年级时,父亲用棍子打我,我是那种会把棍子拖过来,然后扔在田里的人。几次过后,他就再也没打过我。

读大学时,我对自己的人生状态很不满意。我读的是机械设计专业,机械制图考试,我考了零分。我承认,我不擅长搞这行,学这个专业的任何人都有可能对中国的机械行业做杰出贡献,但就只我雷厚义不行,再读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当时我也想过转读管理学,但又觉得理论的东西很空洞,我喜欢实干。中国的教育体制它有一个弊端,我觉得整个职业教育应该前移到高中,而不是放在选完志愿后。

2012年9月,我退学了。辅导员原本跟我说,叫我休学一年,我当时跟他讲,没有用,既然我出去,就不会给自己留退路。看我去意已决,辅导员说,二十年后,不管你失败了还是成功了,希望你都可以回学校来演讲。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