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存款与员工绩效强挂钩 银行调整负债战略 “开源节流”

2017年08月1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晓宴,崔喜善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多家银行在年中会议之后调整了绩效考核指标,包括规模指标和指标权重。

2017年银行业普遍面临资产负债大调整,新的一轮赛跑,战略和策略都至关重要。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多家银行在年中会议之后调整了绩效考核指标,包括规模指标和指标权重。比如,某国有大行将全口径存贷利差率指标权重从5%提升至7%,某股份行大幅度提升基础存款日均增量的权重分数,而取消了授信资产日均量的相关考核。

整体而言,就银行主营的存贷业务来看,银行贷存比普遍升高,息差普遍缩窄,从总行传导至分支行经营机构,对存款的重视程度明显提升。尤其是如何控制负债成本,调整同业负债占比等,成为各家银行的工作重点。

而对于非利息业务板块,代销非银金融机构产品成为多数银行鼓励的业务之一。另外,支付和托管类相关业务也越发受到银行重视,特别是对个人支付类产品的研究,以及与互联网金融巨头的合作增多。

存款考核压力返潮,难难难!

某国有大行2017年中工作会议后部署了对绩效考核的优化。据该行人士透露,全口径存贷利差率指标权重从5%提升至7%,而且存款计划完成率不达50%的直接不计分。

另有某华南股份行分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反馈,年中会议后,当地综合支行的公司基础存款日均增量指标权重分数翻番;公司团队的该项指标权重分数增加25%,零售专营支行的个人基础存款日均增量指标权重分数增加50%。同时,取消对支行“新增公司优质授信资产日均”的考核。

考核重心从贷款向存款转移,总分行层面各有考量,宏观上是对整个经济和金融环境的反映,微观是对价格的直接应对。

从整体金融环境来看,直观感受即从“资产荒”到“资金荒”。从钱很多,不知道投哪里,转向钱很紧张,省着花的同时,一方面要调整资产结构,把资金用到刀刃上;另一方面要开源,在低成本负债上花功夫。

从贷款利率来看所谓的“资金荒”。

央行数据统计显示,从2013年9月以来,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一路下降,从2013年9月末的7.05%降至2016年9月末的5.22%,然后开始反弹,2017年3月末至5.53%,和2015年四季度期间的水平相当(注:央行该数据按每季度披露)。

另外,观察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定价估值曲线,自2013年末2014年初的高点,AAA评级一年期的成本为6.45%,此后一路下降,到2016年10月中旬的最低点,在3.06%左右,之后反弹,目前在4.5%的水平,与2015年4月的水平相当。

微观来看,银行内部资金定价自去年10月以来也进行了明显的上调。对分行而言,“存款比贷款赚钱”,拉存款的驱动力明显增强。

某华南股份行上海分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道,从分行角度,今年“存款比贷款赚钱”,逻辑在于今年FTP上涨,分行“拆进来”的FTP利率(对分行而言是成本)大大提高,利差缩小。

但存款也不是说拉就能拉,而且关键是能否控制负债的成本。以上述国有大行为例,截至上半年,全国37家分行中,有9家分行各项存款日均较上年呈负增长, 8家分行低成本负债日均余额较上年负增长。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