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高净值人群之痛:你敢把财富交给独立理财师吗?

2017年08月07日  08:18   经济观察报  

把财富问题交给这样的独立理财师打理,你愿意吗?宏观与投资环境、金融生态骤变的当下,这会是一种趋势吗?

如果你的财富有恙,比如,法律与税制困惑、配置麻烦、传承与保全之困等等,会去找谁解决呢?若干个机构抑或不同律师?放眼四周,财富焦虑更多是囿于积累还是它的管理呢?这个问题直抵高净值人群之痛。

是否想过:谁能帮你一站式解决这些问题?一个悄然兴起的特殊群体——独立理财师(IFA)或许在尝试提供类似服务。看,一群仪表得体、训练有素、百万收入的人正在寻找你、试图说服你——接受他们的财富管理建议呢。

把财富问题交给这样的独立理财师打理,你愿意吗?宏观与投资环境、金融生态骤变的当下,这会是一种趋势吗?

在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看来,IFA在中国没有前景,因为信托的前提是信用文化。她认为,中国缺乏IFA的市场土壤。

两年前,独立理财师在国内还是陌生的名词,现在或不远的将来,它会成为热词吗?毕竟,市场需求摆在那。“目前是通过律师事务所与保险理财师在做家庭财产规划与安排,如果国内的IFA能真正提供专业财富管理服务,未尝不是件幸事!相信很多人都有此需求。”一位上市公司董事长告诉经济观察报。而更多的高净值人士则对IFA表示陌生。

今年6月,IFAA(独立理财师协会)获联合国旗下公约组织首次邀请成为国际组织(CIFA,国际独立理财师大会)的第68个地区会员!IFAA协会执行主席,IFA独立理财师网创始人尚晓飞携台湾分会代表应邀前往摩纳哥出席并参与多项议题讨论。IFAA协会是注册地在香港的NGO组织,会员包括台湾、香港、新加坡以及中国大陆的IFA专业人士。

当CIFA主席Pierre Christodoulidis兴奋宣布大会的亮点是首次迎来来自中国的IFA协会代表时,尚晓飞也嗨起来了。让他颇感意外的是,国际组织如此关注中国,参会成员们对中国的一带一路、财富变化等绕有兴致。

现在,“中国私人财富管理行业破晓时刻来了,这或是大势所趋。”尚晓飞告诉经济观察报,“独立理财师行业的成熟和壮大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私人财富管理行业进入专业化阶段的象征。”

真这样吗?何谓独立理财师?长什么样?这个新兴群体“钱途”如何?裹挟着争议和追捧,独立理财师还是来了。

财务医生:“不卖产品?开方子!”

不妨带着这些问题去撩开独立理财师的神秘面纱,感性认知下IFA的模样。

“独立理财师就像是财务医生,是为客户解决财务问题,而不是销售产品。”有21年银行从业经验的焦婧快人快语。做过7年理财师的她,去年还新通过了IFAA组织的独立理财师培训考试。

这也是一条终身学习的“不归路”。几乎拥有全金融牌照资质的焦婧自诩:只要国家要求了金融相关认证考试,就会去考,证书堆起来有半米高,比如银行从业资格、证券从业资格、基金从业资格、保险经纪从业资格、期货从业资格,另外还有CHFP(理财规划师)、AFP(金融理财师)、CPB(国际金融理财师)、IFA(独立理财师)等国内国际资格认证等。

或许是得益于银行职场经历,以及积累的金融知识,包括为客户做理财规划的经验;当焦婧意识到这一契机时,便顺利转型为独立理财师。

所谓契机是指财富传承与保全,富一代慢慢老去——他们需要更加正规的理财模式,需要法律、税务、财务、金融等领域的介入。而“银行多以销售为主要目的,局限性较大,无法做真正的财富管理架构,这就为独立理财师提供了契机。”焦婧这样描述自己的转型缘由。

林采宜亦相信,中国理财市场也将从产品推销向投资咨询以及财富管理阶段过渡。

何况就财富态势来说,按照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ECOSOC)副主席H.E. Mr. Sven Jurgenson在CIFA会上的发言,国际CIFA协会15年来会员组织的全球化发展,昭示私人财富的全球化趋势越来越突出;而亚洲私人财富发展是近年来的最大趋势。

据2016年瑞士投资银行瑞士信贷分析称,当年中国的中产阶层人数达到1.09亿,首次超越美国的中产阶层人数(9200万名)。瑞士信贷定义的中产阶层指的是拥有5万-50万美元自由资产的阶层。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