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北大教授忠告:早睡早起+微信朋友圈控制在10人以内…

2017年09月13日  16:05   北京大学法学院   

近日,北京大学法学院举办了2017迎新典礼。典礼上,白建军教授作为教师代表致辞。在未名湖边长大的他,通过讲述身边四个普通却又不同寻常的北大人物故事,向全体新生传递了“在北大,任何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信念。

近日,北京大学法学院举办了2017迎新典礼。典礼上,白建军教授作为教师代表致辞。在未名湖边长大的他,通过讲述身边四个普通却又不同寻常的北大人物故事,向全体新生传递了“在北大,任何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信念。

同时,他也为全体新生提出了很多宝贵的建议:循序渐进,努力寻找自己到底适合什么;制定适合自己的人生规划和学习计划;提高对自身的要求,严以律己,方能取得成功。

▲白建军教授(图片来源:北京大学法学院)

以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好!今天,每个走进北大的新生,脸上都透着满满的兴奋、骄傲,还有一点儿小得意。其实,半个多世纪以前,我就是这所学校的一个新生了。不过,是硬生生被弄进北大五院幼儿园的,一点儿都不觉得得意。

欢迎各位!

既是未名湖边儿长大的,我该为大家说说这湖边儿的人物故事。对北大人物,有的你们耳熟能详,我就不逞能了。有的,你们没听说过,我也不认识,北大太大了。你我都知道的,还是别乱说的好。剩下的,就是些你们不熟,而我略知一二的人物。

先说赵大爷。前些年在北大还能看见,办公楼里有个白胡子老头儿,穿着大襟儿的黑棉袄,扎着裤腿儿,脚上蹬一双回力篮球鞋。只要他想,随时可以在办公楼的石台阶上拍球,尽管旁边就是校长办公室。我小的时候,赵大爷是北大门卫,也是最不会好好说话的人。我每回从中关园进这园子来玩儿,就怕赶上赵大爷当班。“我,附小的,咱一单位的”。他还是死活不让进。“你小学的不回小学玩儿去,跑大学来干吗?滚!”从那时候起,我就不喜欢赵大爷,并痛下决心,将来我非得正规地走进这座大门儿。现在,我做到了。听说,赵大爷小的时候,校长要踢球,他是球童。六七十岁的年纪,自学完了四大本许国璋英语。

第二位,是我附中时的同学。他有一次翘课跑去偷枣。没撞见枣树的主人,倒得罪了树上住着的一群马蜂,结果脸肿得像脸盆那么大,比枣儿还红,整个人像个大头傻子。那会儿我们也有英语课,教“Gaoyubao works in the landlord courtyard”,于是他精力过剩,拿一本英汉字典,背一页,撕一页。书没撕完,被他爸打了一顿。现在,他定居北美,是全球华人圈里人工智能领域的顶级专家,前些年还回来给两院院士们讲课。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