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单车第一镇的福与祸:有人两个月赚30万,但冬天到了

2017年09月28日  10:00   第一财经   

天津市武清区王庆坨镇,被外界称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常住人口4万多人的小镇,六七百家各类自行车整车和零部件生产企业聚集。

天津市武清区王庆坨镇,被外界称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常住人口4万多人的小镇,六七百家各类自行车整车和零部件生产企业聚集。

2016年出现共享单车风潮后,产生了千万辆的自行车生产规模,其中大量订单进入王庆坨,给这里的自行车业带来一时间的繁荣。

高度集中的繁荣期和包容期过后,国内各大城市纷纷限制共享单车投放。王庆坨镇的一些承接此类订单的企业被拖欠货款,甚至停产、倒闭。他们在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经历了“低谷-爆发-低谷”的倒U型发展之路。而与此同时,此前还能勉强度日的传统单车销售业绩,在共享单车的冲击下,一蹶不振,订单量很难恢复到一年前的样子。“鸡飞蛋打的感觉!”当地一位车企老板沮丧地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但他们也在开拓思路,寻找新机遇。

突然而来的幸福

从京沪高速的王庆坨出口驶下,迎面首先看到数块自行车产品的广告牌,山地车、电动车、童车等品种应有尽有。这里便是王庆坨镇。

王庆坨镇目前有自行车、电动自行车企业六七百家,其中整车企业100多家,其余为零部件生产企业,可生产叉架、轮毂等零部件。天津市自行车电动车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天津市自行车产销4225.1万台。当年全国自行车总产量为8005万台。而根据王庆坨镇政府的统计,2016年该镇自行车、电动车产量1500万台。一个王庆坨镇的自行车产量,占到天津全市产量的三分之一强,全国总产量的不到五分之一,“中国自行车第一镇”的称号可谓名副其实。“大工厂、小工厂、家家户户是工厂”是当地的单车企业状态。

9月18日,高速出口附近一间厂房内,粉色、绿色、天蓝色的车架随处可见,车座椅、刹车线等零件也到处都是。虽是下午4点左右,厂房内已无工人,厂长曹健在厂房外同朋友闲谈。

曹健在2015年刚入行时并不曾想到,共享单车这一产品会出现。互联网的发展日新月异,在曹健入行一年后的2016年4月,摩拜单车诞生。几乎就在同时,ofo小黄车问世。一时间,橙色的摩拜单车和ofo开始在各大城市街头随处可见,“橙、黄双雄”引领的共享单车发展大幕拉开。

王东(化名)的自行车厂在王庆坨镇属于中等规模,车间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工人规模近百,日最大产量可达500多辆。2016年6月,来北京办事的王东第一次见到了共享单车,扫码就骑走,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这样的理念,让王东印象深刻。“我当时就预感这种产品有前途,如果发展得快,未来一定会产生大量的生产订单,有利于推动我们的发展”。仅仅3个月后,王东的企业生产线上开始出现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的发展势头,可以用“火箭式”增长来概括。截止2017年7月,仅用一年多时间,摩拜单车的投放量达到600万,ofo小黄车则达到650辆。1℃记者了解到,ofo小黄车的车辆生产订单主要投放地是天津,当地一些大型自行车企业曾分别接到几十万辆甚至上百万辆的大单。

2016年9月初的一天,王东的手机铃声响起,“我们接到了上百万辆的共享单车订单,自己做不过来,你有没有兴趣承担2万辆?”电话来自王东打了多年交道的一家大型车企,该企业并不在王庆坨。王东没有多考虑,直接答应下来。经过商谈,合作方式为该企业先付30%订金,待车辆交付完毕后,再付剩余的70%。这种模式成为当时共享单车生产订单的主要模式。

订单到手后,王东马上调整了企业的生产线,暂时停产其他产品,全部工人转到共享单车生产。车辆的零件,当地都可以生产,王东拿着订金,又自筹部分资金采购了所需的零件。一个多月后,所有零件全部到位,车间内满眼都是黄色的叉架。所有工人开足马力进行组装。“基本上是半小时组装一辆车,一天组装600辆左右,组装完马上运走”,时至今日,王东回味起那段快马加鞭的生产过程,依然有畅快淋漓的感觉。

2016年11月中旬,2万辆车交付完毕,王东也顺利结款。通过这笔2万辆的订单,王东在两个月内赚了30多万元。虽然订单不是一手订单,但在传统自行车利润整体不高的情况下,这样的“快钱”无疑提振了企业的士气。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