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前三季度用电量创近六年新高 服务业用电增长快 比特币挖矿年耗电翻倍

2018年10月3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危昱萍  

全国发电设备利用率结束连续六年下降的局面,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比去年同期增加94小时。

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被称为经济发展晴雨表的用电量却创下6年新高。

10月30日,国家能源局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前三季度能源形势、可再生能源并网运行情况等内容。

国家能源局发展规划司司长李福龙介绍,前三季度,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8.9%,增速比去年同期提高2个百分点,创6年来新高。其中,清洁能源发电量同比增长8.9%,高于火电增速2.0个百分点。

为何用电量增速好于经济增长?李福龙解释称,初步分析,推动用电增速超预期的主要推动力量是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终端用能结构优化、装备制造业和新经济发展的驱动,以及电网建设的有力支撑。

用电增速超预期

从全社会用电量结构来看,二产占比下降,三产和居民合计用电占比上升。

李福龙表示,二产用电比重为68.0%,较去年同期下降1个百分点。其中,四大高耗能行业用电比重较去年同期下降0.5个百分点。

三产和居民合计用电比重为30.9%,较去年同期上升1个百分点。对全社会用电增长的贡献率合计达到42.4%,比去年同期提高8.2个百分点。

电能替代对用电增长的贡献率达29.1%,上拉用电增速2.6个百分点。

此外,新兴产业和装备制造业用电增速持续高于制造业用电增速,服务业中的数据中心、比特币挖矿年耗电量成倍增长。

用电快速增长的同时,化解煤电过剩产能深入推进。“预计将提前完成‘十三五’淘汰关停落后煤电机组的目标任务。前三季度全国新增煤电装机同比减少近4成。”李福龙说。

在这两个因素的带动下,全国发电设备利用率结束连续六年下降的局面,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比去年同期增加94小时。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数据是煤炭。前三季度,在电煤消费增长带动下,全国煤炭消费增速回升。据行业初步统计数据,电力、钢铁、化工、建材四大行业用煤均为正增长,电煤占煤炭消费总量的比重约为53.9%,比去年同期提高约2.3个百分点。

10月16日召开的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透露了更为详细的数据:今年前9个月,我国煤炭消费量约28.75亿吨,同比增加8400万吨,增长3%。

10月30日,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向记者分析,煤炭消费回暖与能源消费整体大幅增长有关系。以往能源消费增速低时,可以用清洁能源的增长满足能源需求增量。如果能源需求达到某个点,就需要煤炭来满足。

林伯强表示,清洁能源虽然装机容量增长比较快,但发电量占比低,电力增加主要还是靠火电。据悉,前三季度电力行业耗煤15.5亿吨,同比增加1.09亿吨,增长7.6%。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去年煤炭消费总量出现了自2013年以后的首次回升,同比增长0.4%,达38.6亿吨。分析认为,今年冬季北方用煤放宽,全年煤炭消费总量或继续上升。

经历了“淡季不淡”的天然气,表观消费在一众能源品种中增长最快,同比增长16.7%左右,增速比去年同期下降0.8个百分点。除化工用气小幅下降外,城市燃气、工业燃料和发电用气均保持两位数增长。

李福龙表示,已落实全年天然气供应资源量超过去年消费量250亿立方米,重点增供京津冀及周边和汾渭平原地区。

“风光”平价时代或将至

前三季度,风电和光伏发电消纳情况持续好转,弃电量和弃电率保持下降趋势。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表示,前三季度,弃风率平均7.7%,弃光率平均2.9%。弃风率超过5%的有内蒙古、吉林、甘肃、新疆四省区,弃风率同比显著下降。弃光率超过5%的只有甘肃、新疆、陕西三个省区。

“我们现在一般来讲,低于5%就认为是一个合理的范围,还有很多省根本没有任何弃风弃光。”梁志鹏说。

10月30日,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王卫权向记者表示,前三季度弃风率、弃光率表现不错,但这不代表全年情况。因为第四季度有较长的供热期,届时“风光”将与火电冲突。

从建设运行情况来看,风电新增并网容量1261万千瓦,同比增长30%。其中,内蒙古、江苏、山西、青海、河南、湖北占全国新增容量的59%。此前,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秘书长秦海岩就表示,今年风电并网容量超过2亿千瓦是大概率事件。

而光伏发电新增装机3454万千瓦。其中,光伏电站新增1740万千瓦,同比减少37%;分布式光伏新增1714万千瓦,同比增长12%。截至9月底,光伏电站和分布式光伏发电装机容量约为7:3。

王卫权称,光伏电站受补贴等问题限制,新增装机容量正在缩小,而分布式光伏则依靠光伏扶贫、户用光伏等途径,发展较快。

梁志鹏也表示,从前三季度光伏建设情况来看,正逐渐朝着分布式增多的方向转变。

在可再生能源政策方面,梁志鹏表示,能源局正抓紧制定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政策,分省确定电力消费中可再生能源最低比重指标。

一位可再生能源专家向记者表示,配额制政策今年3月、10月先后两次征求意见,今年恐难以出台。各地都不希望可再生能源配额指标多,要确定最低指标,考验能源局与地方的协调能力。

不管是光伏还是风电,这两年对于“平价上网”的呼声越来越高。梁志鹏表示:“积极推进平价等无补贴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建设,率先在资源条件好、建设成本低、市场消纳条件落实的地区,确定一批无须国家补贴的平价或者低价风电、光伏发电建设。”

据梁志鹏介绍,2015年起已开展了三期的光伏领跑基地建设,在降低成本、降低电价方面起到了比较好的效果。从电价降低幅度来看,平均下降了0.24元/千瓦时,比标杆电价总体减少了36%。第三期基地里最低电价是青海格尔木的光伏领跑基地,电价是0.31元/千瓦时,比当地的煤电标杆电价还低4.5%。

前述专家表示,光伏领跑基地的项目,由政府铺路搭桥,非技术成本低于一般商业项目,因此对商业项目来说平价参考度不高。预计第一批平价或低价项目,将是典型、特殊的项目。(编辑:王峰,如有建议意见请联系:weiyp@21jingji.com,wangfeng@21jingji.com)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