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实地探访“妖王”恒立:十字路口的焦灼董秘与落寞老厂

2018年11月1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坪  

连续15年扣非净利润为负,被暂停上市七年,四度易主,却在近日受尽投资者追捧,主业虚浮的恒立实业,在资本市场容光焕发。

风波再起

从冬日北京,一路南下,11月里,感受一阵暖风,都免不了悸动,更遑论暗潮汹涌的资本市场。

连日来的政策,似乎让一些资本“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可这挣脱樊笼的“姿势”过于生猛。从恒立实业,到*ST长生,再到*ST工新,十余家上市公司掀起“翻倍”行情,涨停板连连不断。而这些公司,多是主业经营不善,早在一个多月前仍属于“高危”,资金躲之不及……

市场最可怕的风险,叫做“忘记”。(李新江)

11月15日,白石岭北路142号,一栋粉色的工厂顶上,竖着漆红的“恒立实业集团”六个大字,“慕名而来”的记者与门外的保安,多番周旋,仍不被允许进入大门。

就在记者造访的前一天,公司领导刚刚通知,严抓纪律,禁止生人进入。

这是岳阳恒立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简称“零部件公司”)的生产基地,也是恒立实业(000622.SZ)旗下仅剩的一家从事制造业子公司。

“严阵以待”或许都指向生产运营之外的另一个故事……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连续15年扣非净利润为负,被暂停上市七年,四度易主,却在近日受尽投资者追捧,17个交易日创出14个涨停板,主业虚浮的恒立实业,在资本市场容光焕发。

连日来,本报记者走访湖南岳阳、上海等地,试图还原这个资本故事引发的产业链反响,与资本端的悸动。

焦虑的董秘

11月15日,岳阳,小雨淅淅沥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了恒立实业总部办公室。

前一天,本报记者联系了恒立实业董秘李滔,他正忙于准备接待“监管层”检查的材料。

与汹涌的资本市场不同,这里非常平静,依稀能听到楼外车辆穿行的声音。

作为岳阳市曾经的龙头企业,恒立实业的总部办公室仍保持了“商海老将”应有的体面和大气,1500平米的办公楼宽敞而明亮。然而相比于两年前,公司的办公地点已经缩减了一半。

2016年11月,为了节约成本,恒立实业将岳阳景源商务中心地上第五层房屋退租,仅保留了第四层,公司每年的租金也从百余万降至七十余万。

不过,对于仅存的30名员工而言已经足够了,办公室还有部分房间作为仓库,放置文件和器材。

或许路过的人很难想到,就是这一家公司骤然成为资本市场的“大明星”。

同样想不到的,甚至还有恒立实业董秘李滔。

最近,李滔很忙。

不仅要应对部分投资者的情绪波动、各路媒体电话短信的狂轰乱炸,还要着手解决交易所和证监局的每日核查,与各路股东实时沟通最新进展。

这一切的背后,都源自于自家股票的“无理由狂飙”。

10月中旬开始,证监会不断发文松绑并购重组,公开支持优质境外上市中资企业参与A股并购重组,并将IPO被否企业筹划重组上市的间隔期由3年缩短为6个月。

10月22日,在证监会官网公开发文表态鼓励并购重组后的首个交易日,壳资源股迅速迎来涨停潮。恒立实业就是其中最显眼的一只,一涨,就是十六个交易日。

诡异的是,推动恒立实业上涨的主要力量,多为散户投资者,迷雾背后,依稀可以看到游资的“接力狂欢”——前一日的买入主力第二天就变成了卖出主力。

如11月15日卖出分别超过千万的“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昆明南屏街”和“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在前一交易日分别买入1,408.96万元和1,165.99万元。

知名牛散根据地亦未缺席——“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益田路荣超商务中心证券营业部(简称深圳益田路)”身影闪现。

11月5日-8日,深圳益田路合计买入恒立实业5932.12万元,六日后,深圳益田路又将其一举抛售,卖出8498.12万元。

伴随着这场击鼓传花的追逐戏码,恒立实业的股价节节上涨,换手率不断创出新高。

11月15日,一脸疲惫的李滔坐在电脑前,一边疯狂敲击电脑键盘,一边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提问:“从股价异常上涨之后,不仅公司日常事务增加了,我个人生活也受到严重干扰,深夜12点都有电话拨进来。我的华为手机电量很经用的,以前三天充一次电,现在每天都要充电。”

在李滔看来,当天公司的股价,就是一场荒诞的闹剧。无理由的 “亢奋”,带给他的只有无尽的焦虑和困惑。

“现在每天都给股东发问询函,但是每次收到的信息都是一样的,股东很明确地告诉我们, ‘没有筹划和恒立公司有关的任何事情’,公司也多次提示风险,但是股票就是不停地涨。”李滔说道。

其指出,公司在提示风险的公告中,措辞已经相当直白,譬如“二级市场涨幅与公司基本面背离”,分析了公司多年扣非净利润为负数,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支持这种涨停,但是一直无法缓解市场炒作行为。

路在何方?

沿着恒立实业总部所在岳阳大道驱车前行七公里,到达八字门附近,就能看到零部件公司的工厂。

这里是恒立实业旗下仅存的生产制造场所,此前公司经过历次的调整,业务范围大幅缩减,其主要的制造及销售业务已全部转移至公司的子公司。

今年年初,在西上海集团的坚持下,公司解散了与西上海集团合资成立的另一家从事制冷空调制造的企业——上海恒安,由于市场竞争过于激烈,上海恒安已经多年亏损。

零部件公司室内的机器还在正常运转,仍有百余名员工坚守在制造一线,隔着窗边的玻璃可以清晰看见屋内有员工走动、打包、清理配件,大门处也时不时驶出几辆小汽车。

2018年中报显示,恒立实业过半的营收都由这座占地约50亩的小厂贡献。上半年,零部件公司盈利101.93万元,还与吉林亚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新能源汽车电池原材料产品委托加工合同,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

“零部件公司之前接触的新能源项目,我们当时也想建厂,后来一打听,总投资大概要三个亿,这个我们没法弄,”李滔说:“恒立有一个非常大的麻烦,就是容量小、营收小、资产小,任何稍微大一点的动作,就会涉及到重大事项。”

2018年前三季度,扣除经常性损益后,公司仍亏损。

根据恒立实业三季报显示,公司2018年前三季度扭亏为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8.97万元,但主要是靠清算子公司上海恒安获得的1513.15万元非经常性损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515.36万元。

实际上,埋伏在恒立背后最大的困惑在于股东结构。

“重大事项”必须经过股东大会的表决通过,但对于现在的恒立实业来说,开一次股东大会都是“劳民伤财”,“如果这些股东没有达成一致,我们就不会开始做,没有意义。”

截至目前,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傲盛霞、华阳投资和长城公司分别控制着上市公司20.3%、17.99%和7.3%的股份,其中傲盛霞与华阳投资仅相差985.33万股,一旦股东步调不一致,恒立实业难以在经营上展开大动作。

此前公司股东抛出了多项重组方案,均以流产告终。

2015年9月份,华阳投资亦提出并购方案,拟募资不超过30亿元。其中18亿元拟收购京翰英才100%股权。根据当时的审计报告,京翰英才账面净资产仅1929.36万元,按照调整后16.59亿元的交易对价,其估值溢价高达86倍。该方案遭到傲盛霞和长城公司联手反对夭折。

2015年11月,傲盛霞又遭遇债务纠纷,公司控制权再度发生变更。

为了在股东下达下一步经营规划时保住上市公司,2014年至今,恒立实业相继处置了岳阳恒通实业80%股权、岳阳恒通实业20%股权、上海恒安公司、岳阳恒旺房地产开发公司,通过政府补助、债务重组利得、变卖资产等“非经常性损益”渡过难关。

“该走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现在公司的人员结构非常稳定。”李滔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这是本报记者走访过程中,针对恒立实业的主业运营,听到的最“利好”的消息。

恒立的十字路口

距离岳阳楼三公里处的金鄂山下,曾有9.02万平方米用地是恒立实业的厂房,这里一度是岳阳市地标式建筑,从不远处以“恒立集团”命名的公交站就能窥得它曾经的辉煌。

一说起“恒立”二字,岳阳当地人多知晓——“以前岳阳很有名的,做汽车空调的企业”。

然而如今这一切已经不复存在,曾经的老工厂早已拆除干净,取而代之的一幢又一幢水泥钢筋堆砌起来的大楼,尚未竣工,灰秃秃地耸立在路边,与旁边气派的售楼部形成对比——这里即将建成高端豪宅社区。

早上九点,售楼部人头攒动。

据售楼部的置业顾问介绍,由于地段好、依山傍水、临近幼儿园和金鹗公园,该楼盘销售非常火爆,一期已经于6月开盘,目前只剩下零星几间低楼层洋房,二期将在今年12月开盘。

但这一切,都与恒立实业无关了。

2016年,为了保壳,该地块被纳入子公司岳阳恒通实业,分别卖给了当地的房地产开发商长沙丰泽和长沙道明。

“有些股东对于我们处理岳阳恒通实业很不理解,因为它的主要资产是土地,可以做房地产开发。我们不知道房地产开发挣钱吗?但是我们一没有资质,二没有经营团队和相关经验,公司根本没有能力从事房地产开发。”李滔说道。

毕竟,上市22年,净利润亏损8年,扣非净利润亏损15年,加之三大股东对立从而波及治理结构……这是上市公司面临的现实条件,也是因此,争议注定伴随着这家“老资格”的上市公司。

多年来,恒立实业一直谨小慎微地维持公司业务的稳定,不敢再有大动作,公司更倾向于开展“轻资产”项目。

2017年9月,恒立实业成立湖南恒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利用自有资金开展国债逆回购投资;2018年1月,恒立实业设立天津恒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开展汽车贸易业务。

围绕着恒立实业还出现颇为尴尬的一幕。之前的一亿元投资理财到期后,2018年8月,恒立实业再次公告欲将不超过九千万的资金购买理财产品。

“决定出来之后有很多股东问我们,为什么去年是一个亿,今年就只有九千万了,还有一千万到哪儿去了。他们没有想过,现在恒立的净资产不到1.9亿元,如果买一亿元的理财,我们又要开股东大会,开会的费用都超过理财所得了。”李滔说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恒立当年是我们岳阳第一家上市公司,你去问问,岳阳人都知道恒立,但是现在呢,效益不好,连厂房都给卖掉了。”说到恒立,岳阳本地的一名的士司机唏嘘不已。

恒立实业原名岳阳恒立冷气设备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岳阳恒立”),是由原岳阳制冷设备总厂改组而来,实控人为岳阳市国资委。遥想二十二年前,恒立实业作为岳阳首家上市公司初登资本市场,何等荣耀。1996年登陆深交所主板之时,公司的大中型客车空调机垄断了国内80%的市场,另有20%为进口,员工最多时有两千余人。

其后的十余年里,其控制权和主业方向几经波折几经周转,这是另一个令人唏嘘的资本故事,曾被资本市场广泛解读。

至今,公司对下一步将走向何方仍一无所知。

“未来公司的方向如何,我们还不知道。管理层唯一能做的就是确保公司正常经营,不要有任何违法违规的现象,保证公司稳定经营,以便股东将来更好地运作。”李滔坦言。

壳股游戏接力

资本角力还在继续。11月16日,恒立实业午后再度涨停。

与之一道涨停的还有弘业股份、绿庭投资、市北高新等知名“壳股”。其中市北高新已经出现了九个一字连续涨停板,似乎有望挑战恒立实业“妖王”之位。

11月13日晚,深交所在官网发文称,从交易情况看,恒立实业、*ST长生近期连续上涨期间交易以个人投资者为主,投机炒作特征明显,个人投资者买入占比均超过97%,卖出占比也在90%以上。

无法左右自身命运的恒立实业们,像无根的浮萍,任资本推动起伏。

招商证券分析认为,“IPO被否企业筹划重组上市间隔期从3年缩短为6个月”、“多地为纾困上市公司质押问题,提供救市方案”、“监管层发声减少交易阻力,增强市场流动性。减少对交易环节的不必要干预”等,是推动妖股频频出现的主要原因。

炒作空间、市场稳定和市场情绪三因素共振,形成了这次的壳资源概念涨停潮。

李滔也对记者分析称,公司目前市值小、没有隐形债务,符合市场认定的“干净”,目前公司账面上还存有一定的现金,或是被游资看上的主要原因。

“证监会想通过并购重组政策,激活市场,也给我们这些经营一般的企业通过并购重组防范风险,做好企业的机会。但监管层的政策,被别有用心的资金利用了。” 这是一家上市公司董秘口中最切实的体会。

“有政策托底的话,之前最烂的公司,边际改善最大。”11月13日,华南一家私募机构基金经理对记者直言。

事实上,监管层早已多次表态关注到该现象。

11月13日,深交所表示,对恒立实业、*ST长生股票异动情况予以实时重点监控,密切关注公司舆情动态,及时核查股票交易情况,进一步加强交易信息公开,警示投资者提高风险意识,理性参与市场交易。

对于市场而言,这种毫无基本面支撑的“炒作行为”给市场带来的只是虚假繁荣。

11月16日,恒立实业再度涨停。当晚,第三大股东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公司”)宣布拟减持合计不超过981.46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不超过2.31%。如减持实施完成,长城公司的持股比例将降至5%以下。

这是个耐人寻味的消息。

(编辑:李新江)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