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企业精准扶贫要避免走两个极端 ——访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

2018年11月0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述冠  

按照国家对精准扶贫战略的规划,到2020年我国要确保贫困人口如期脱贫。可以说,脱贫攻坚这项意义重大的事业,已经到了最后阶段的决胜期。一直以来,企业都是精准扶贫事

按照国家对精准扶贫战略的规划,到2020年我国要确保贫困人口如期脱贫。可以说,脱贫攻坚这项意义重大的事业,已经到了最后阶段的决胜期。一直以来 ,企业都是精准扶贫事业中一支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企业的积极参与产生了显著的成效。扶贫攻坚越到最后阶段,遇到的挑战越大。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如今,在这最后的决胜阶段,企业更当不遗余力地发挥出自身优势,推动自己的扶贫项目进一步顺利开展,从而促进国家的精准扶贫事业收获圆满成果。

日前,本报采访了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教授,就企业精准扶贫应如何扬长避短等问题与他进行了交流。

不能回到原来的粗放模式

《21世纪经济报道》:在精准扶贫作为一个重大战略被正式提出来之前,也有不少企业在做各种扶贫项目,与那时候相比,企业现在的精准扶贫在总体上有哪些不同之处?

邓国胜:以前很多企业也参与扶贫,但重视程度没有现在这么高。现在国家把精准扶贫作为一个战略提出来,出台了很多文件进行鼓励,既然国家号召,那么企业在履行社会责任时就会高度重视,甚至一些企业会专门成立扶贫部门。所以,最大的不同就是积极主动性及重视程度不一样。因为企业高度重视,参与的力度也就很大,比如有企业拿出上百亿元的资金在贵州做扶贫,这样的力度可谓前所未有。

其次是精准程度不一样,以前企业做扶贫,可能只是表达一点爱心,捐完款之后,这些钱用在哪里、用得怎么样,可能企业并没有那么在意。但现在不一样了,要让资金流向最需要的最贫困的弱势群体;与此相应,扶贫的方式和效果也不一样,都需要更精准,要因地制宜,因人施策。这与以前粗放的、低效的、撒胡椒面式的做法,都大不一样。

《21世纪经济报道》:企业参与精准扶贫有其有利条件,比如资金、人才、技术、管理等,企业如何确保这些有利条件能够真正发挥出实效?

邓国胜:企业确实有自己的优势,但优势要转化为扶贫的效果,其实还是有较长的距离。毕竟,企业虽说在经商方面经验丰富,但扶贫与经商不一样,它是一个更为复杂的社会问题。特别是,在扶贫多年之后,剩下的贫困人口可能是最难扶的,这对企业来说其实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企业经商有经验,可在扶贫领域却是新兵,你有资金有人才,但可能不一定用得上。一句话,扶贫也是一个专业化的事情,你的专业化程度不够,你要把这些东西有效地利用,最重要的还是需要你对扶贫这个领域有钻研,要真正去探索。一是自己去摸索,另外就是与专业的扶贫机构合作,这样才能更好地保证资金、技术、人才能发挥效应。

我想无非就是这些路径,一是自己探索,不断创新迭代,拿出做技术研发的精神来做社会领域的研发迭代,探索企业扶贫的方式方法;另外就是与别人合作,企业捐钱,同时加强监管,企业有管理优势,强强联手,深度参与。这两种方式都是可以的,第一种方式参与程度更高,第二种参与程度低一些。但不管哪种方式,都需要企业真正参与进来,而不是给了钱就不管了。

《21世纪经济报道》:企业参与精准扶贫是否也有其局限性,或者说,根据您的观察,企业在做精准扶贫项目时容易出现哪些方面的问题?

邓国胜:一些企业会想,我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都杀出了一条血路,做扶贫还不简单吗?我拿出钱,派人下去,不就能搞定了吗,这有什么难的?但很多这样想的企业在实际过程中却碰了一鼻子灰。

跟农民打交道并不容易。给钱,有可能养懒人,不仅不能达到扶贫的效果,反而可能培养等、靠、要的坏习惯,这是企业没有预料到的。另外,我们在调研中发现,很多企业会说,我们给了那么多钱,你们怎么还没脱贫呢?实际情况却是,当地老百姓不仅不满意,反而意见很大,觉得分配不公。比如有些企业家给老家人盖房子,建别墅,你以为你是在做好事,谁知却出现了各种奇怪的问题。做好事其实也挺难的。农村的工作非常难做,不患寡患不均,有时候好心会办坏事。企业容易盲目自信,对扶贫的难度估计相当不足,结果在碰了一鼻子灰之后又开始打退堂鼓。

其实,企业也不要觉得扶贫这件事太难。扶贫最重要的是产业扶贫,产业恰恰是企业的优势,NGO在这方面不如企业,所以企业在扶贫上是有优势的,关键是如何将优势发挥出来。

所以,企业扶贫非常容易走两个极端,一是盲目自信,二是在遭遇挫折之后又太悲观,甚至开始打退堂鼓,或者回到原来的粗放模式。这两种误区都需要避免。

《21世纪经济报道》:精准扶贫事业对企业的公益模式创新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邓国胜:精准扶贫最重要的是效果要精准,这就倒逼企业,扶贫方式要精准,扶贫要有成效,有效是没有止境的,只有更好,没有最好,我们总能在不同的维度有所突破,提升效率。别人花1000元,也许你花800元就能产生同样的效果,别人提高收入2000元,你的方式也许可以提高4000元,这是没有止境的。创新永远在路上,我们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而是要通过创新提高扶贫的绩效,达到精准的效果。精准扶贫会给企业的公益模式创新带来推动力,倒逼他们去探寻新的方法。否则,按照传统的模式,很难做到精准有效。

企业扶贫要有顶层设计

《21世纪经济报道》:企业要找到一种切实有效的扶贫模式,企业在寻找这种模式时应考虑哪些方面的因素?

邓国胜:我觉得企业需要有顶层设计,要想清楚,为了达到扶贫的目的,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组织资源、人力资源、资金资源,需要什么样的专业知识,要跟哪些拥有这些资源的机构、人才合作,对此需要有通盘考虑。企业扶贫要构建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要有整套的思路,不能单打独斗,要整合专家学者、NGO、政府各方面的资源共同参与。

企业一定要做好需求调查,在做需求调查时要精心设计扶贫方案,要经过多人讨论。有些企业,连需求调查都不做,或者说是搞得很粗,走过场,走形式。另外很重要的是,一定要调动当地人的积极心,将当地人的心态从“你们给我们扶贫”变为“我自己一定要脱贫”。不能培养地方的等靠要心态,很多地方对企业的扶贫资金是欢迎的,但对企业的深度参与可能会有排斥。有的企业就认定了某个村,就给这个村捐钱,那这个村就会过度依赖企业,一旦企业撤离,农民就会返贫,过度依赖导致返贫,这也是要避免的。

成功的做法可以有不同的路径和模式,一种是比较简单的,找那些做得比较好的成功模式,跟它合作,比如中国扶贫基金会的“美丽乡村”做得好,那我也跟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做一个;另外就是自己做,自己有理念和方法论,通过招投标选择合适的社会组织一起来做,就是自己深度投入,同时也整合NGO、地方政府的资源共同参与。所以企业可以选择不同的模式,一是以自己为主,一是以NGO为主,还可以以地方政府为主,每种模式都有成功的可能,也有失败的可能,关键是这种模式要适合自己。这就需要企业做好分析,我到底有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和人才。

精准扶贫是一个长期的事业,2020年精准扶贫结束之后还有乡村振兴,对企业来说,这是一个需要长期履行的社会责任。我们建议企业对此要有长远的战略性思考。

不要做道德绑架

《21世纪经济报道》:有一种观点认为,任何社会问题的解决,都需要将它变为一个有利可图的商业机会,只有这样社会问题才能得到根本的解决。您认为在精准扶贫领域是不是也是如此?

邓国胜:从理论上来讲是这样的。西方学者提出,企业解决社会问题的过程是创造共享价值的过程。如果只是切蛋糕的过程,那么企业缺乏持久的动力,一定是当它能够成为一个商业机会时,企业才会源源不断地投入,实现经济和社会的平衡、共赢,否则就无法彻底根本性地发生转变。

无非是两种路径,一种是企业在生产过程之中就把社会问题解决了,比如沃尔玛在设计包装时,就考虑如何解决环保问题;在设计超市的布店时,就想到要解决交通拥堵。也就是说,在生产过程中就解决了社会问题,这是一种模式。另外一种模式是我在解决社会问题的过程中也能寻找到商业机会,比如说阿里,给没有资本开店的人提供了一个网上开店的机会,同时也为自己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和效益,包括帮助残疾人开网店。

现在企业做精准扶贫还只是响应政府号召,但最终还需要企业有内生的动力,企业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在这方面企业面临的一个障碍是,人们对现代慈善理念缺乏了解,认为做慈善就是纯慈善,做慈善就不能想赚钱,想赚钱就不是做慈善,还是停留在这样的认知上,这不符合国际潮流和趋势。

另外,这也和我们社会的文化氛围有关,如果有人做慈善还挣钱,就会被认为是为富不仁,不是想做慈善,而是想挣钱,是一种欺骗,对企业家进行道德绑架。因此,企业会顾虑重重,举步维艰。有些企业家因此而声明:我在哪里做生意,我就不在哪里做慈善;我在哪里做慈善,我就不在哪里做生意。这实际上是自己给自己上了紧箍咒,结果可能就是,慈善没做好企业也没做好。

所以这个问题既跟企业家的认知有关,也跟社会氛围有关,需要政府和社会舆论多加宣传引导。(编辑 张述冠)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