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经 > 正文

竞争力优势明显,中国企业瞄准拉美新能源市场

2018年02月0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翟少辉  

“对于太阳能和风能开发商而言,智利作为世界级投资目的地的地位已显露无疑。”国际能源署在最新的研究报告中表示,“近年来,智利的能源行业正在经历动态的进化,制度与政策上显著的改革和主要的基础设施项目已被推出。”

“对于太阳能和风能开发商而言,智利作为世界级投资目的地的地位已显露无疑。”国际能源署在最新的研究报告中表示,“近年来,智利的能源行业正在经历动态的进化,制度与政策上显著的改革和主要的基础设施项目已被推出。”

智利的新能源故事或许可被视为整个拉美新能源市场发展的缩影。2017年11月,彭博新能源财经(BNEF)发布了基于对71个主要新兴市场新能源研究结果的Climatescope 2017指数排名。结果显示,排名前十的国家中,巴西、墨西哥、智利、乌拉圭四个国家均来自拉丁美洲。

“中国公司在这一区域许多最重要的能源市场中已经变得颇具影响力。许多中国设备厂商正活跃于整个拉美市场,其中很多已经在当地设立了分支机构。”驻地位于巴西里约热内卢的IHS Markit拉丁美洲天然气和电力部门研究总监Timothy Stephure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具有自然地理优势和政策优势

IHS Markit的研究认为,目前整个拉美地区都展现出对可再生能源发展极为有利的条件,而丰富的可再生资源正是最重要的条件之一。“包括墨西哥、巴西和阿根廷在内的许多国家都拥有全世界最好的可再生资源基础。整个区域中一级站点的定期风能利用效率接近50%,此外,例如智利北部等地区还有全世界最好的日照资源。”Stephure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天合光能副总裁、海外系统业务总裁尤泓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墨西哥近年来大力发展光伏发电,一方面是因为其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电力需求也在同步增长,另一方面是因为有优越的光照条件。

良好的政策框架也是许多拉美国家吸引新能源投资的重要因素。Climatescope 2017数据显示,单独按政策框架得分进行排名,乌拉圭、巴西、巴巴多斯、巴拿马、危地马拉、尼加拉瓜、智利、牙买加、伯利兹和洪都拉斯等10个拉美国家已占据了前20的半壁江山。

智利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通过对自身巨大的可再生能源潜力进行挖掘利用,智利能够在不依赖补贴的情况下,降低国内电价的同时也降低对进口燃料的依赖。”IEA副总干事Paul Simons评价道。

IEA认为,由于近年来设备价格显著降低,智利在充分利用自身丰富的可再生能源潜力方面前景光明;此外,政策起到的作用也同样关键,如技术中立投标机制。“这些投标既驱动着对绿色、廉价电力的投资,又增加了竞争。”Simons表示,“看上去这是双赢。”

尤泓明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可能我们有些人对拉美的认识存在一些偏见,认为它相对落后一点或者还在发展之中,但其实很多拉美国家的原有基础设施、商业理念及法律政策体系都非常完善。”

据Stephure介绍,规范的可再生能源拍卖机制已经成为不少拉美国家吸引新能源企业投资的重要原因。目前,许多拉美国家已经转向对可再生能源采购的逆向拍卖,这其中就包括墨西哥、巴西、阿根廷、秘鲁、乌拉圭、智利等国。“这些拍卖提供了一个非常清晰、透明的框架机制,有长期的固定价格PPA,还包含相应的财政激励政策。”他表示。

以光伏为例,天合光能上游市场拉美区域市场负责人Alvaro García-Maltrás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过去5年间,光伏项目的增长主要受这一区域公开、竞争性的投标驱使,在此期间,光伏电价在持续降低。”他介绍说,“在墨西哥,光伏电价将于2018年末创造低于20美元/兆瓦时的低价记录。”

目前,许多拉美国家在能源结构方面高度依赖水力发电。Stephure指出,作为旱季的相应补充,包括风力和光能在内的可再生能源能够实现其产能的最大化。“水电站也允许电力市场以极低的价格储存这些间歇性的新能源电能产出。”

“许多拉美国家已经着手降低如天然气等传统燃料的产量,并限制接入这些传统燃料的输油、输气管道等基础设施。”他进一步指出,“在能源的单位成本上,可再生能源颇具竞争力。”

中国新能源企业积极进入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进军拉美市场的中国新能源企业以光伏为主,由于在欧盟、印度和美国等市场遭遇“双反”阻力,国内光伏产能又明显过剩,拉美市场自然就成为重点开拓目标,其也必将成为中国新能源企业未来主要的市场之一。

今年1月,印度保障措施总局向政府建议征收为期200天70%的防卫性关税;美国则通过201条款,将对光伏电池片组件额外征收30%关税;而欧盟早前也曾对中国光伏发起过“双反”。

“遇到‘双反’成本就会增加非常多,对当地或是其他企业的竞争力就没有了。”林伯强说道,“这就只有两条路子:一是去那些不‘反’的地方建光伏电厂;第二个就是去那边建厂生产,这样再进入美国市场就会比较方便。”

不少中国企业或是早已布局拉美市场,或是正在积极进行开拓。以天合光能为例,据尤泓明介绍,拉美国家目前普遍对太阳能接受利用程度较好,天合也正在不断加大在拉美的投入。天合目前在智利圣地亚哥、巴西圣保罗和墨西哥均设有分部,而若不是因为去年的墨西哥地震导致租用办公点发生困难,天合本会于去年扩大墨西哥办公室的规模。此外,天合哥伦比亚分部的设立也正在筹划之中。

业务方面,据García-Maltrás介绍,目前大型电站及光伏的装机量约占拉美光伏装机总量的85%到90%,而天合光能的主要业务已拓展至智利、墨西哥、阿根廷、巴西、萨尔多瓦、洪都拉斯、乌拉圭和巴拿马等。

“我们在墨西哥拿了两个大型项目,一个133兆瓦,一个104兆瓦。”尤泓明介绍说,“我们中标的这两个项目,天合在其中参与了开发,也有一部分资本金投入,而且承担了EPC,也包括EPC/M的角色,在整个流程全程参与。”

Stephure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包括阿根廷在内的一些项目融资非常困难的拉美国家,中国投资者还在提供着一些当地极其需要的项目融资。“此外,中国在发展高压输电网络方面拥有非常多的经验,许多中国公司也已经赢得这一地区很多输电网络的投标竞拍。”他补充道。

不过,Climatescope 2017数据也显示出,2008年至2017年(截至当年7月7日),中国对拉美国家的跨境清洁能源投资为32亿美元,位列第六,而意大利、西班牙、多边国际组织、美国和法国分别以79.2亿美元、61.1亿美元、57.7亿美元、40.8亿美元和35.4亿美元分列一至五位。

对此,林伯强认为,中国新能源企业进入拉美市场这个欧美企业的“老阵地”还需要一个过程,但中国企业在竞争力上有着明显优势。“否则,美国也就不用和我们搞‘双反’了。这说明他们的企业和我们有差距。”他说道,“我们的竞争力摆在那,我一点都不担心。”

尤泓明也指出,欧洲国家由于历史原因,与拉美国家一直保持着较近的距离,而美国更是得益于地理原因,在拉美已经有着较好的布局。中国虽然也与部分拉美国家有着较长的合作历史,但真正大规模进入拉美市场还是晚于欧美及日韩等国家。此外,在投融资能力方面,中国企业也还存在提升的空间。(编辑:赵海建)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