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行长白鹤祥:应尽快制定金融控股公司法

2018年03月1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奇;李玉敏  

本次两会,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白鹤祥也带来了一份关于尽快制定《金融控股公司法》(下称“金控法”)的议案,并在议案中附上了金控法的立法框架和建议稿。

■ 张奇 李玉敏 北京报道

今年两会期间,对于金融控股公司的探讨明显要热于以往。3月9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社会上出现了一些金融控股行为,也酝酿了一定的风险。对金控公司的监管规则还在初步探索之中。

本次两会,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白鹤祥也带来了一份关于尽快制定《金融控股公司法》(下称“金控法”)的议案,并在议案中附上了金控法的立法框架和建议稿。

“要尽快把这个法律制定起来,这是当务之急。”白鹤祥说。

据悉,这是白鹤祥第三次提议加快金控立法。此外,今年他还准备了关于尽快制定《金融机构破产法》的议案、关于对贫困户子女助学贷款还款给予税前抵扣的建议。

3月8日的北京,天气晴朗,春意渐浓。在位于西城区复兴门外大街的职工之家,白鹤祥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他认为,与金融控股公司快速发展的现状相比,立法与监管存在明显短板,导致其风险难以得到有效防范和化解。建议金控立法应确立央行对金控公司的伞型监管制度框架中的核心地位。

交谈中,白鹤祥谈到了当前结构性货币政策,白鹤祥认为现实仍有存在必要。“为配合国家战略实施和结构性调整,在一定时期、针对特定领域实施的结构性政策很有必要。”他说。

尽快制定金融控股公司法

《21世纪》: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强化金融控股公司等监管。你的议案中也提到这一项,为什么会关注这个领域?

白鹤祥:说来话长。实际上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时,我作为代表就提出了关于制定《金融控股公司法》的议案,后来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时也提出提案。如果那时就开始研究制定金控相关的法律法规,今天金控公司法可能已经实施,金控公司的相应规范就有法可依,积累的问题风险相对应更小。

《21世纪》:你多次提及金融控股公司立法的考虑是什么?

白鹤祥:十届全国人大时建议立法是考虑类似中信、光大的央企金控集团已经成型,应立法规范。后来一而再再而三提议案提案,是因为金融控股公司风险已影响到我国的金融安全。截至2016年末,有近70家中央企业拥有各类金融子公司共150多家,有28家民营企业持有5家以上金融机构的股权。这些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金融机构,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金融机构股权的多元化,增强了金融机构资本实力,但由于跨领域、跨业态、跨区域甚至跨境经营,相应的金融监管又严重缺失,从而逐步暴露出了较大的风险隐患。

《21世纪》:针对目前的这种现状,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白鹤祥:建议全国人大或国务院法制办尽快制定金融控股公司法或管理规章(条例)。目前立法条件已经基本具备。建议我国的金融控股公司立法应确立央行在金融控股公司的伞型监管制度中的主导地位,以解决分业监管体制下金融控股公司整体监管缺失的问题。具体的监管职责应包括:金融控股公司的市场准入审批、高管任职资格核准、现场检查和非现场监管、违法违规行为的行政处罚、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等。

为确保金融控股公司的稳健经营,金融控股公司法应建立相应的审慎监管规则,包括资本充足率、关联交易、治理结构、信息披露等。在资本充足率监管方面,建议对金融控股公司整体实行合并报表,确定其资本充足率标准。在关联交易监管方面,建议设立金融控股公司与子公司之间的“防火墙”,限制银行子公司对其他子公司放贷,限制各业务部门的一体化程度,防止风险交叉传递。

在治理结构监管方面,应健全内部自控机制,通过外部监管和内部自律的双重机制管控风险。在信息披露方面,金融控股公司应定期向监管机构报告其治理结构、股权变动、内部交易等情况,提高公司经营管理的透明度。同时,建议控制金融控股公司各项业务对同一客户的集中度,避免风险聚集,促进金融控股公司稳健发展。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