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海归行长”易纲 二十一载改革探路者

2018年03月2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顾月  

同周小川一样,易纲也是一位坚定的市场化改革者。综观他近20年的言论,他一直提倡中国应大力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金融市场开放和外汇储备的多元化投资,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实现汇率双向波动。在此基础上,再谨慎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并逐步推动部分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实现人民币国际化。

■ 顾月北京报道

2018年3月19日上午,经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七次全体会议表决通过,现年60岁的易纲接替周小川,成为中国人民银行的新一任行长。此时距离他进入央行,已过去了21年。

然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央行行长职位加身的易纲,压力只增不减。稍早公布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显示,银监会与保监会合并,并将其拟定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央行。在如今金融监管体制改革与防范金融风险的背景下,众多艰巨挑战正等着这位新来的继任者。

在人民大会堂前往宣誓的路上,面对记者们的“围追堵截”,易纲称此刻自己的心情平静和庄重,使命神圣而光荣。

而对市场最关注的央行未来政策走向和紧要任务,易纲则回应称:“主要任务是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推动金融改革和开放,保持金融稳定。”

他是一位工作狂

在众多金融人士眼中,易纲是一位工作狂,也是一位真正的学者型官员。“他常常早上八点十分就召集开会,加班更是家常便饭,我们都说当他秘书是行里最辛苦的工作。”一位长期和易纲共事的央行官员说,“他平常衣着十分朴实,有时候裤子磨毛了也不知道,工作认真,敢说真话。”

据了解,易纲学者型的处事风格也与其经历息息相关。

1978年,20岁的易纲结束了他为期一年的知青生涯,进入北京大学经济系学习,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据易纲此后回忆,一年知青生涯给他最大的感悟就是:他亲眼看到了计划经济的弊端,并从中开始思考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定位,这些经历也影响他日后从事经济制度和货币政策的研究。

北大三年级时,易纲被选派出国留学,此后分别在美国哈姆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伊利诺大学经济学专业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1992年,易纲获得印第安纳大学经济系终身教职。

但与大多数早期留学生不同的是,易纲即使是在美国学习工作期间,研究的核心都是中国经济问题,尤其关注中国的货币供给机制和通货膨胀问题,这也为后来他进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奠定了基础。

1994年,易纲放弃了美国优渥的生活,回国同林毅夫、张维迎等共同创办了一个专门吸收归国学者进行研究和教学的机构,这个机构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1997年,易纲进入中国人民银行,历任货币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秘书长兼货币政策司副司长,货币政策司司长,行长助理,副行长、外汇管理局局长等职,并在2014年起兼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将自己的经济学理论一点点投入到政策实践之中。

进入央行后,易纲仍笔耕不辍,先后出版了《中国的货币化进程》、《中国金融改革思考录》等著作,对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社会保障问题、农村金融问题乃至环境问题都十分关注,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业内都更多地将他看作一位学者。

易纲曾称,自己最喜欢的职业是老师,因为这可以普及经济学,希望退休后可以继续当一位老师。

求解市场化难题

同周小川一样,易纲也是一位坚定的市场化改革者。综观他近20年的言论,他一直提倡中国应大力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金融市场开放和外汇储备多元化投资,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实现汇率双向波动。在此基础上,再谨慎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并逐步推动部分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实现人民币国际化。

2003年,易纲升任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当时正值2003、2004年这一轮防止贷款过多、投资过热的关键时刻,央行对此采取了扩大贷款利率浮动区间、提高再贷款浮动利率、上调存款准备金、上调贷款基准利率等流动性管理举措,而这些政策又为2005年中国宣布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打下了基础。

可以看出,此时央行希望借助这些间接调控的方式来实现货币政策目标。但到了2007年,据媒体报道,中国央行发文要求各商业银行按季度上报明年新增贷款目标,通过行政手段对信贷进行直接调控。此后,央行开始了间接调控手段为主,偶尔配以行政干预的调控方式。

“这是必然也是无奈,很多时候货币政策的目标相互矛盾,与外汇政策也时有冲突,易纲已经兼顾的不错了。”一位曾在央行工作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而在汇率市场化方面,央行的脚步则迈得更大一些。在易纲2009年就职外汇管理局局长之初,就针对外汇审批的简政放权提出五个转变:从重审批转为重监测分析,从重事前监管转为强调事后管理,从重行为管理转为更加强调主体管理,从“有罪假设”转到“无罪假设”,从“正面清单”转到“负面清单”,大幅度削减行政审批项目,提高市场主体外汇资源配置效率。

而其中最突出的一项改革是,易纲在任内推动了8·11汇改。2015年8月11日,中国央行宣布调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使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机制进一步市场化,扩大汇率波动区间。汇改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次性就贬值近2%。

但有观点认为,2015年8月并非一个汇改的好时机。一方面当时国内市场还没有从股市异常波动中恢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另一方面为促进经济增长,央行实行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但宽松的货币政策又与稳定的汇率期望有所冲突。

自此,人民币汇率开启了长达2年的贬值路程,到2016年底人民币汇率一度接近破7,中国的外汇储备也从巅峰时期的4万亿美元下降到3万亿美元左右,降幅达25%。但此后,人民币逐渐走稳,2017年人民币兑美元升值超过6%。

除此之外,易纲还积极推动资本项目开放,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相继开放,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大大提升。

随着中国经济地位的提升、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改革推进和资本项目逐步开放,2015年12月1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宣布,人民币将于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特别提款权)。

次日,时任央行副行长、外汇管理局局长的易纲说,加入SDR标志着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肯定,我现在的心情是喜悦和平静。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