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专访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民政部应强化职责应对快速老龄化

2018年03月2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危昱萍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围绕该问题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这次机构改革后,社会保障体系新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退役军人事务部、应急管理部,调整了民政部和人社部的职能。

■ 危昱萍北京报道

国务院机构改革后,社会保障体系将如何发展?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围绕该问题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这次机构改革后,社会保障体系新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退役军人事务部、应急管理部,调整了民政部和人社部的职能。

郑功成向21世纪经济报道(下称《21世纪》)分析,民政部的老年人、儿童、残疾人、慈善事业等事务,急需尽快得到强化,适时充实或扩展工作内容。人社部主管的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等社会保障工作也需要持续壮大与发展。

3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外记者会上表示,将实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调剂制度,今年中央收取3%统筹调剂;还会通过划拨国有资产收益来增加社保基金的总量。

郑功成表示,我们可以期望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定型及与之相关的政策会在今年内明朗化。

消除社会保障制度性障碍

《21世纪》:在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之前,你认为我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还存在着哪些障碍?

郑功成:经过20多年来的变革,中国社会保障制度实现了从国家—单位保障制向国家—社会保障制的整体转型,这一制度也从城市人的“专利”转向惠及全体人民,成了全民共享国家发展成果的基本途径与制度保障。然而,从制度结构、功能定位、多层次体系、管理体制、运行机制、法制化等方面来看,离真正全面建成中国特色的社会保障体系还有不小的距离。

以管理体制为例,长期以来的部门分割管理与地区分割施策,不仅造成了制度的破碎化,而且直接影响着制度的成熟与定型,进而导致制度的公平性不足、效率偏低。

在医疗保险方面,还延续着人社部门管城镇居民、卫生部门管农村人口的计划体制痕迹,造成实践中的诸多困惑。在养老保险方面,地区分割统筹使这一制度实质上沦为地方利益,既影响到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定型和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的构建,亦破坏了市场经济条件下法定劳动成本应当公平的基本规则。

在社会救助方面,既存在应急性灾害救助与常态性生活救助交织在一起的现象,也存在着相关救助项目分散在不同部门的现象。在社会福利方面,面向老年人、儿童的福利事务缺失明确的行政管理部门负责,残疾人事务却维持着由并非政府部门的群团组织——中国残联负责的现象,这无疑构成了社会福利事业发展滞后的重要原因,等等。

因此,我国的社会保障制度改革与体系建设,客观上一直面临着传统的体制性机制性障碍。

《21世纪》:这次机构改革后,对社会保障体系建设会有哪些促进作用?

郑功成:这次国务院机构改革确立了同一类社会保障事务由一部门统一负责的原则与新的行政构架,过去长期存在的部门分割及所导致的城乡分割、群体分割等旧体制痕迹基本得到消除,从而为促进社会保障制度的整合与规范,进而促进制度的公平性并提升实践运行的效能创造了条件。

例如,退役军人事务无论官兵均由新组建的退役军人事务部负责,即改变了过去由军方、地方分割管理且地方还分部门管理的格局;国家医疗保障局的组建,更是直接消除了过去广受诟病的部门分割与冲突;面对各种灾害事故及其救援,同样消除了“多龙治水”的旧格局,新组建的应急管理部将承担全部行政管理责任等等。

所有这些,均可以视为社会保障领域管理体制改革不仅动了真格,而且消除了阻碍或制约整个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的体制性障碍。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