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山西国企改革汾酒集团样本:先强后大 重回白酒第一阵营

2018年03月2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文静  

在以名酒为代表的中高端白酒率先量价齐升后,山西省政府对全国名酒企业汾酒集团的盈利能力进行了调整,“给汾酒集团利润指标加了码,在去年的基础上增加10%。”

“现在的提法变了,企业第一是做强做优,第二才是做大。前几年我们对企业营收考核得比较多,规模不等于强。”近日,正全面掀起国企改革的山西省国资委有关负责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采访时说。

山西国企改革正进入施工高峰期。继去年山西汾酒集团签署首份“军令状”后,2018年山西省国企国资改革“828”工程实施意见已于近期下发。山西省国资委在去年国企国资改革八个方面21项重点任务的基础上,重新明确了28项,覆盖了加快产业创新转型、体制机制改革、优化国有资本布局、加强国资监管等。

作为改革先锋,汾酒集团备受关注。3月21日,全国春季糖酒会山西汾酒(600809.SH)经销商大会上,汾酒集团董事、山西汾酒总经理常建伟披露了今年深化改革的四大举措,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增强企业盈利能力成为重中之重。

“在消费升级迭代下,中国白酒有幸成为新时代的建设者。我们要深入推进结构性改革,实现资源要素的更好配置,让企业更高质量的发展。”常建伟说,汾酒集团要三步并作两步,用集体的汾酒速度早日回归中国白酒第一阵营。

新常态不只是速度变化,还有两个重要表现:一是结构优化,经济结构调整要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举;二是动力转换,发展动力从主要依靠资源和低成本劳动力等要素投入转向创新驱动。

盈利第一

在山西省国资委网站上,2017年山西汾酒集团的年度和三年任期经营业绩责任书公之于众。山西省国资委副主任张宏永表示,这是该省国资委以契约化管理作为“牛鼻子”,全面打破传统考核,通过科学鲜明的考核导向,倒逼省属企业主动转型。

“今年的责任状也已经签了。我们给汾酒集团利润指标加了码,在去年的基础上增加10%。”3月12日,山西省国资委考核分配处处长杨毅产在电话里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采访时称,这是根据白酒行业的发展形势来决定的。在以名酒为代表的中高端白酒率先量价齐升后,山西省政府及时对全国名酒企业汾酒集团的盈利能力进行了调整,其他考核指标不变。

汾酒集团的盈利能力到底有多强?

21日的汾酒经销商大会上,山西汾酒董事长谭忠豹说:“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说,从一年的成效看,应该给汾酒集团打个高分,给李秋喜同志点个赞。”去年,汾酒集团实现酒类利润14.72亿元,同比增长68.04%,比考核高出43.04%。

显然,利润指标成为了去年汾酒集团考核榜上最亮眼的一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这份“责任状”由基础指标、辅助指标、重大工作任务指标、约束性指标和否决指标五大考核组成。在100分的试卷中,利润总额作为四大基本指标之一,要求汾酒集团同比增长25%,达标即可获得30分。

和传统不同,这份试卷把利润总额放在了营收前面。“国企就得有利润,要通过利润、净资产收益率来反映盈利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杨毅产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衡量盈利能力的指标还有净资产收益率。汾酒集团的年度考核为同比增长4.93%。“今年其他省属国企的责任书里,净资产收益率作为第一个指标,权重很大。此外,资产负债率、劳动生产率、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率都是核心指标。这既是企业降低金融风险、实现资本回报的需要,也是强身健体,减员增效的要求。”他说。

和行业内不少国企不同,行业对标也被列为基础指标:汾酒集团整体排名不得低于行业第7名,占10分。

“过去,汾酒走在行业前列,在国内外都打响。但现在到白酒第二方阵后面去了。省国资委要求企业要跑得更快,位次前移。”杨毅产说,但排名不是靠一年的积累。记者看到,在2017-2019年的任期责任书中,汾酒集团的排名考核不变。

在高达75分的四大基础指标中,山西省国资委还引入了市场增加值增长率(MVA)。“这是一个提高市值的指标。我们希望资本市场要规范,企业要用足、用活、用好资本市场。”杨说。

在市值管理下,去年,汾酒集团控股的山西汾酒市值为266.6亿元,比2016年增加了128%,远超增长20%的考核要求。

“今年,大股东汾酒集团转让部分股权给华润集团的价格是52元/股,如果按2016年的股价水平,同样的股权只能换回24.8亿元。企业给政府增加了30亿元!”谭忠豹说。

考察企业的资产质量有很多指标。山西省国资委偏偏把应收账款周转率77次作为了考核汾酒集团的辅助指标,有5分的权重。“企业的应收账款往往占营收比重较大,这是为敦促企业回笼资金,加快资金使用效率。”杨说,77次是通过测算的白酒行业前三年的平均水平。

杨毅产表示,山西省国资委以后将引进经济增加值(EVA)对省属国企进行考核。该指标即企业税后净利润减去资本成本后的余额,旨在引导企业进入价值管理新阶段。“扣除占用资本产生的回报,企业实际增加了多少经济价值?”他说。

“在对汾酒集团目标考核的基础上,我们对其他省属企业一企一策,资产质量指标占比更大,既要考核企业管理的短板,还要考核企业战略发展需要,同时要考核省委省政府的要求。”杨说,除了财务绩效的定量评价指标,山西省国资委还考核管理绩效,比如劳动生产率、完成国企改革的工作任务等。

2月24日,山西省国资委和太原钢铁集团、山西焦煤集团、大同煤矿集团等18家省属企业负责人签订了2018年度经营业绩目标考核责任书。王一新表示,个性化考核结果作为干部使用的基本遵循和确定薪酬的重要依据。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