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关键时刻的关键调研:详解刘鹤调研金融管理部门

2018年03月2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谭翊飞  

3月27日,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来到金融管理部门调研,强调要增强四个意识,切实做好当前金融工作。这是刘鹤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以来首次调研金融管理部门。

3月27日,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来到金融管理部门调研,强调要增强四个意识,切实做好当前金融工作。这是刘鹤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以来首次调研金融管理部门。

刘鹤这次调研的时间点颇为关键。在去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确定了今后五年金融工作的方向之后,金融管理部门的人事调整则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无论是新成立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还是央行和监管部门的人选,都引起了市场的高度关注。

此前几天,新组建的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郭树清出任首任主席。易纲则担任央行行长。3月26日,郭树清被任命为央行党委书记、副行长。至此,金融管理机构和人事都已确定。刘鹤在央行主要领导职务调整决定宣布第二天即赴金融管理机构调研。

在调研中,刘鹤充分肯定了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金融系统所做的工作。“守住了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成绩来之不易,值得充分肯定。”刘鹤指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是当前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要加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统筹协调作用,把握好节奏和力度,促进金融稳定健康发展。要平稳有序推进机构改革工作,加快银行保险监管职责调整,增强综合监管能力。切实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水平。

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到金融强监管

实体经济和金融协调问题一直是中国经济面临的最重要基本问题。实体经济的结构失衡,会给金融业发展带来极大的风险。同样,金融业的混乱膨胀,也必定会给实体经济带来风险。

刘鹤这几年的工作轨迹,正是在协调面对这两个问题,一手抓实体经济的改革,一手重塑金融监管。

2015年,当时中国经济面临极大的下行压力,这既受到国际宏观经济下行周期的影响,也有中国经济多年积累的结构性问题。当年,刘鹤多次赴经济大省考察调研,一年之内两次去浙江,和地方政府、企业人士座谈,呼吁保护产权、激发企业家精神。其中,当年10月,他在广东省调研时指出,“要更加重视供给侧调整,加快淘汰僵尸企业,有效化解过剩产能。”

在当时,“供给侧调整”并不是热门词,只有少数经济学家在讨论中国供给侧存在的问题。但是,当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影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思路,具体而言就是“三去一降一补”。这是针对中国实体经济存在的问题开出的“药方”。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梳理刘鹤从1980年代到2000年以来的学术思路就可以看出,“结构性改革”的想法在他在漫长的对中国经济现实问题的观察、研究中已有端倪。早在2000年的一篇文章中,他就指出,“结构性政策可以视为中国经济增长核心的政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思路也屡次被中国经济现实证明是正确的。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逐渐成为了这几年中国最重要的宏观政策,它不仅仅影响了国内,而且和国际上反思过度运用货币政策的思路相呼应。在2016年的G20峰会上,中国根据自己的经验对全球经济开出了药方,那就是结构性改革,而不是单纯地依赖货币刺激。

这几年改革的实践显示,虽然在某些领域,在落实“三去一降一补”政策上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部分热点城市房价上涨过快。但是,整体来看,中国经济走出了前几年的低谷,工业生产效率明显提升,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也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成果。

攻坚战:消除金融不稳定风险

虽然在实体经济领域仍面临繁重的改革任务,但仅仅依赖实体经济的改革,中国经济仍然无法行稳致远。这些年金融自由化狂飙突进,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不断提升,整个经济的杠杆率不断拉升。

这意味着即使宏观经济能保持稳定,但金融的不稳定性可能会对整个经济带来系统的不稳定性。这是中国经济必须直面的重要问题,中国是世界上少有的连续四十年保持高速增长而没有发生系统性危机的国家。

此前,中国宏观经济的异常波动中,来自外部的冲击远大于内部产生的问题。比如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学界和决策层都在反思,为什么全球经济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当时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任职的刘鹤也不例外。

2012年,刘鹤在《比较》杂志上发表了《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一文,这是他领衔的团队做的一个重要研究,该文深入分析了两次大危机发生的原因,并提出了针对中国的政策建议。这篇文章当时并没有引起市场的关注,但是到了2014年,该文获得了孙冶方经济学奖后开始受到关注。这几年则更是成为中国金融业人士分析未来金融政策的必读文章。

2015年,中国金融业积累的监管问题和市场风险开始显现。分业监管体制已不适应混业经营,金融业内部的资金空转严重,地方隐性债务仍在不断膨胀。企业部门,尤其是国有企业的杠杆率居高不下,仍在扩张,居民杠杆率也在急速拉升。

这导致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债务。但是,全球货币政策的宽松周期已经接近尾声,中国要继续推进“去杠杆”,又要避免在“去杠杆”过程中触发新的风险,因此处理好“去杠杆”的节奏,先“稳杠杆”,再逐步“去杠杆”。

同时,并未完全成熟的金融市场和金融业也已吹响了开放的号角。多重的考验和挑战摆在面前。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