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美团收购摩拜的幕后风云

2018年04月16日  07:33   财经杂志  

本次收购共涉及九个利益相关方,早、晚期投资人也各怀心思,他们共同将摩拜与ofo从合并边缘,推向了今天各寻靠山的命运。

本次收购共涉及九个利益相关方,早、晚期投资人也各怀心思,他们共同将摩拜与ofo从合并边缘,推向了今天各寻靠山的命运。

一年前的4月,在共享单车鏖战最酣、发展最火热的时候,13位摩拜、ofo投资人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都称,他们认为最快2017年底,最慢一年内,战局稳定,胜负可分。

他们都猜中了开头,但没有猜中结尾。

2018年4月3日深夜,摩拜股东会通过美团收购方案,美团以27亿美元作价收购摩拜,包括65%现金和35%美团股票,此外美团承担摩拜债务(5亿-10亿美元之间),管理团队留任。从美团发出收购要约到交割结束,全程在两周内完成。

“2017年11月之前,我们都认为摩拜与ofo大概率会合并。但谁也没想到,最后接盘摩拜的会是美团。”一位摩拜董事会成员告诉《财经》记者。

摩拜单车于2015年初创办,2016年4月在上海上线第一辆车,一共完成了6轮融资,从30多位投资人手中融资近11亿美元。其最大的竞争对手ofo融资总额甚至更高。摩拜与ofo的成长故事是一个典型的只可能发生在当代中国的创业故事——其融资速度、资本参与密度、业务扩张速度都是过去数年所罕见的。

这起并购的背景是美团在生活服务领域的场景拓展;是美团和滴滴两个小巨头在出行、外卖上的正面冲撞;是腾讯和阿里两大超级巨头的全面对抗。共享单车处于生活服务和出行的交汇口,作为一个高频、多领域融合性的产物,天然成为大小巨头争抢的对象。

一些摩拜的股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他们曾寄希望摩拜走滴滴的道路,即在巨头博弈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但摩拜的最终归宿证明,单车作为一个独立生态存在的可能性未被验证,其只能依附于大的生态,成为大平台中的一个重要场景。

外界看这场收购来得突然,但谈判从去年9月就已开始。这次收购涉及到九个利益相关方——腾讯、阿里、美团、滴滴、李斌、摩拜管理层、ofo管理层、摩拜投资人、ofo投资人,这里聚集了中国最活跃的明星创业者和投资人。而30多名摩拜股东又分成两个阵营——以愉悦资本、祥峰投资、熊猫资本、创新工场为代表的早期投资人,和以腾讯、红杉资本、高瓴资本、华平投资等为代表的中后期投资人。因为参与者众多,各方利益不一,复杂程度也极大。

“接摩拜是要很大决心的,单车是比外卖、网约车更累更重的业务,而且看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美团CEO王兴对《财经》记者表示,说(摩拜)贱卖是很不负责任的说法。

美团:从投资到收购

2017年11月之前,多数人都认为摩拜与ofo大概率会合并。在滴滴的推动、腾讯的支持之下,从2017年9月底开始,双方管理层加主要投资人就合并事宜开始谈判。

谈判进入尾声时,“因为滴滴要求在合并后的公司拥有绝对的控制力,这引起了戴威(ofo创始人)的反弹”。一位摩拜的董事会成员说,2017年11月23日,以滴滴此前派驻ofo的多位高管被“集体休假”为标志,滴滴与ofo关系陷入僵局。

摩拜与ofo的合并谈判也同时停滞了。为了在与滴滴的博弈中有更多谈判的筹码和底气,ofo创始团队极力拉拢阿里,这打破了共享单车行业的利益均势。2018年2月,ofo通过股权与债权并行的方式获得了阿里领投的8.66亿美元,阿里得以进入ofo董事会。阿里的强势介入让合并变得更加渺茫。因为无论是阿里还是腾讯,可能都不会接受共存于同一个董事会里。

摩拜与ofo的合并之路到此终止。

美团对摩拜的收购谈判同样始于2017年9月。王兴曾在2016年10月个人参与了摩拜的C轮融资,当时美团内部就已经在探讨两个业务的协同可能性。彼时外界并未意识到美团在出行领域有所想法,直到2017年2月美团打车在南京上线。

“美团在收购还是投资摩拜之间摇摆了很长时间。”上述人士称,美团对摩拜很早就提出了收购要约,但当时所有人(包括腾讯在内)都押注在摩拜ofo合并上,因此收购被拒绝。

2017年12月,在摩拜董事长李斌的建议下,美团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对摩拜的小股投资方案——以估值35亿美元投资6亿美元,然后摩拜再融4亿美元。

当时美团收到的信号是,李斌会大力支持美团在投资方案外的附加合作条款,以保证双方在小股投资的基础上还能有战略协同。李斌是易车网和蔚来汽车的创始人,同时是数十家汽车服务相关领域公司的投资人,摩拜早期的战略思路和发展路径深受李斌影响。

但后来显示,李斌和摩拜CEO王晓峰的想法并不完全一致。王晓峰愿意接受这6亿美元,但对于美团提出的附加合作条款,摩拜管理层是否接受,以及接受到何种程度,双方拉锯了很长时间。谈判艰难持续了一个多月时间,到2018年1月底,摩拜管理层基本接受了美团提出的一个版本。但王兴的态度发生了变化,犹豫一周之后,他决定不再投资,而是全资收购摩拜。

“我不希望在美团和摩拜身上重演滴滴和ofo的故事。”王兴说。

“我不知道是不是跟滴滴开战后改变了王兴的想法,总之他后来变得异常坚决,一定要全面收购。”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说。华兴资本在此次并购中担任摩拜的财务顾问。

2017年的冬天给收购方创造了一个很有利的时间点。共享单车在冬天单量极速下滑(摩拜单量从高峰时的3000万单降至1500万单甚至更低),而此前摩拜和ofo因为无节制地投放单车,没有做好规划导致两家都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机。2017年底有媒体爆出摩拜和ofo挪用超过60亿元用户押金填补缺口,这释放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这样的背景之下,无论是摩拜还是ofo,融资都变得非常困难,投资人的信心也开始动摇。

2018年春节后,美团再次展开与摩拜的并购谈判。同一时期,美团打车登陆上海,据美团称其三天时间打下上海网约车市场超过30%的份额。这个战绩很大提振了包括腾讯在内的投资人对美团的信心,天平开始向美团倾斜。

“我们开始理解并认可这个逻辑——‘两轮’更多偏生活服务而不是出行。生活服务和短途出行相结合,打通用户账号,这个结合具有商业合理性。”一位摩拜董事会成员说。

美团历史中两次重要的资本运作,一次是2015年10月美团点评合并,一次是今天对摩拜的收购。负责战略投资的美团高级副总裁陈少晖告诉《财经》记者,区别在于一个是同类型合并,一个是互补型合并,从同质化消灭竞争的角度做交易,到愿意花这么高的代价去收购,将单车变为美团有机能力的一部分,对于公司来说,是一个大跨越。

包凡告诉《财经》记者,美团当初是没有机会的,但王兴以各种方式锲而不舍到最后,没想到真的成了,“谈判起起伏伏,美团抓住了一个好的时间点”。

上述摩拜董事会成员称,如果王兴没有改主意,在春节前投资了摩拜,或许可以趁着冬天,趁着ofo还在滴滴与阿里关系中胶着,梳理供应链,准备好新车,在今年开春直接铺新车,提高骑行次数和体验,说不定是对单车战场最有力的出击。

“我会认为他不该拖那么长时间,但美团会认为只有收购才能真正实现战略协同。每个人会选择自己相信的事情。”他说。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