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银行股权治理在途:监管频点名 地方推行博弈多

2018年04月2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晓宴  

“整治之后,肯定会有一些金融机构股权出来在市场上交易,好的资产肯定很受欢迎,且大概率不会在公开市场交易”,有银行业内人士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分析称,就较为优质的农商行和城商行股权,地方国资很有兴趣,且竞争力或高于民资。

股权变局

“整治之后,肯定会有一些金融机构股权出来在市场上交易,好的资产肯定很受欢迎,且大概率不会在公开市场交易”,有银行业内人士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分析称,就较为优质的农商行和城商行股权,地方国资很有兴趣,且竞争力或高于民资。

被银保监主席郭树清公开点名“有的股东甚至把银行当作自己的提款机,肆意进行不正当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之后,商业银行股权管理被摆在了今年银行乱象整治的重要位置。

4月16日至17日,银保监召开成立之后的第一场监管会议,即中小银行及保险公司公司治理培训座谈会,关注的一大重点亦是银行股权管理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对监管要求提的建议中,有与会金融机构代表提出几点建议,包括严格限制控制类股东直接向入股金融机构委派经营管理者,建立市场化退出机制,监管驱逐劣币,保护良币等。

同时,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一些涉及超“两参”或“一控”规定的银行股东已经开始整治,但诸如安邦等公司持有的超规股权退出安排,仍处各方博弈之中。

银行股权问题的产生,非一时一地,解决亦然。

有地方股权交易中心和地方银行自然人小股东均提及,实际上,银监会派出机构的监管既存在力量欠缺问题,执行中也可能存在意愿不强的问题,这与当地经济发展和生态关系密切相关。

点名不断

银保监成立后的第一次座谈会就是关于公司治理,无疑向市场明确释放银保监工作重心的信号。

上述座谈会指出,我国银行业和保险业公司治理还存在明显不足,特别是中小银行和保险机构的问题表现得更为突出。主要体现在一些机构的股权关系不透明不规范、股东行为不合规不审慎、董事会履职有效性不足、高管层职责定位存在偏差、监事会监督不到位、战略规划和绩效考核不科学、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迫切需要进一步加强等。

实际上,相关管理办法已在年初先后下发。今年1月和3月,银保监(彼时仍为“银监会”)分别下发《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及其两个配套文件《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做好<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相关工作的通知》(下称《实施通知》)和《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规范商业银行股东报告事项的通知》(下称《报告通知》),就此前未规定或不明晰的一些问题作出了明确。

比如“主要股东”定义,明确为持有或控制商业银行百分之五以上股份或表决权,或持有股份总额不足百分之五但对商业银行经营管理有重大影响的股东。这亦引出了银行股东管理中“两参一控”问题。尽管目前政策明确,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但实际上不少民间资本已经突破该限制,多个银行股东的进退也成为市场关注的重点,比如安邦、新华联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安邦在国内重要的银行持股主要有成都农商行、民生银行、招商银行,持有三者股份比例分别为35%、15.55%、10.72%,

新华联集团也直接和间接参股有多家银行,其官网展示的产业布局项下金融板块概况中,出现的银行包括北京银行、宁夏银行、长沙银行、大兴安岭农村商业银行,更早前,其官网信息还提及持有天津银行股权,不过新界面未有展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梳理,目前新华联持有北京银行8.53%的股份(为其第四大股东),持有宁夏银行股份比例12.09%(第二大股东),其控股90%的湖南新华联国际石油贸易有限公司则投资有长沙银行和三家村镇银行,旗下持股20%的长沙海达酒类食品批发有限公司投资有湖南湘江新区农商行。

对如何理顺这些问题,《实施通知》一是规定持股5%以上未经批准的股东需要在规定时间内补充报备,二是针对入股银行数量“违规”的情况,要求在《暂行办法》施行前成为商业银行主要股东的股东方,按照“只减不增”的原则,逐步达到监管要求。实际上,这已在很大程度上减少股权硬性退出的压力。

严监管,从郭树清去年以来的频频点名就有迹可循。2017年3月,郭树清履新银监会后在国新办发布会上“首秀”就表示,民营资本进入金融市场是非常好的,但不能变成民营资本少数人或者少数资本控制银行,变成自己的提款机,进行关联交易,要特别防范这种现象。

此后,郭树清再度两次点名,潜在问题亦进一步明确。

去年10月19日,其在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召开的讨论会上提及现在的突出问题是一些银行股东发挥作用不到位,存在隐瞒股权、代持股权等问题,未来要特别重视董事会的建设和独立董事的选拔。

今年1月,郭树清在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表示,当前银行业既存在股东不作为、不到位,从而导致“内部人”控制问题;也发生了少数股东乱越位、胡作为,随意干预银行正常经营的问题。有的股东甚至把银行当作自己的提款机,肆意进行不正当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