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凌晨,华夏基金汤晓东时代结束!那些年的荣光与落寞挥之不去

2018年04月28日  16:40   21世纪经济报道   奉仙  

华夏基金的“汤晓东时代”突然宣告结束!

21世纪经济报道 

华夏基金的“汤晓东时代”突然宣告结束!

2018年4月28日凌晨,华夏基金发布一则高管变更公告称,总经理汤晓东因个人原因离任,总经理一职将由华夏基金董事长兼公司党委书记杨明辉代任。4月27日为汤晓东正式离职日期。

该则人事变动公告发布颇为突然。在此之前,汤晓东刚刚出席华夏基金4月19日主办的“掘金指数投资”峰会,并表示未来华夏基金将在三大方面发展ETF。汤晓东离职距此次公开露面仅间隔一周。

从汤晓东在华夏任职履历来看,汤晓东2014年加入华夏基金任督察长,2015年8月1日转任华夏基金总经理一职,至今不满3年。其突然离职确实令业内颇感意外。

汤晓东的三年荣光

根据公开资料,汤晓东是证监会2009年从华尔街引进的金融高级人才,先后在美国荷兰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等机构担任要职,归国前在美国大东方咨询公司担任总裁,在金融衍生品开发、风险管理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当时为加入证监会工作,他放弃了美国国籍。

2014年8月,汤晓东从证监会辞职,加入华夏基金任督察长,一年后转任总经理。

汤晓东的海归背景,加之华夏基金的外资股东背景,促使华夏基金近几年在国际化拓展方面动作频频。

2015年,华夏发行境内首只跟踪MSCI中国A股指数的ETF。

2016年7月,华夏基金与磐安资产管理公司(PanAgora)达成战略合作,推出华夏睿磐系列资产管理计划。

2016年10月,华夏与国际领先的MOM/FOF管理人罗素投资联合,借鉴罗素投资丰富的海外资产配置经验开展FOF研究。

今年以来,华夏又先后与海外知名量化型资产管理公司TOBAM和香港地区著名资产管理集团锐联财智展开战略合作。

除了国际合作外,汤晓东担任总经理期间,华夏基金在养老金、人工智能、FOF等领域皆有所突破。

2016年华夏基金获得首批基本养老保险投资管理人资格。

2017年6月,华夏基金与微软公司下设的微软亚洲研究院举办战略合作发布会,宣布将就人工智能在金融服务领域的应用展开战略合作研究,并于2018年初推出华夏查理智投。

2017年9月,华夏成为首批获得公募FOF批文的基金公司。

这一系列突破,对汤晓东而言,都是其在华夏的荣光时刻。

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对于本身在公募行业已经积淀多年的华夏基金而言,这样的荣光或许并不足以称得上闪耀。

一位资深机构人士评论称,无论是国际合作、养老金还是FOF等,华夏做到这些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对于一家无论是资管规模还是净利润水平曾多年排名第一的基金公司而言,它在行业的领先地位决定了它必须做这些事。

上述人士表示,华夏有很大的过往优势,但近几年有些迷失方向,比如说过去几年的一些重大发展机遇,例如电商、货币基金、机构委外,给一些公司带来冒尖机会,而华夏并没有很好地把握这些机会。对于曾经的行业老大而言,并不是说开展了这些业务就是把握住机会,表现一般就是掉队。

并不平静的三年

昔日老大的光芒背后,是华夏并不平静的三年。

2016年底的千亿货基赎回危机、2017年踩雷“神雾双雄”,以及涉及华夏基金的又一桩老鼠仓案件在2017年7月落锤,是最近三年对华夏冲击较大的三个件事,无论对华夏的品牌形象,还是公司的利润,都带来了影响。 

其中,影响最大的是2016年的货基赎回事件。

2016年12月中旬,市场传言某大基金货币基金爆仓,涉事基金公司需要掏自有资金填补亏损,该传闻最终指向华夏基金。华夏在第一时间对爆仓传闻进行了否认,并称公司旗下所有货币基金均正常运作,申赎照常,无任何特殊情况。

不过,2016年底华夏货币基金规模的巨幅缩水的情况在相关数据的披露下还是有所曝光。

其中,华夏现金增利货币B的资产规模由2016年3季末的1728.96亿元缩水至2016年底的769.42亿元,缩水近千亿。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该基金最新资产规模已经降至253.46亿元。

以下是华夏现金增利货币B的资产规模变动情况(数据来源:天天基金网):

在业内看来,这次货基赎回对华夏具有影响,直接对华夏2017年的利润造成冲击,这也使得华夏基金2017年净利润同比出现一定下滑,跌出行业前三,被易方达超越排在第四位。

据中信证券2017年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华夏基金总资产94.64亿元,净资产73.67亿元;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39.13亿元,同比下降4.8%,实现净利润13.67亿元,同比下降6.24%。

在可从公开资料获知的2017年基金公司净利润排名榜单中,净利润排名前五名的基金公司中,仅华夏2017年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2015年和2016年,华夏基金在可查到数据的基金公司中,净利润分别位于全行业第1位和第3位。

有公募人士向记者解释称,利润是一种存续概念,而规模缩水只是一个时点,在规模缩水之前管理费一直存在,也就一直产生利润。因此虽然华夏在2016年底遭遇货基巨额赎回,但对2016年利润不构成影响,而是在2017年才产生影响,因为这年这部分管理费已经完全没有了。

之后,踩雷“神雾双雄”以及又一桩老鼠仓案件的落锤,使得华夏不得不面临“屋漏偏逢连夜雨”的窘境。负面事件的接连爆发,无论对汤晓东还是整个华夏基金而言,无疑意味着巨大压力。

此前,有排名前十的公募总经理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愈发激烈的环境愈使得其不敢有任何大意,除了要准确捕捉市场的变化和趋势、抓住所有市场热点外,还要保证公司不能出任何事情,因为一旦出事就很麻烦。

该总经理向记者解释称,可能有人觉得没出过事这个要求很低,其实不然,2016年以来很多大基金公司都不小心陷进去了,包括债券踩雷、股票踩雷、流动性风险,甚至包括公司的声誉风险,出了一些花边新闻等等,总是有基金公司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这对公司的影响其实非常大。因为这极可能影响老百姓对公司的信任,而这是基金公司最重要的东西,也是公司快速发展的重要保障。

黯淡后的负重前行

虽然曾经震荡前行,但有着深厚积累的华夏,正在重新追赶。

据一位资深渠道人士向记者透露,2017年华夏发力腾讯理财通,总经理多次亲自与腾讯理财通沟通。运营后的效果明显,2018年规模有了明显增长。 

记者从微信理财通端口进入看到,理财通首页即是华夏基金财富宝,对应的是华夏财富宝货币A基金。

从该基金的资产规模变动来看,2017年各个季末,该基金规模一直在200亿元档位浮动,截至2017年末的规模为261.06亿元。但是今年一季度,华夏财富宝A规模突然暴涨168.62%,上涨至701.27亿元,增加440亿元。

以下是华夏基金财富宝的资产规模变动情况(数据来源:天天基金网):

前述渠道人士表示,华夏毕竟底子厚,像微信理财通这事,只要一发力很快就追上来了,这是小公司望尘莫及的。

需要指出的是,自2012年开始,随着公募基金业标杆性人物范勇宏以及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的离去,业内有声音认为华夏难复昔日荣光,而其业绩下滑似乎对这一说法亦有所印证。


可是,实际事实并不支持上述推论,华夏依然保持着领先的行业地位,在2002-2004年、2007-2014年华夏共有11个年度公募管理规模居行业第一。刚刚披露的2018年一季报和2017年年报中,华夏基金的非货币基金规模和主动权益基金规模,位列前三。

种种迹象表明,在竞争者步步紧逼之下,华夏的路走得似乎更加谨慎了。

谁是下一个关键先生

汤晓东之后,谁会是华夏的下一个掌舵者?

目前华夏基金一共有4家股东,其中,中信证券持有62.2%的比例,对华夏拥有控股权。自范勇宏2013年离任华夏之后,华夏基金就开启了中信时代。

由于范勇宏在华夏已经留下了短期内难以磨灭的烙印,因此随后的几年华夏进入了过渡期,在过渡期中担任华夏总经理一职的是滕天鸣。

滕天鸣于1998年4月跟随范勇宏开启创业之路,成为华夏的中流砥柱。2012年5月,滕天鸣上任华夏基金总经理,被市场认为是范勇宏的暂替者。不过,在2014年8月滕天鸣即宣布离任,汤晓东被认为是中信证券指定的接替者,华夏的“范式烙印”就此终结。

而今,汤晓东在任期不满三年宣布离任,下一个关键先生将面临的是经历过度与调整之后的华夏,其能否带领稍显落后的华夏重整局势,必然是市场以及华夏股东方最为关注之点。

尽管目前华夏的下一个关键先生是谁尚未可知,但中信证券作为华夏股东方,“中信力量”或是决定华夏新任总经理的重要因素。

(编辑:卜坚)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