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经 > 正文

博鳌亚洲论坛在“贸易战”阴云下举行 中方将宣布一系列重大改革措施

2018年04月09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针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本届年会制定了一个颇有深意的主题:“开放创新的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出席4月10日的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中方预计将宣布一系列改革开放的重要举措。

4月8日,在美国“贸易战”的阴云笼罩之下,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在滨海小镇博鳌拉开了序幕。作为中国今年四大主场外交的首场活动,本届博鳌亚洲论坛成为国际社会探寻中国经济政策走向的重要窗口,共吸引了1700名记者,创下年会的最高纪录。

往年,年会第一天以预热为主,主要是介绍接下来的重点议程。但今年有所不同,第一天就安排了四场中外学者见面会。每一场都被中外记者挤得水泄不通,互动时间均超过预定安排。大家不断追问的问题就是,中美贸易摩擦将走向何方?

这样的忧虑是值得理解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表示,去年,全球的GDP、贸易、投资和制造业好不容易从长期低迷的泥潭里拔出来,在这个时间点上中美发生贸易摩擦会给全球经济预期带来伤害。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为3.6%,全球贸易增速也为3.6%,全球外国直接投资约1.8万亿美元,全球制造业PMI增长约3.1%。

这绝非仅是中国学者的看法。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东亚项目主任肯特·凯尔德(Kent Calder)指出,当前的中美贸易从金额和影响范围来看都大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美日贸易,这使得中美贸易风险会对全球经济带来更大风险,涉及到的赌注也更高。“整个金融市场,尤其是在今后两三个月中,会非常关注中美关系的发展变化。”

当天,大家最感兴趣的话题就是,中国是否会动用金融手段回击美国?对此,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认为,一旦中国抛售持有的1.2万亿美元国债,对美元和投资者都将产生巨大影响。“这种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但是可能性很小。”他建议,在处理对美争端时,最好在金融和贸易间建一道防火墙,不然的话,风险可能会不断蔓延,让事情更加难以处理。

事情也许还没有那么糟。凯尔德认为,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形势下,未来一两个月会是密集谈判期。“虽然存在贸易战的风险,但是这些税的征收要在5月下半月才发生。在那之前的6周我预计会发生非常密集的谈判。”

张宇燕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现在距离政策落地还有两个月的时间,空间还是有的,甚至可能就在两个月快到的最后那几天,美国政府会趋于理性。”

针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本届年会制定了一个颇有深意的主题:“开放创新的亚洲,繁荣发展的世界”。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出席4月10日的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中方预计将宣布一系列改革开放的重要举措。

本届博鳌亚洲论坛年会预计将成为一场重量级的国际论坛。据外交部长王毅4月3日介绍,奥地利总统范德贝伦、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蒙古总理呼日勒苏赫、荷兰首相吕特、巴基斯坦总理阿巴西、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等将出席本届年会。

美国要围堵中国成为制造业强国

对于美国对华挑起贸易争端的核心,张燕生指出,特朗普是要对“中国制造2025”亮剑,以实现“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的目的,阻止中国成为制造业强国。“但实际上这非常不公平,会给全球经济带来伤害。”

张燕生说,过去四十年,中国是世界制造大国,但大而不强,这是因为那时候我们最重要的使命是完成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我们的制造业转型从代工开始,知识产权、品牌、渠道都不是自己的。为了发展市场经济,我们宁可做小经济体模式代工。那么,现在是不是应该从代工转向自主的知识产权、自主的品牌、自主的营销渠道?”

张燕生解释道,中国希望通过“中国制造2025”从模仿走向创新,从过去四十年高速增长转向未来四十年的高质量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像孩子一样,在不同的阶段有他的计划,使自己能够走向绿色、共享、包容和创新。美国应该尊重中国的发展需求。”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研究所所长吴晓求也认为,美国对华发起贸易战实际上反映出了美国的焦虑,既有对中国崛起的焦虑,也有对美元的焦虑,也有对石油的焦虑,也有对金融市场的焦虑,也有对高科技的焦虑等。

至于中国手里还有什么牌?张燕生认为,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美日贸易摩擦相比,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非常不一样,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自身的结构是非常多样性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中国就像一个世界,因此,当前对中国的直接影响是不大的。”

在吴晓求看来,贸易战遏制不了中国的发展,基于世界贸易组织规则进行协商和谈判才是解决问题最重要的办法。如果贸易战真的发展下去,他认为,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影响要小于美国资本市场。“总的看来,我们还是要从国家整体的利益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

至于美国说的要缩减1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张燕生认为,中国从美国进口大豆已经买到了进口是整个国内消费的85%,要再增加进口,会对美国两百万农民有利,但会伤害到中国四五亿农民。

张燕生认为,从这个角度来讲,还要从美国和中国的长远利益考虑双方贸易顺差的问题。随着中国原产地的不断多元化——中国将是全球投资、全球生产、全球出口、全球物流、全球服务,中国的出口慢慢就会变成全球分布了,中国的顺差会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持续减少。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