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县域金融监管问策:央行县支行划归银保监局,可能还是不现实?

2018年05月1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侯潇怡  

西南某市银监局人士表示,央行地市分支机构通常都有上百名员工,每年还会从当地银行系统借调一部分流动员工,从人员上讲压力并不大。但是地市级银监局一般只有几十位员工,负责数十甚至上百家金融机构的监管工作,从工作强度上来说,地方银监系统通常更缺人。如果银保局和央行人员可以整合,对地方琐碎繁杂的监管工作来说,会有极大帮助,但这种整合方案最大的难度在于太过“兴师动众”。

问计县央行“未来”

金融监管架构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包括被视为神经末梢的县域央行,未来亦可能是被改革的一环。有关央行县支行划归银监会(现银保监)的猜想早在2017年笔者即有耳闻,有认同,有分歧,也有人认为打破原有架构太过“兴师动众”,不现实,但改革本身一定程度即意味着“颠覆”既有架构,只是改革必然带来多方博弈,而博弈也会带来多种可能和变数。(周鹏峰)

曾被认为“将自然消亡”的人民银行县支行未来“变局”悄然流传。

近期,有传闻称,人民银行县支行有可能划归银保监局,以改善目前基层金融监管严重缺位的局面。

这一声音对应的背景是,中国金融监管架构正在进行一场声势浩大、自上至下的改革。“一委一行两会”的金融监管顶层格局已成型,银监会与保监会已然合并为银保监会,未来其定位被认为会更侧重于政策执行,对市场主体进行行为监管和功能监管;即将把银保监会原有的拟订行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职责纳入的央行,职责则更为宏观。

传闻背后的另一重现实是,县域金融监管亟待补缺,基层监管中,平均每个人分管数十甚至上百个金融微小组织亦不鲜见。作为一大解决方案,央行县级支行或成为被改革中的一环。

多位地方央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该传言确实多有耳闻,但目前并未收到相关通知也并未有相关安排。而对于传闻本身,有认同,有分歧,也有认为“不现实”以及对县域金融监管的另类思考。

县域监管:一人或管数十上百微小组织

一地方银保监局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叹,“乍听此传言可能会觉得有些无稽之谈,央行县支行怎么可能并入地方银保局。但本质上这是对目前基层金融监管严重缺位的一种解决方案,金融监管势在必行,决心毋庸置疑,基层的监管问题也会得到关注和解决。但真的提到县域这个级别的金融监管,恐怕了解者寥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和查阅文献后获悉,目前一行两会的监管层级,只有央行深入到县域。央行从上世纪90年代就延续至今的“总行—分行—省会城市中心支行—地市中心支行—县支行”五级制度,县支行作为央行系统的最末级单位,主要履行执行货币政策、提供金融服务、维护金融稳定等职责。

而“两会”却并没有完全覆盖的县域监管机构。以原银监会为例,目前主要是“银监会(中央层面)—银监局(省级层面)—银监分局(市级层面)”三级制度,而可以到达县域层面的是银监分局监管办事处,隶属于市分局,未曾形成独立层级,且实际情况是很多县级办事处人员在市局办公,只是编制隶属县域。相较县域繁杂的金融业务,县域实际监管力量极为不匹配。

华北某央行县支行人士李刚(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该县金融监管人员总数只有25-40人,可是辖区内的金融机构(包括小微金融机构和组织)总数在200个以上,遍布整个县域,最远的来回需要一天车程。

“县内银行机构有50多家,其风控任务由银监分局监管办承担责任,可是在权限设计上,监管办没有现场检查权、高管人员审核权和违规处治权,且人员只有2至4人。地方金融局、商务局、农委、民政局监管专职人员均在2至3人,平均每个人分管数十甚至上百个金融微小组织。基层监管人少事多,必然存在一定的监管不到位问题。”李刚具体指出。

不难发现,在许多县域,甚至一些中小城市,金融风险的及早预防成效和监管并不理想,往往是风险爆发才进行事后的追查,这一现象在近年表现更为显著。

李刚告诉记者,近年中国金融行业的快速发展和繁荣使各种金融组织机构快速扩散,深入县域,包括各类违规的互金平台、网贷平台,非法集资等金融案件发生数量大幅增加,需要基层金融监管尽快协调起来,县域的监管缺位亟需尽快补齐。

但一位县村镇银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说监管机构资源紧张,可是平时金融机构又要应对很多检查,确实每月、每季度、每年要将同一份统计数据按照央行、银监和金融办的三种格式分别提交给三个监管单位,同时还要接受多次现场检查。据其了解,一些非银金融机构又会缺乏监管关注,监管资源似乎也存在着重复浪费和分配不合理的问题。

“作为金融机构,我们很希望监管体系和制度更加明确和高效,也许是以央行为核心,根据业务种类明确对应不同的主管单位,而非对同一业务与不同主管单位反复沟通。”他直言。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