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中国芯”艰难突围路:武汉新芯十一年终扭亏

2018年05月2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慧,张建林  

5月14日,东湖高新区举行党工委中心组(扩大)学习报告会,邀请核高基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魏少军作了题为《发展集成电路产业要保持战略定力》的主题报告。保持战略定力持续投入和发展芯片,是武汉当下的重要命题。

“中国芯”已成为举国关注的话题。

4月底,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表态,中国将加快推动核心技术的突破,对于集成电路发展基金正在进行的第二期资金募集,欢迎各方企业参与。

继集成电路大基金第一期1387亿人民币投资以后,中国政府第二期大手笔资金投入再度聚焦市场的眼光。相关媒体报道显示,酝酿中的二期大基金预计不低于1500亿到2000亿元的规模。

国家队将如何支持芯片产业,大基金将主要投向哪些方向获关注。4月26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紫光集团长江存储下属的武汉新芯调研时提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是企业的“命门”所在。装备制造业的芯片,相当于人的心脏。心脏不强,体量再大也不算强。要加快在芯片技术上实现重大突破,勇攀世界半导体存储科技高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采访武汉新芯相关人士,以武汉发力集成电路产业以及武汉新芯近十余年来如何发展等系列问题为样本,还原央地政府和企业在芯片领域的艰难突围。

从2006至今12年,央地政府持续大手笔投入武汉新芯,集成电路产业投资资金密集、周期长,这家在2017年前持续亏损的企业也在争议中奋力突围。

国家队发力芯片存储

芯片被称作“工业粮食”,中国在芯片设计、制造能力和人才队伍方面还存在着差距,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消费国,90%依赖进口,一年进口额超过2500亿美元。

武汉新芯央地政府发力芯片产业发展的代表企业,于2006年4月注册成立,由湖北省、武汉市和东湖高新区投资,一期投资规模达107亿元,是这些年来中部地区第一条12英寸集成电路生产线项目。

截止到目前,武汉新芯是我国唯一以存储器为主的集成电路制造企业。武汉新芯面临着迫切的技术追赶任务,背后是央地政府持续投资。2015年8月5日,总规模不低于300亿元的湖北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成立,其中武汉新芯是投资重点。国家集成电路第一期大基金1387亿投资,其投资重点之一就是存储器。

国家队发力存储器项目,原因在于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中,存储器目前进口达85%以上,而存储器是信息系统的基础核心芯片。

华中科技大学微电子学院副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缪向水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存储器领域,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是对国外依赖性强,容易被“掐脖子”,中兴事件就是案例。另外,目前中国大数据、AI发展日新月异,对存储器芯片的应用越来越多,需求大,我国巨大的信息量都存在国外的存储器上,对我国信息安全也是一大隐患。武汉新芯目前作为存储器领域的国家队,技术研发任务艰巨。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武汉集成电路设计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邹雪城表示,“能不做就不做,能买就买”,这种早期的业务思想在面临信息安全和经济安全的情况下要意识到“科技是买不来的”。当整个国民系统对核心的技术依赖过高时,就必须要重视制造业的设计,同时也要做好相关的生态建设。

一位先后在新加坡和中国芯片企业工作十余年的研发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存储器行业,韩国三星接近垄断的局面己经持续多年,中国想打破垄断,十分困难,武汉新芯目前承担着往前冲的历史使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武汉光电国家实验室中获取了一份《湖北省集成电路产业调研及建议》的材料,材料显示,存储器是应用最为普遍的集成电路芯片,在集成电路细分市场中规模最大。存储器芯片全球市场规模近800亿美元,在整个集成电路市场中占比为23%;国内存储器芯片市场规模达到415亿美元,占国内集成电路市场的23.7%,其比重超过CPU、手机基带芯片等,其增长率也远远超过其它种类的集成电路。

这几年武汉新芯受到多方的高度重视。早在2016年5月23日,李克强总理视察武汉新芯;同年8月26日,时任科技部部长万钢对武汉新芯进行考察调研;2017年5月4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组长马凯一行调研紫光集团旗下长江存储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现场。

汉新芯争议中坚守

从2014年到2018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采访武汉新芯相关人士。武汉新芯仍是一家在争议中奋力突围的企业。

武汉新芯一期湖北省、武汉市投资107亿元,占当年省内国有经济投资总额的近十分之一。2012年武汉新芯实现销售收入1.62亿美元,但仍旧处于亏损状态。如果达到盈亏平衡点,需要进一步投入巨额资金扩大产能。

武汉新芯作为湖北、武汉两级政府耗资百亿但仍不见盈利的项目,曾经一度考虑引进战略投资者入股,由于不甘心成为代工厂,入股计划未果。

武汉新芯的转机,一定程度上来源于中央政府的政策支持,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2015-2025)》,决定了首个主攻对象为存储芯片。

同年9月设立“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作为主力生产企业的武汉新芯受到了政策的青睐和扶持。

当年,武汉新芯制造的闪存芯片累计出货量突破10万片。

今年5月初,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拜访参与湖北集成电路产业规划制定的专家,他表示,前几年武汉市相关领导还感慨,虽然武汉新芯一直在亏损,但幸亏没有卖掉,目前作为国家队在存储器领域突破的核心企业,其战略意义非常重大,研发追赶任务也一直很迫切。

截至2017年年底,武汉新芯NOR Flash晶圆出货量已经超过75 万片,覆盖从消费类到工业级,乃至汽车规范的全部NOR Flash 市场。武汉新芯的一位高管曾透露,总投资240亿美元的国家存储基地,预计2018年量产,2020年实现月产能30万片。

对于武汉新芯目前的财务状况,近日“荆楚在线”公众号消息,在5月15日的一场创业论坛活动上,长江存储执行董事长、武汉新芯董事高启全透露,武汉新芯2017年成功实现扭亏为盈。

参与新芯项目的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新芯确实在2017年实现了扭亏,一方面是国际市场行情较好,过去20年全球半导体工厂关得多,另外随着移动通信、物联网的发展,芯片需求大增,对于新芯来说是利好。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从财报来看,设备折旧结束。

财报上数据的扭亏,不意味着真正的曙光来临。在缪向水提供的资料中显示,目前,全球存储器市场高度垄断,市场和关键技术掌握在三星、东芝、海力士等几家寡头企业手上。三星、海力士和美光三家垄断了95%的DRAM存储器市场,三星、东芝、美光、海力士四家垄断了99%的NAND存储器市场,前6大厂家垄断了90%的NOR存储器市场。武汉新芯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