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廖岷任财政部副部长,曾长期在金融监管部门工作

2018年06月01日  19:46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李玉敏,  

6月1日,中国政府网发布消息称,国务院任命廖岷为财政部副部长,免去朱光耀的财政部副部长职务。

6月1日,中国政府网发布消息称,国务院任命廖岷为财政部副部长,免去朱光耀的财政部副部长职务。

5月16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经贸代表团于当地时间15日下午抵达华盛顿。中方代表团成员来自各主要经济部门,包括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廖岷等。廖岷首次以中财办副主任的身份亮相便引起了关注,彼时已有媒体报道称他将接替朱光耀担任财政部副部长一职。2016年12月,廖岷从上海银监局局长一职调任中财办经济四局局长,专司国际经济。


1968年出生的廖岷,现年50岁。廖岷曾长期在金融系统工作,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光大集团、中国银行总行、原银监会等部门工作,拥有丰富的金融实务和监管经验。在大学期间廖岷是北大校园内出名的民谣歌手。

一名廖岷曾经的下属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唱民谣只是他上大学时的业余爱好,工作中他是一个专业精通的监管领导。对可能出现的金融风险研判准确,采取的措施对症下药,曾牵头成功处置了上海钢贸风波。”

还有熟悉廖岷的人也表示,他英语非常好,参加外事活动都不用翻译。而朱光耀也曾专门负责财政部国际方面的业务,在多个公开场合都用英文进行演讲。

风险处置“能手”的新征程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廖岷,1968年12月出生,江西南昌人。毕业于北京大学,是86级国民经济管理专业学生、90级经济学院经济学硕士研究生,后又于2006年获英国剑桥大学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

工作方面,一直在金融领域深耕。1993至2003年,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光大集团、中国银行总行工作。2003年至2010年,在中国银监会先后任办公厅副主任、主任,兼系统团委书记。2011年至2016年,任上海银监局局长、党委书记。2016年12月,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经济四局(国际经济局)局长。

有熟悉廖岷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记性很好,口才也很好。英语也不错,参加外事活动都不需要翻译,自己就能进行很好的交流。”

分析人士认为,英语好,加上曾有海外学习经历,让廖岷具备更为宽广的国际视野,这也可能是他从上海银监局调任中财办经济四局的原因。升任中财办副主任后,廖岷未来在协助处理国际经济贸易方面将发挥更大作用。

熟悉廖岷的人表示,他是一位勤学奋进,精力充沛,也善于研究总结的学者型官员。他曾先后编纂出版了《欧元震撼》、《控制系统性风险改革之路》、《经济新常态下的银行业监管治理探索》、《金融租赁研究》、《危机后我国金融衍生产品发展路径选择》等专著,翻译了《人为制造的脆弱性》、《欧元的思想之争》等书。     

近年来,廖岷对金融科技(fintech)和大资管监管有着深入的研究。在《如何管控“大资管”风险》一文中,他认为“大资管”时代悄然出现的“含优先、夹层、劣后分层结构的资管计划”的模式,类似美国的担保债务凭证(CDO),属高风险领域。需要建立严格的客户分类,禁止面向低净值客户销售,并严格执行“穿透原则”,在各监管部门间及时共享信息。廖岷在任全国政协委员时,还曾提交《关于加强金融大资管的风险管理和监管》的提案。

金融科技也是廖岷研究的领域之一,他在公开演讲中表示,Fintech对金融业的冲击是长期挑战,对金融业的商业模式、结构甚至整个价值链都产生了颠覆性影响。因此,应利用Fintech加速金融行业的转型发展。监管必须在整顿与支持之间找到平衡,既要剔除害群之马,又要让真正具有创新精神的从业者能够生存发展。

金融监管“守夜人”

前述人士表示,2012年上海发生了系列钢贸骗贷事件,廖岷上任上海银监局局长不久,就做了大量的工作。风险苗头出现时,他就组织大量专业人士对钢贸风险进行测算,发现风险较大后知难而上,果断进行处置。

廖岷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由于此次钢贸授信风险事件涉及的银行多、金额大,钢贸企业多、从业人员多,利益方多、局面复杂,上海银监局在风险处置过程中,既要考虑银行的债权维护,也要考虑钢贸行业的长远发展,还得维护社会稳定的大局。

有银行业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能够妥善处理如此棘手的问题,除了系统性的问题解决思路,更需要勇气和魄力。而廖岷就是外面文雅,内心刚毅有魄力的人。”

相比较传统的“家长”式、“运动员”式的监管作风,廖岷认为,金融监管者更应该扮演好“裁判员”、“守夜人”的角色。在银行业加强管理方式上,他曾强硬地表示,“谁砸我银行的饭碗,我就砸谁的饭碗”,要求执行严格的问责制度。不能信贷员出事了仅作调离岗位的处理而不追究其为银行带来巨大损失的责任,没有较高的违规违法成本,难以有严格的法律法规的执行。

上海钢贸风险的化解,也是防范金融风险,成功“去杠杆”的典型。据悉,当时钢贸表内外授信余额已从2011年末严重超融资的2200亿元下降到2015年末的正常贷款296亿元,其中成功重组、回收信贷资产约1400亿元。廖岷特别强调,这为上海银行业整体转型升级和抵御未来风险压力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和空间。

经过近5年时间的处置,上海地区由钢贸贷款所引发的区域性信贷风险已经成功化解。其标志之一就是上海银行业整体不良率处在较低水平。

上海银监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上海银行业不良率为0.91%,比2014年末上升0.02个百分点,在全国银行业中率先实现下降,此后也一直保持在低位。2018年一季度末,上海银行业不良率仅为0.53%,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廖岷本人也很重视风险的防范。他于2016年在解放日报撰文表示,“单靠好天气不能保证就有好收成”,认为监管部门和银行业主动采取前瞻式风险管理很重要。 

除了在风险处置方面是“能手”,廖岷也善于创新,在担任上海银监局局长期间,多项制度和做法也是从上海银监局开始,再全国推广。

据悉,上海银监局在全国率先试点 “双录”工作,即要求商业银行对理财产品销售进行同步“录音录像”。早在2013年4月就正式发文提出“双录”要求,此后又要求构建“专区、双录、三公示”的网点销售管理标准,成为上海银监局首创“全流程的银行业消费者保护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年,银监会在全国推广“双录”的做法。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