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印度前央行行长苏巴拉奥: 面对贸易战 金砖五国应采取一致立场

2018年07月1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智宇  

贸易局势恶化与美国加息周期对金砖国家造成了不可忽视的的影响。印度前储备银行(RBI,印度央行)行长苏巴拉奥(DuvvuriSubbarao)认为,金砖五国应采取

贸易局势恶化与美国加息周期对金砖国家造成了不可忽视的的影响。印度前储备银行(RBI,印度央行)行长苏巴拉奥(Duvvuri Subbarao)认为,金砖五国应采取共同的贸易立场、并增强金融合作安排。

“金砖五国都曾受害于资本出逃,也曾受害于汇率的波动,但因时间、程度的差异,使得金砖五国在过去面对货币战、贸易争端的时候没有办法采取一致的立场”,苏巴拉奥在7月13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

在苏巴拉奥看来,面对货币战、贸易争端等问题,金砖五国应该采取一致的、非常坚定的立场,而这个立场一定是不同于美国的立场。

“即便美国施加了关税,让贸易争端不断升级,一些制造业也不会回到美国、为美国增加工作岗位”,苏巴拉奥认为,在贸易争端的大环境下,金砖五国可以尝试发出一些声音,来缓解紧张的贸易关系。

苏巴拉奥在2008年-2013年间任印度央行行长,现为新加坡国立大学荣誉访问学者。其在7月13日由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举办的“综研国际报告会”上,就中印两国经贸合作、深化战略互信等问题进行演讲,随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

贸易是金砖国家的首要议题

尽管金砖国家国家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但是他们在过去的十年还是组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集体,取得了很多重大的成就,苏巴拉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他举例称,中国、印度共同主导了气候变化方面的工作,有共同的立场。在贸易的协商上,中印之间有很多共同的理念。而在其他重大的国际议题方面,金砖国家也有共同的立场。

但要在世界经济治理中起到更加正面积极的作用,苏巴拉奥认为,金砖国家在摒弃差异的同时,需要有一些共同的关注点,但这些关注点要有优先次序,而不是涵盖过多的领域,什么都做。

“我们应该要把贸易放在首位,同时要言行一致”,苏巴拉奥指出,中国在发展中国家中体量最大,同时又有非常大的市场,而其他四个国家的市场也同样在飞速发展,在增强合作的过程中,中国必须要增进对这些国家的了解。

但苏巴拉奥也承认,在美国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在贸易上争端不断甚至不断升级的背景下,金砖国家无法置身事外。

从金砖国家的反应来看,在美国对外挥舞起贸易大棒之后,金砖国家应对的措施也不尽相同,印度、俄罗斯和中国选择反击,对自美国进口的部分商品加增关税,南非和巴西则希望通过谈判解决问题。

以印度为例,印度财政部6月21日发布通知,决定对农产品和钢铁制品等29种美国进口产品提高关税,以报复美国向印度加征钢铝关税。

印度主要加征对象集中在美国农产品上,值得一提的是,印度是美国扁桃仁的最大进口国,根据美国农业部数据,2017年印度进口量占美国出口总量的54%。

而选择与美国进行谈判的南非、巴西则到目前为止,尚未得到豁免。

在苏巴拉奥看来,在面对贸易战争时,金砖国家应该采取一致的非常坚定的立场,但是这个立场一定是不同于美国的立场,“美国担忧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做得不够,同时也希望在六大前沿科技领域一直是世界领导者,美国对中国的关税举措不仅仅是因为贸易不平衡的问题。”

苏巴拉奥表示,最近有和美国方面的相关人士进行交流。在交流之后,他认为,从金砖五国角度出发,在目前贸易争端升级的大环境之下,金砖五国可以尝试发出一些声音,来缓和目前的紧张关系。

苏巴拉奥指出,尽管金砖国家本身不能够直接影响到特朗普的决策,但美国的很多消费品均产自金砖国家,在增收关税的情况下,美国的消费者会“很受伤”,运往美国的货物量也会受到直接影响。

“更何况即使有了关税,对中国等国家发起贸易战,很多基础性的工作岗位也不会再回到美国。”苏巴拉奥说,美国人认为自己可以打赢这场贸易战,但这只是美国的想法,而中国还可以在其他的很多领域寻找对策。

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全世界应该有一套共同的规则,遵循一系列的贸易协议,从而考虑到各个国家的福祉。”苏巴拉奥认为,好比说金砖国家可以建立一套有别于WTO的自有的贸易体系和规则,尽管新机制可以适合金砖国家的贸易规则,可能对五国发展起到促进作用,但这种做法是很不明智的。

金砖国家间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身处全球化的世界,一个既定的事实是,在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欧盟等经济体的资本缺乏,竞相采取货币宽松的政策,使得海量的资金在世界各地泛滥。但这些国家在制定货币政策的时候只会考虑自己国家的缓冲政策,做对自己国家最好的选择,苏巴拉奥指出,他们不会考虑他们所制定的政策是否会对中国、印度等国家有利。

“如果能够实现货币和汇率的稳定化,对其他的国家也大有裨益。”苏巴拉奥说,金砖国家的五个国家都曾经受害于资本的出逃,也曾经受害于汇率的波动。

印度卢比从2018年年初以来下跌超过8%。“这样的贬值,对于印度而言肯定是头疼的事情,会造成溢出的效应。”但苏巴拉奥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到,金砖国家在面对这些问题带来的挑战的时候,往往处于不同的时间点,受害的程度也有所差异,这使得在过去金砖国家面对货币战、贸易冲突的时候无法采取一致的立场。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年年初以来,南非兰特、俄罗斯卢布、巴西雷亚尔兑美元跌幅分别约为7.6%、8.1%和16.2%,强势美元2018年以来再次对金砖国家的资本市场不同程度上造成影响。

苏巴拉奥表示,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对于美元作为主要储备货币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多,而欧元成为主要储备货币的想法也在欧债危机后被搁置,目前来说唯一能和美元抗衡的就是人民币,但很多国家对接纳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的问题上还是持保留意见。

对此,苏巴拉奥提出,如果中国的金融体系在进一步开放、更加弹性后,同时解决货币供应过量的问题,人民币国际化可以通过金砖国家新发展银行(NDB)等机构,在金砖国家之间进行。

苏巴拉奥表示,印度对于将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非常乐见其成。他举例称,中印两国之间很多贸易通过人民币结算,这也可以帮助印度解决中印之间贸易不平衡的问题。因此,苏巴拉奥表示,在依据两国现有经济环境的情况下,中印双方可以率先建立相应的储备货币制度。

(编辑:张涵)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