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朱雀入局年内八新丁获批,监管鼓励专业人士发起公募

2018年09月2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洁雪  

“现在会里非常鼓励专业的个人申请公募基金公司,他们希望基金公司属于这些真正有投资管理能力的人。”

9月18日晚间,证监会官网显示,朱雀基金、同泰基金双双获批,成为今年获批的第七、第八家公募基金公司。

同时,朱雀基金成为继鹏扬基金、凯石基金、博道基金和弘毅远方基金之后的第五家“私转公”的基金公司。

不过,与大部分“私转公”的基金公司以个人持股为主不同,朱雀基金的股东分别为朱雀股权投资和上海朱雀辛酉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65%和35%。

与朱雀基金同日获批的同泰基金则是一家由自然人担任大股东的公募基金,今年获批的前6家基金公司有4家都存在自然人持股的情况。

据记者了解,监管层对于具备专业资产管理能力的个人申请设立公募基金公司十分鼓励,但对于个人的资质来源审核十分严格,同时对于入资其它股东的资质也要求做到穿透。

目前正在候批的基金公司中,部分审批流程缓慢的公司,或是受到这一因素影响。

新公募疾行

朱雀基金和同泰基金的申请历程进展极为接近。

2016年9月下旬,朱雀基金和同泰基金同时向证监会递交了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设立申请,随后两家公司的审批进度都停留在了2017年6月下旬的第一次反馈意见。而今,在距离发起设立整整两年之后,两家公司终于在2018年9月15日双双获得核准批文。

上述两家公司中,由于朱雀基金是由知名的百亿私募巨头朱雀发起设立,因此自申报之初其审批进程就备受关注。据公告显示,朱雀基金注册资本为1亿元,注册地为陕西省西安市。其中,朱雀股权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出资6500万元,股权占比65%,上海朱雀辛酉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出资3500万元,股权占比35%。

从上述情况可见,朱雀基金并无自然人直接持股。不过,再往上追溯,则出现了“隐身”大股东的情况。

通过企查查数据发现,朱雀辛酉由朱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99.98%的股份,而朱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又由朱雀股权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全部股份。因此,朱雀股权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几乎拥有朱雀基金100%的持股权。在朱雀股权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信息中,自然人李华轮与林成栋持股比例分别为8.87%和0.06%,其余91.08%的股份均由某位股东持有,该“股东”显示为其他投资者,未公布是自然人还是法人。

相较之下,同日获批的同泰基金则与今年获批的其它大部分公司一致,由自然人持有公司的大部分股权。同泰基金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核准股权结构为:刘文灿占比38.2%,刘韫芬占比32%,上海蓝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占比20%,马俊生占比4.9%,王雪梅占比4.9%。

在朱雀与同泰之前,今年获批的基金公司还包括明亚基金、惠升基金、湘财基金、中庚基金、蜂巢基金和华融基金6家公司,除了湘财基金和华融基金外,其余4家的第一大股东均是自然人。

就整个公募行业而言,自然人持股公募基金已经蔚然成风。自2015年2月泓德基金成为国内首家第一大股东为自然人以来,目前第一大股东为自然人的基金公司已有13家。

一位正在申请公募基金的相关人士李欣(化名)向记者表示,“现在会里非常鼓励专业的个人申请公募基金公司,他们希望基金公司属于这些真正有投资管理能力的人。”

另一家成立不久的次新基金公司总经理张宇(化名)也表示,“现在我们专业人士能自己出来创业,都是得益于公募行业的发展和监管环境的变化。如果不是监管团队开放自然人持股,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家由专业人士发起成立的基金公司,我们对此非常感激。”

张宇补充道,“监管现在对发起设立公募基金其实没有明确的标准,比如除了一些有公募经验的专业人士发起的公司外,还有PE作为股东发起的,甚至还有房地产背景的,种类非常多。但从结果上看监管对专业资管人士发起设立新公司还是更支持一些,新一批基金公司中大部分都是具有公募背景或有投资管理经验背景的。

要求穿透股东资质

在监管鼓励个人发起设立基金公司之际,值得注意的是,股东资质的穿透问题是不可忽略的关键一点。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部分公司发起设立公募之后迟迟没有进展,或是受股东资质穿透性问题影响。

“监管对穿透问题非常关注,”沪上一家“私转公”基金公司的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对于自然人持股公募基金公司,监管对于个人股东的资质来源审核非常严格,对于其它入资股东,也要求穿透到底。如果无法做到完全穿透,监管可能会一直卡着不放。”

前述张宇也谈及了相似的情况,他提到,“根据我们的经验来看,发起基金必须要提供个人资金的合法收入来源,包括税票之类的。如果有机构作为入资方,理论上也是要求穿透的。”

从证监会最新的基金公司设立审批申请表来看,目前仍有46家基金公司排队候批,其中本源基金是最早申请设立的一家。该公司于2014年12月31日发起设立,于2015年8月17日获得第一次意见反馈,并于2017年2月17日获得第二次意见反馈,如今至发起已接近四年,该公司仍未能获批。

一位接近本源基金的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虽然本源基金的审批流程至今无新的进展,但并非因穿透问题影响。

此外,候审队列中,较受关注的是由原东方红资管董事长陈光明2017年7月21日发起设立的睿远基金,该公司于2017年12月4日获得第一次意见反馈。相关人士认为,睿远至今未获批主要是因为发起的时间还不算长。

(编辑:杨颖桦)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