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一场饭局诱发新财富榜单夭折:众券商搏命百亿佣金

2018年09月23日  16:58   《财经》  

新财富十五年,激励有价值的卖方研究,也因为拉票饱受争议,如今第十六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已经暂停,未来证券研究行业何去何从?

一段方正证券饭局视频引发的闹剧,在新财富投票期间不断发酵,最终使得30家券商联合声明退出新财富评选,宣告着属于卖方分析师一个时代的终结。

9月21日下午,中国证券业协会网站发布了30家券商的联合声明,“鉴于目前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活动中出现的负面舆情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严重影响评选活动的严肃性、公平性和专业性,我公司决定退出参加新财富分析师评选,以维护证券分析师职业声誉和行业公信力。”

随后,证券业协会表示,对相关证券公司主动维护证券分析师职业声誉和行业公信力的做法表示支持并予以点赞。新财富杂志也在晚间公告,暂停本次新财富评选投票。

诞生于2003年,被誉为券商行业奥斯卡的新财富评选,走过15个年头后,轰然倒塌。在业界看来,方正证券事件仅是催化剂,新财富的落幕是其多年问题累积爆发的结果。未来证券研究行业何去何从?

“饭局门”引发的行业地震

本届新财富评选投票于9月18日开始,原计划投票截至日为9月27日。

9月18日上午,新财富评选投票刚开始,几段关于方正证券通信行业分析师马军、廖蕾的饭局“辣眼”视频即开始在网上传播,随后负面新闻开始不断刷屏,矛头直指变了味的新财富拉票行为。

网上流传的不雅视频截图

股市行情不好吃瓜群众数量庞大,金融圈的娱乐新闻迅速赚足了眼球。公开资料显示,马军为方正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通信行业首席分析师,廖蕾为方正证券通讯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和学长刘元丰亲近耳语的廖蕾,由于其90后清华学霸、兔子君等标签成为舆论的焦点。

对此,方正证券表示,对涉事的马军、廖蕾立即停职并启动专项调查,取消其团队参选新财富的资格。

21日下午,三十家证券公司集体声明退出新财富分析师评选。声明称“目前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活动中出现的负面舆情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严重影响评选活动的严肃性、公平性和专业性”,所以30家证劵公司决定退出此次评选,“以维护证券分析师职业声誉和行业公信力”。

监管层紧跟着表态,中国证券业协会在声明中说:“对相关证券公司主动维护证券分析师职业声誉和行业公信力的做法表示支持并予以点赞。”除此以外,还反复强调了证券分析师与相关投票方都应当加强廉洁自律。最后,新财富杂志发表声明称,由于突发原因,决定暂停第十六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投票。

长期以来,关于新财富拉票的负面新闻一直没断过,例如光大证券曾组织了一场内衣泳装秀进行拉票,中金也曾在黄浦江上组织豪华游艇酒会,此次方正证券饭局视频则像是导火索,引爆了舆论对于新财富拉票行为的全民讨论。

“新财富拼的不是研究,而是服务。”一位券商分析师向《财经》记者坦言,“新财富已经成了名利场。每到新财富投票前期,两个月都没时间静下心来做研究,全部精力都要放到服务客户上去”。

其实,2017年的新财富评选规则中就明确提出,参评分析师等不得进行与证券研究工作无关的拜票、催票等行为。如果不良行为被举报,该分析师将永久不得参与评选,同时取消所在机构当年团队奖项成绩。

本月初,中国证券业协会向众券商下发《关于加强对证券分析师参加有关评选活动管理的通知》(简称“通知”)。通知就分析师参加评选提出了八项要求,其中包括不得进行利益输送、不得拉票、不得“晒牛股”等。但巨大的利益诉求导致今年新财富投票首日即出现券商拉票的乱象。

券商为百亿佣金激烈角逐

《财经》记者了解后发现,新财富评选背后,涉及的利益链条主要有两条:一是获奖研究员可以藉此升职加薪,或被其他机构高薪挖走;另一个则是获奖券商可以借此获得更多公募基金的青睐,从而有望拿到更多的分仓佣金。

所谓的券商分仓佣金,是指券商通过为基金等机构提供承销或行业、公司研究等服务后,从相关机构获得的佣金。

与此同时,券商具有多少在新财富评选中获奖的分析师和团队,亦被公募基金等买方机构尤为重视。

最近几年,券商从公募基金方面获得的分仓佣金规模相当可观,平均每年收入约有百亿元左右。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4年-2017年,券商每年从公募基金方面获得的分仓佣金收入分别为53.88亿元、123.34亿元、74.45亿元和72.49亿元。

与其他业务相比,这几年券商分仓佣金收入相对平稳。自2015年市场大幅震荡调整以后,A股市场持续低迷,券商经纪业务和自营业务方面收入一度直线下降,整个券商行业几乎都陷入裁员减薪风潮中。在此背景下,收入相对稳定的分仓佣金,成为了各家券商争抢的宝地。

2018年上半年,A股市场极度低迷,沪指连续创下年度新低,上述收入变化也变得更为明显。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券商在公募基金方面获得的分仓佣金收入为36.91亿元,去年同期为33.49亿元,同比逆势增长10%。与此同时,券商一度倚重的经纪业务则继续下滑,自营业务表现更差。根据券商8月末披露的半年报统计,上半年上市券商自营业务收入同比下滑21.1%,经纪业务收入同比下滑4.5%。

将分仓佣金收入和券商其他主要业务收入对比可知,该项收入在股市低迷的大环境下逆势上升,难能可贵。

由于受到市场影响较小,券商们每年对百亿分仓佣金激烈角逐。尤其是部分中小券商,在经纪业务等方面难与大型券商一较高下,因此对分仓佣金收入格外重视,这部分收入方面,一些中小券商已经大有赶超大型券商之势。

以2018年上半年为例,在96家为公募基金提供服务的券商中,长江证券一举拔得头筹,以2.16亿元的分仓佣金收入力压券商龙头中信证券。广发证券和招商证券等也位居其后。

一些中小券商如财通证券、太平洋、大同证券、西部证券、国盛证券、万和证券、东方财富证券等等,其上半年分仓收入同比增长均超过100%。而中信证券、申万宏源证券、广发证券等知名大型券商,在该业务上的收入增长则较小,均在20%以下。以投研实力著称的中金公司,其分仓佣金收入为1.35亿元,增幅仅有20%,排在前十名之外。

长江证券总裁刘元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公司不仅高价吸引明星分析师,还践行平台化运作,搭建平台实现“1+1>2”的内生式发展之路,从而令团队形成合力之后有更大成效、执行更有效率。

不可否认的是,新财富评选中的明星分析师依然是各家争抢的对象。凭借明星分析师团队等竞争力,一些中小券商在激烈的角逐中胜出,在券商分仓佣金中分取一杯羹。

投研定价方式或面临改变

自2003年新财富首届分析师评选以来,至今已走过15年春秋。此间,新财富评选逐渐声名鹊起,并一度成为券商研究员最为重视的行业评选之一。

广发证券宏观首席郭磊表示,评选如能规范,它本身终究是一个激励机制,它让勤奋中有回报,他和他的团队曾拿到2017年新财富第一。

“对于宏观、固收等行业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才能在新财富取得成绩,而对于某些行业研究来说,较短时间内就能够冲击新财富,对年轻分析师们来说也是一种激励。”一位券商分析师对《财经》记者表示。

随着新财富影响力的日益加剧,新财富排名与分析师收入的结合越来越紧密。一旦分析师上榜新财富,其薪资待遇上就会有质的飞跃。据悉,新财富第一名的分析师薪资每年高达500万元,前五名亦在100万元左右。“新财富分析师”是各分析师跳槽加薪的重要砝码。

巨大的财富效应导致一些券商分析师铤而走险,新财富越来越呈现出“名利场”特征,并因此颇受争议。

一位曾取得新财富第一的前证券分析师对《财经》记者表示:“之前新财富投票以公募基金为主,分析师数量也不是特别多,慢慢参与主体不断增加,区分研究员质量好坏的标准也开始从重研究质量向重人脉关系转变。”

部分券商报告的质量也开始下降,一些券商甚至因为研报受到监管处罚。2017年,安信证券食品饮料组在研报中把贵州茅台目标价上调至900元/股,被上交所通报批评。由于在保千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之后仍然发布研报强烈推荐该股票,民生证券也接到了北京证监局的警示函。

最近一两年关于新财富评选取消的声音多次流传。而此次暂停评选无疑是前期问题的累积爆发。有接近监管层的人士称,其实更希望券商研究回归到扎实的投研工作中。

“大多数券商研究所是不能养活自己的,像天风证券、国盛证券、华创证券等,在研究所上的投入非常大,如果在新财富评选上拿了名次,效益会迅速提升。如今新财富取消,券商没有必要亏本建立研究团队,只需要服务内部客户就够了,这对整个行业的冲击会非常大。”一位券商分析师告诉《财经》记者。

不过,他还表示:“新财富暂停后,券商不需要再去服务既没有佣金又没有派点的小机构,未来的服务范围很可能会集中于公募基金,那么现在卖方分析师的人数已经严重过剩,行业去产能即将开始。”

业界看来,曾经的新财富评选通过一定的机制让更多的投资机构知道受认可的分析师有哪些,对于行业的助推有一定的正面作用。若新财富评选被取消,分析师的定价方式或面临改变,整个券商的研究生态亦将发生变化。“未来买方对证券研究的要求重新回归本源,即研究内容本身”。一位买方机构人士认为。

新财富之后,业界仍在呼唤券商分析师的多维度评价体系。卖方研究员的排名由谁来接棒市场各方都很期待。9月21日晚间,一位券商分析师写道:世间再无新财富,一个时代结束了,新的时代或将到来。

来源:《财经》记者:郭楠 杨秀红  陆玲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