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公务员、银保监、央行——基层金融监管人员的再就业抉择

2018年09月0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侯潇怡  

“我来县支行四年了,我进入支行的时候是该县支行十几年来第一个新招行员,全行平均年龄53岁。之后每年新入职1-2个人,但年轻行员一半都选择了离职,进入银行或证券公司工作。人才挽留不易。”

对于基层监管人士来说,公务员、银保监、央行县支行是三个常被放在一起比较的就业选项。在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的报道《央行县支行亦是一座围城》中指出,央行县支行这一曾经待遇优、工作稳定的优良就业抉择,风光难以为继。

时隔三个月,原本预期6月出台的央行、银保监三定方案,至今仍未公开落地,地方和基层金融监管架构和格局更是悬而未决。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估算,在中国金融监管体系中,基层(县域)金融监管人员超5万人。面对迟迟未能尘埃落定的监管变局,不少基层监管人士不安情绪进一步上升,一方面观望,期待此次金融体制改革对原有基层金融监管格局做出根本的调整,另一方面,考虑其他转型方向,甚或直接离职。

离职的成本

一位90后央行县支行行员刘伟(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基层金融监管机构改革迟迟未定,此前许多年轻行员寄希望于改革可以对央行县支行体制进行根本改变,或者进入银保监系统,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在考虑辞职重新考公务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央行员工的编制是非企业、事业单位、公务员的独特的行员制。所以央行基层员工在薪酬、体制机制、福利等多方面都不同于其他体系。

刘伟举例指出,因为独特的行员制,全国都在推行的车改,其所在央行分支行并没有推行,至今一个支行还保留四五辆公车,且诸如央行员工享受系统内统筹养老,假如辞职,全部养老金都无法取回。

刘伟回忆称:“我来县支行四年了,我进入支行的时候是该县支行十几年来第一个新招行员,全行平均年龄53岁。之后每年新入职1-2个人,但年轻行员一半都选择了离职,进入银行或证券公司工作。人才挽留不易。”

“但央行系统对于人员离职还是有诸多限制,现在辞职就等于裸辞,我下不了这个决心。”他说道。

西北某央行县支行行员王宁(化名)告诉记者,虽然暂无明令人事冻结,但是此前一位行员想辞职考公务员,由于种种原因单位无法出具在职证明。

他认为,对于央行县支行的现有体制机制,很多年轻人都是不满意的,大量冗杂的工作,各种各样的调研、青年课题,还有来自其他中支的约稿,难以给人带来成就感与价值实现感。可是走出这个围城成本太高,几年的福利积累可能面临清零。这对于县域等基层行员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限制。

基层的优选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获悉,虽然不同地区情况可能有所不同,但整体而言,从工资和福利待遇来看,公务员优于央行县支行,央行县支行优于银保监系统。

其中,部分地区公务员收入与央行县支行收入相差并不多,但县域公务员有更好的福利待遇和补贴政策,是目前基层就业的首选。但银保监系统收入明显低于县域公务员和央行县支行收入,缘何成为央行县支行部分行员的更优选择?

刘伟表示,相较于央行的独特体系,银保监系统明确属于参公事业编,虽然收入相较同级的央行行员低,但收入在各部门、职级之间差异较小,对于年轻行员来说更具吸引力。此外,相较央行晋升渠道受限,银保监系统晋升渠道通畅。既可参加遴选也可在内部正常晋升,或按照规定享受同级别待遇。

更重要的是,在基层行员看来,央行县支行在实际业务开展中地位处境较为尴尬,缺乏权威性,而银保监对于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具有直接监管权利,在银保监工作或更有价值感。

刘伟直言,对年轻人来说,在机关事业单位寻求安逸、离家近、事少钱多已经不是主流的价值取向。在银保监工作的最大意义在于天然接近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对以后的职业规划和发展有助益。

王宁也坦言,从宏观着眼,央行县支行有其不可取代的价值和作用,在国库、征信、货币政策传导等方面应该保留。但对于年轻人来说,现有央行县支行的体制难以满足人才的再成长和发展需求,原有的工作内容和体制机制都较为僵化,年轻人宁可选择更加有挑战性的工作。

央行西北某大区行业务人士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央行基层行与银保监县域机构的功能协调和整合势在必行,目前存在的行员成就感不高也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但在这一改革过程中,县支行应该主动提供创造性的服务,发挥出目前基层金融监管唯一抓手的价值,减少甚至避免基层监管资源的浪费。

(编辑:周鹏峰,如有意见建议请联系:zhoupf@21jingji.com)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