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掉队的拉美:经济民粹主义的诱惑与陷阱

2019年10月1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力  

在非理性繁荣中醒来后,人们的危机意识和反思能力得到显著提高。比如,各种关于“陷阱”的理论学说在近年来进一步普及: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塔西佗陷阱、流动性陷阱……甚至还有明斯基时刻等,广为人知。

本力/文

在非理性繁荣中醒来后,人们的危机意识和反思能力得到显著提高。比如,各种关于“陷阱”的理论学说在近年来进一步普及: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塔西佗陷阱、流动性陷阱……甚至还有明斯基时刻等,广为人知。这对于一个超常规高速增长了四十年,正在向内涵式发展、可持续发展迈进的大国而言,恰恰是一种成熟和进步。

最可惧的陷阱来自看似美好的迷人诱惑。古希腊神话传说中拥有天籁般歌喉的海妖塞壬,就用歌声诱惑过路的航海者,这个美好的陷阱最终导致路过的航船一一触礁沉没。正如王尔德的名言:“除了诱惑,我什么都能抵抗。我对你仍然好奇,所以挫折还在继续。”

随着逆全球化趋势的加剧,民粹主义越发蛊惑人心。汇智基金会支持出版的《掉队的拉美——民粹主义的致命诱惑》一书,恰能揭示经济民粹主义诱惑与陷阱的两面。在解惑之余,也不啻为一味解毒剂。

关于拉美的理论探讨并不是什么新话题,笔者在2007年主编的《崛起?!中国未来10年经济发展的两种可能》一书中就有相当篇幅讨论了该问题。这本书第一章是“中国经济为什么能够高速增长?”,第二章是“中国经济能否持续高速增长?”,第三章则是“中国之路的三个对比:拉美化、日本泡沫与印度模式”。国内学界已经开始关注拉美经济模式的危害尤其是不平等问题的弊端,但在当时,尚未有人鲜明地将拉美经济持续而缓慢衰退的原因总结为经济民粹主义。如果说人们都看到了症状,智利经济学家塞巴斯蒂安·爱德华兹通过对拉美现代经济结症的长期跟踪研究和深度剖析,则是查清了病因病理。

按照该书定义,经济民粹主义是指“强调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却忽视由于通货膨胀、外部约束和经济主体对积极的非市场经济政策作出反应而带来的风险”。其表现就是贫困化、两极分化、腐败严重、地下经济泛滥,以及周期性的政治危机。尤其是1998年开始,许多拉美国家陷入严重的衰退,而同时期的亚洲新兴国家,包括中国和印度,人均收入的增长要比这些国家快上十倍。被称之为“金砖国家”(BRICS)之一的拉美国家巴西,最终还是在其中拖了后腿。

关键在于,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虽有各种起落、波澜,拉美大多数国家还是反复掉到经济民粹主义这个陷阱里。对于我们这些有幸经历了中国改革开放奇迹的人而言,其中的对比、感叹尤其强烈。

“拉美的掉队”首先是因为来自“民意”上的诱惑——这种直截了当、鲁莽粗暴的经济民粹主义政策响应了后发国家民众的负面情绪,在刚开始实施时很容易得到广泛的民众支持。所以,“大多数拉美国家的经济仍受到世界上最为严格、最为扭曲、最具保护主义色彩的监管。”而这些政策在民族自豪感和领袖强大个人魅力的加持下,最终却带来更严重的通胀、过高的失业率和更低的工资。在其中,最具热情的贫困阶层最后受到的伤害最大,这很难说不是一个悲剧。

根据该书研究,委内瑞拉,阿根廷、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等拉美国家在大部分制度领域,如产权保护力度、合同的执行、法治水平和司法独立性等许多领域这些年来都出现了退步。根据世界银行编制的法治指数,2007年拉美地区的平均分值从十年前的-0.277降至-0.523,这远远低于新兴亚洲国家-0.169、亚洲四小龙0.636、南欧国家0.907和发达国家1.853的水平。所以,“拉美病”的可怕之处在于,经济民粹主义既无法保障效率,也没有推动社会公正的进步。

拉美整体在掉队,但摆脱了经济民粹主义的智利是个特例,它的与众不同就在于比较好地把握了效率和社会公正的关系,成为整个拉美在经济发展中最闪亮的一颗明星。在超过20年的时间里,智利的出口一直以两位数的年均速度增长。根据2007年世界银行的统计,其法治指数达到了高于南欧国家的水平,并且智利在基尼系数降低的同时,社会安全网的覆盖面也一直在扩大。

智利的成功经验一方面是摆脱后发国家的怨恨心态和民粹诱惑,另一方面与中国奇迹的基本经验完全一致,那就是推动经济的改革开放。书中特别指出,“左翼人士长期的反思和分析,是打造智利奇迹的根本原因”,“他们逐渐相信民主、包容、社会进步、生产率提高与尊重法治并不矛盾。恰恰相反,成功的关键是通过实施一套鼓励创新和竞争的,以及为不太幸运的人提供有效保障的政策组合,以促进这些目标的实现。”

“太阳底下无新事”,中国的经济崛起、印度的经济繁荣以及智利的脱颖而出,都是因为尊重了效率和公正并重的基本经济规律和伦理原则。抚卷沉思,也对人类走出经济民粹主义的诱惑和陷阱充满信心。正如书中引用的布罗茨基诗句:好运终有时,不幸亦如是。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