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蚂蚁金服“相互宝”发展迅猛 网络互助平台这盘棋的关键还是保险

2019年10月2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致鸿  

截至目前,已有超过9000万人加入相互宝,超过8000万人加入水滴互助,超过6000万人加入轻松互助。

10月21日,许久不登陆蚂蚁保险的何女士发现,相互宝2019年10月第1期每人分摊的金额已经达到3.01元,相应的被帮助成员人数为1718人。“这增速有些快啊!”何女士感慨道。

图/甘俊摄

从2019年5月起,相互宝被帮助成员人数就开始大幅增加。相比之下,相互宝2019年5月两期被帮助成员人数也不过35人,如今2019年10月一期便已达到1718人。与此同时,每人分摊金额水涨船高,相互宝2019年5月两期分摊金额0.32元,以此计算,2019年10月第1期的3.01元意味着其增幅已经达到840.62%。

不过蚂蚁金服承诺:“2019年的人均分摊总金额不会超过188元,如有多出部分由蚂蚁金服全部承担。”然而,2019年之后呢?每人分摊金额是否有上限?如果分摊人数大幅减少,相互宝又该何去何从?

蚂蚁金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复称:“2019年已经过去快10个月了,我们9月的时候也公布过,经过数据测算,今年的实际人均分摊金额估计在30元左右。未来每一年的分摊金额,封顶是多少元,我们会根据届时的用户数量、年龄结构等再进行测算。”

蚂蚁金服进一步表示:“首先,相互宝现在9300万人,分摊人数大幅下降的情况出现的概率极小。其次,即使分摊人数下降,重疾发生的概率是相对稳定的,意味着救助人数下降,分摊到每个成员身上的分摊压力也会相应减小。”

值得一提的是,网络互助计划不属于保险似乎几无争议,但复盘网络互助平台的商业模式,无一不与保险有着重要联系,不仅体现在流量上,还有产品定制、在线理赔、智能核保、咨询队伍等方面。不难发现,从网络互助平台到保险中介机构的进阶路径呼之欲出。

网络互助如何持续?

何女士的忧虑,正是不少相互宝成员的同感。“如果之后不划算,我可能会退出,毕竟现在健康险的价格也不高。”何女士说。

以相互宝的产品形态为基础,与保险公司同类产品进行对比,188元对于大部分相互宝成员显然是划算的,但相互宝人均分摊总金额不超过188元只适用于2019年,2020年及以后是否划算无法准确估算,要视实际情况而定。

对于被帮助成员人数和每人分摊金额的快速增长,蚂蚁金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首先,相互宝运行了一年时间,总人数已经达到9300万人,重疾发生率在慢慢走高,因此患病成员人数也会增加。其次,前期所有成员都处在等待期,符合救助规则的案件非常少。随着越来越多用户渡过等待期,患上重疾并且符合救助规则的案件数量也会增加。”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相互宝对案件的调查处理速度加快,因此单期公示案件也有所增加。这能让那些身患重疾的成员,尽快得到救助。”蚂蚁金服续称。

需要强调的是,网络互助计划不是保险产品,不要因为参加了网络互助计划,而忽视了获得长期商业保险保障;网络互助平台也不是保险公司,没有提取保险金、满足偿付能力要求等方面的规定。

此前,原保监会曾多次强调互助计划可能存在的风险,比如点名夸克联盟,约谈水滴互助,并下发《关于开展以网络互助计划形式非法从事保险业务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等。(详见21世纪经济报道刊于2019年4月16日的《三问相互宝》)

从网络互助到保险中介

当相互宝在市场上取得热烈反响后,其他互联网巨头也在蠢蠢欲动。先是京东金融的京东互保灰度测试,后有苏宁金融的宁互宝启动内测。此外,长期深耕这一领域的轻松互助、水滴互助等亦受到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

截至目前,已有超过9000万人加入相互宝,超过8000万人加入水滴互助,超过6000万人加入轻松互助。今年以来,旗下拥有水滴保险商城、水滴互助、水滴筹等业务的水滴公司先后完成两笔融资,一笔是3月腾讯领投近5亿元的B轮融资,另一笔是6月博裕资本领投超10亿元的C轮融资。

网络互助计划在争议声中逐步壮大。究其原因,深圳华博精算咨询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王晓波曾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推测,一是消费者对保险公司或保险从业人员并不是很认可;二是加入网络互助计划十分方便,期初不用付钱,体验较好;三是有不少消费者是抱着做慈善的心态,目的是给不幸罹患重疾的人捐点钱,将来万一自己成为那个不幸者,也能收到其他人的捐款,寻求一种内心安慰。此外,网络互助计划的出现,正好迎合了老百姓想要保障,却又不想花钱或不想多花钱的心理。

按照当前的法律体系和模式本质看,网络互助计划不属于保险几无争议,但它们与保险的关系却又千丝万缕。

例如,相互宝的入口在支付宝的蚂蚁保险中,与好医保、养老金、教育金并列。虽然“相互宝”提示“与医保商保不冲突,可叠加使用”,但仍有一些人将其当成商业保险产品。

其实,网络互助平台也明确商业模式要向保险进阶。比如,轻松集团的发展路径是从轻松筹到轻松互助、再到轻松保,轻松集团。在这一过程中,轻松集团正在招兵买马,从保险业挖角,安心财险原总经理钟诚出任轻松集团联席CEO,弘康人寿原总经理张科出任轻松集团CEO。

根据轻松集团的数据,轻松保实现单款产品高达13%的购买转化率、“919健康产品大促”中更是完成7天保费破2亿元,订单增长180%。

复盘水滴公司的发展逻辑,亦大抵如此。来自水滴公司的数据显示,2017年5月,水滴公司推出水滴保险商城,到目前为止两年多的时间,累计服务超过1200万用户,其中90%的用户是通过水滴保险平台完成线上首次投保,复购意愿73%,目前累计合作的保险公司数量超过60家,推出超过80款保险产品。

在完成基础商业保险产品线搭建和接入后,2019年2月,水滴保险商城上销售的保险产品实现在线理赔服务;2019年3月,推出面向保险公司的智能核保模型;今年年中,又开始陆续组建线上顾问团队,截至2019年8月,整个顾问团队规模已经超过1000人;2019年8月,单月新增签单规模保费超过7亿元,而在2019年年初还是2亿元左右。

面对这样的战绩,保险公司很是羡慕。一位保险机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保险公司不具备这样大的流量平台和场景,出于现实生存压力的考虑,自然要借力而为。只要有一家保险公司与这些平台合作,就会有很多家保险公司跟进。”

某保险公司负责人则认为:“互联网平台往往更多关注客户数量,想以低价优势获取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客户量。保险公司有短期和长期两种考虑,如果考虑长期,这确实能带来较高的保费,但也有可能带来亏损,要看保险公司怎么选择。”

蚂蚁金服副总裁尹铭强调,相互宝与保险公司的开放合作不是简单的流量合作,而是要共同推进民众保障教育的普及,共同开发定制化、多元化的升级保障产品,为用户和保险行业都带来更大价值。

不过,网络互助平台目前与保险公司共同开发定制的保险产品多为短期保险。

一位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几个业务板块看,网络互助领域监管制度尚不完善,互联网保险中介业务更为稳妥。”

随着中国保险市场的发展与成熟,专业保险中介机构具有广阔的想象空间。此前不久,国内知名互联网保险平台慧择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慧择总营业收入4.515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1.818亿元增长148.3%。根据非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衡量,2019年上半年,慧择净利润7418万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慧择已累计服务580万投保人及4700万被保人,与67家保险公司合作,提供超过1000款保险产品。

此外,360金融集团也已通过收购方式获得了保险经纪牌照。360金融集团对外表示,今年以来,360金融集团提出“大保险战略”,积极布局互联网保险和互助计划。

麦肯锡最新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是全球最大且最有活力的人寿保险增长市场,贡献了全球新增保费收入的30%,预计未来几年内将持续保持两位数的迅猛增长,到2025年,中国寿险市场保费收入将达到4.32万亿元,占全球寿险保费收入的16%。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