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今年前九月风电发电量同比增9% “平价上网”催生风电新时代

2019年10月2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綦宇  

今年我国风电依然保持平稳的发展态势,市场继续平稳增长,产业结构稳步调整,海上风电稳妥推进,分散式风电稳中突破,弃风问题企稳向好,技术研发有序推进,企业实力明显增强,国际化程度显著提升。

“面向‘十四五’,可再生能源应该由高速度向高比例发展,怎么去实现高比例发展应该是我们业界需要思考的问题。”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李俊峰表示。

10月21日,2019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开幕式正式召开,会上李俊峰肯定了“十三五”时期中国风能的发展,并对未来的行业方向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2018年是中国“十三五”的倒数第二年,风电迎来了“平价上网”的时代,并且现在风电已经成为全球最便宜的发电电源,将和光伏一道改写历史。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能源能与风电、光伏发电竞争,尽管后者比例很小,但是每年的新增规模在全球已经排在了首位。

10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国家能源委员会主任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家能源委员会会议。李克强在会上强调,要立足我国基本国情和发展阶段,多元发展能源供给,提高能源保障水平。发展水电、风电、光电等可再生能源,提高清洁能源消纳水平。

图/宋文辉摄

中国风电产业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好的成绩,主要得益于政策连续稳定,产业规模平稳增长,技术和商业模式稳中突破以及突出问题的有序解决。

今年中国风电依然保持平稳的发展态势,市场继续平稳增长,产业结构稳步调整,海上风电稳妥推进,分散式风电稳中突破,弃风问题企稳向好,技术研发有序推进,企业实力明显增强,国际化程度显著提升。

而面向未来,中国风电需要与社会、产业以及老百姓的生活融合起来,才能够有新的发展,才会真正迎来风电新时代。

2019年风电平稳发展

自2006年《可再生能源法》颁布实施以来,特别是在“十三五”时期,中国风电产业获得了平稳快速发展,为国家能源结构调整、经济转型升级和应对环境气候变化做出了积极贡献。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李创军就在会上表示,2019年,中国风电依然保持了平稳发展的态势。

今年1-9月,全国新增风电并网容量1348万千瓦,其中海上风电106万千瓦,累计并网装机容量达到1.98亿千瓦。同期,全国风电发电量289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9%。

稳步发展的同时,产业结构也趋于合理。在2019年上半年新增并网容量中,中东南部地区占58.7%,“三北”地区仅占41.3%。在累计装机方面,中东南部地区占比35.2%,同比提高近3个百分点,产业布局进一步优化。

海上风电也在这一过程中稳步推进,1-9月,海上风电新增并网容量为106万千瓦。产业发展总体平稳有序,预计可以实现到2020年累计并网容量达到500万千瓦的规划目标。

同时,中东南部分散式风电开发显现出巨大潜力。随着一批项目的落实,分散式开发在提高风能利用效率、降低社会用能成本等方面的价值初步显现,分散式风电将成为新的增长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弃风问题正在逐步得到解决,1-9月,全国弃风电量为128亿千瓦时,平均弃风率为4.2%,较去年同期有大幅改善,同比下降3.5个百分点,尤其是新疆、甘肃和蒙西,弃风率同比显著下降。

“经过多年努力,特别是电网企业加大风电等新能源跨省区外送,电力替代、提升灵活性等增强风电消纳能力的措施,弃风问题得到有效解决。”李创军说。

同时,风电行业企业实力明显增强,国际化程度显著提升,我国风电机组出口的国家数量从2007年的1个,增加到2018年的34个国家和地区,遍布全球的6大洲。

未来,风电行业正式进入平价时代,2021年后,陆上风电要全面实现平价目标。去补贴后,需要更好的落实支持风电发展的有关政策,需要从各个层面,包括各级地方政府和电网企业的积极配合。

李创军表示,一是按照“放管服”的要求优化政府的服务。包括对分散式风电提供政府一站式服务,对分布式电源制定更健全的竞价机制等等。二是改善公共服务。提高电网企业在接入和送出消纳方面的服务质量。

三是调动地方政府积极性。通过非水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机制引导地方更好支持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四是按照可再生能源法的要求加强对保障性收购政策落实情况的监管,降低各类非技术成本,为降低成本、推动实现全面平价目标、提高整体竞争力创造条件。

实现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面对平价时代,它的可持续高质量发展需要做些什么?

今年9月2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从明年1月1日起,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将现行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

这是实现电力市场化交易的重要一步,在取消煤电上网标杆电价之后,煤电上网电价将会进一步降低,这无论是对天然气发电还是风电、光伏等,都将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这涉及到两个问题,过去附带补贴的项目,没有煤电的基准之后,过去的补贴怎么办?”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说,“我们正在给能源局写一个建议,其中一个内容,就是这部分项目还是按照过去的标杆电价执行,补贴还是由国家来发放。”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新建立的平价风电项目,是否需要跟随煤电的价格波动浮动。秦海岩表示,至少在电改的前一段时间还是需要一个火电的标杆电价。“固定电价对风能太重要了,风能的边际成本是0。”他说,“锁定价格,有利于减少不确定性对于贷款融资的阻碍。”

无论如何,平价上网时代必须也一定会来临,对于企业来说,需要适应新的时代。

“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如果想走得更远,应该呼唤平价上网早点到来。” 远景能源有限公司副总裁田庆军表示,“开发商在过去的一年,因为补贴的拖欠吃了很大的亏,早一点平价让风电回归它的本质,回归它新能源的本质,是对我们行业巨大的利好。”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