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非洲“一带一路”投资进入“2.5阶段” 渣打200亿美元业务目标已超额完成

2019年10月2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晓  

从乌干达首都坎帕拉机场到市中心,原本两个半小时的车程,由于中国企业帮助修建的快速公路,车程缩短至半小时。

从乌干达首都坎帕拉机场到市中心,原本两个半小时的车程,由于中国企业帮助修建的快速公路,车程缩短至半小时。

渣打银行企业及金融机构客户部跨国企业非洲地区董事总经理 Tejinder Singh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带一路”给非洲地区摆脱贫困、改善民生带来了显著效果。非洲多家机场由中国企业改造或修建;热爱足球的非洲人民,可以在中国企业修建的一流场馆观赏比赛;还有电信基础设施、通讯技术的应用以及平价智能手机的普及,使得非洲人民更方便获得金融服务。

全球贸易增长受到挑战之际,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与“一带一路”共建国家进出口总值6.65万亿元,同比增长9.5%,高出同期我国外贸整体增速6.7个百分点。

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总行副行长鲁静表示,该行在“一带一路”国家的业务增长远高于上述增速。“我们感受到增长是更强劲的。”

中非之间的贸易、投资机遇与风险有怎样的变化?鲁静及Tejinder Singh、渣打银行非洲地区高级副主席Bola Adesola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带来了最新的解读。

基建融资缺口每年近千亿美元

渣打是为数不多将“一带一路”作为集团战略重点的国际银行。2017年12月,渣打宣布在2020年底前要参与至少200亿美元的“一带一路”相关项目,协助提供融资。最新消息是,这一目标在2018年已超额完成。

具体来看,其中50%以上的项目涉及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主要位于非洲和南亚国家,其次是旨在改善民生的能源、水及废物处理项目。

Tejinder Singh介绍,据非洲开发银行集团统计,非洲地区每年基建需求达到1300亿美元到1700亿美元,预计融资缺口680亿美元到1080亿美元。融资缺口也是吸引投资的机会。

在肯尼亚,由于首都内罗毕到滨海城市蒙巴萨的道路状况限制,蒙巴萨主要吸引国外游客。由于中国路桥集团修建的铁路,将两地行程缩短至4个多小时,国内游客带动了蒙巴萨旅游业的发展,旅馆开始爆满。Tejinder Singh表示,蒙巴萨地区脱贫和经济的发展,基建的改善起到重要作用。

“肯尼亚的愿景并不是成为旅游国家,而是东非门户。”鲁静表示。要成为门户,就必须能让物流从海上、空中、大陆通过肯尼亚进入非洲。通过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进而带动贸易流、资金流,带动服务业。中资企业助力了肯尼亚成为东非门户的梦想。

鲁静表示,“一带一路”在第一阶段是能源、资源类的投资,第二阶段是路、桥、港口、码头等基础设施建设,第三阶段是制造业转移,服务业也会跟进。“我们觉得现在处于2.5阶段,除了能源、基建、生产建设外,现在整个金融科技、生物医药等产业也在逐步进来。”

Tejinder Singh提到,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前不久带领中国代表团参加肯尼亚的一场峰会,带来了一系列数字经济和金融科技方面的项目。非洲地区多个国家的移动支付实现跨越式发展。

在Bola Adesola看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开始重视在当地的教育和技能培训,这意味着中国企业注重在当地长远、共同发展。基建设施投资只是第一步,而人才的培养、素质的提高对非洲国家的长期发展和脱贫更重要。

强调项目投资收益

尽管还未统计2019年度项目数据,但鲁静表示,预计2019年度参与的“一带一路”项目不会比2018年少。在项目推进中,可以感受到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更加商业化、理性、谨慎,且更公开透明。

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成为缩小非洲基建缺口的可行之道。统计显示,2018年私人投资参与撒哈拉以南非洲基建项目达到77亿美元,比2017年多出近两倍,并且是2014年以来最大投资额。但同时,项目可持续性和投资收益越来越被强调。

“一带一路”的投资机遇与风险紧随。Bola Adesola提到,首要是政策风险,例如合同履行、营商环境、监管政策变化等;治理风险,包括反腐、中资公司进入市场后注册和登记方面的风险;地缘政治风险,即安全问题;以及外汇和货币风险等。

例如,如果一国政府实施票价管制,则铁路建设投资者就很难从车费中获取回报。又如某国长期债务市场欠缺,用当地货币计值募集投资资金时就有一定障碍。有大型项目还曾因当地政府相关企业经营风险而陷入困境。

鲁静透露,在传统银行工作之外,了解项目是否符合国家战略、是否在其有限的预算中都十分重要。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