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珠海:借助大桥交通“末梢”变“枢纽” 加速建设国际商贸物流中心

2019年10月2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振  

在受访专家看来,港珠澳大桥的开通,拉近了珠海乃至珠江西岸与香港港口与机场方面的距离,珠海有望利用“桥头堡”的地理位置优势,加速建成国际商贸物流中心,真正实现“全国揽货、珠海集聚、通过港澳发往全球”的全球门户和全球枢纽。

10月23日,港珠澳大桥迎来正式开通一周年。

即便过去了整一年时间,林升仍清楚地记得,那个自己从广播中听到“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消息时的情景。

“港珠澳大桥的开通,一定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启,极有可能成为中国外贸进出口划时代的里程碑。”伴随着兴奋与憧憬,林升毅然辞去了政府单位的公职,跑到珠海创办了广东港珠澳供应链有限公司(下称“港珠澳供应链公司”)。

与林升一样,珠海广丰物流有限公司(下称“广丰物流”)的总经理张杰也颇为看好港珠澳大桥开通带来的划时代意义。他所在的广丰物流最早于2010年就开始在珠海布局综合物流中心。

物流产业已经成为港珠澳大桥带给珠海最直接的利好。借助港珠澳大桥便捷连通三地的独特优势,珠海正从交通末梢向交通枢纽城市转变。港珠澳大桥更使珠海成为粤港澳大湾区中唯一与港澳陆路相连的城市,极大地提升了三地人员、生产资料的流动效率。

港珠澳大桥珠海公路口岸自去年10月24日正式开关运作以来,已顺利运作近一年。截至10月15日,累计通行货车76154 辆次,运输货物总量为9.8万吨,货值51亿美元,货车日均分别为217辆次、280吨、1457万美元。

在受访专家看来,港珠澳大桥的开通,拉近了珠海乃至珠江西岸与香港港口与机场方面的距离,珠海有望利用“桥头堡”的地理位置优势,加速建成国际商贸物流中心,真正实现“全国揽货、珠海集聚、通过港澳发往全球”的全球门户和全球枢纽。

引来物流“金凤凰”

“港珠澳大桥的开通,令珠海从物流末梢变成了桥头堡。”林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往珠海拱北口岸主要以旅客通关为主,通过拱北进入澳门并发往全球的货物有限,珠江西岸想要出口货物一般会选择绕道深港。

张杰也举例称,以前公司安排物流,通过水路出口香港货物,由于要等船期,一般需要两天;如果绕行虎门大桥陆路运输到香港,至少需要4个小时。

港珠澳大桥通车后,货车实现了24小时通关,如今,企业货物出口香港所有运输及通关全过程,即从企业仓库发货、到货物抵达香港,最快40分钟就可完成,极大地提高了物流效率。

物流效率的提高带来了物流企业成本的降低。

“受惠于大桥海关的24小时运作、快速通关和专人对接等惠企措施,珠港间的跨境电商运输成本节省30%至40%左右,货运时间从3小时缩短至40分钟左右,大大提升了区域内物流和制造企业的竞争能力,也提升了民众海淘体验。”广丰物流成了港珠澳大桥开通后的首批受益者之一,张杰掰着手指算出了大桥通行的好处。

林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40年前的深圳,改革开放后之所以迅速实现经济腾飞,一个重要因素便是与香港陆路相通,拥有一线公路口岸。“港珠澳大桥开通,珠海成为了全国唯一一个拥有双一线公路口岸的枢纽城市,实现了与香港、澳门同时相连,其中一定蕴含了世界级的能量。”

他介绍,香港目前对内地贸易的主要通道是深圳,港珠澳大桥的开通,珠海也成为其贸易的重要通道,能够有效承接香港物流业特别是香港机场的“溢出效应”,珠港物流合作一定会成为提升珠海经济总量的最直接有效的手段。

春江水暖鸭先知。早在港珠澳大桥开通前,诸如物流企业等“金凤凰”就择珠海而栖。珠海市商务局提供的资料显示,珠海在人工、仓储租金、运输成本方面存在绝对优势。

例如,珠海司机的平均薪酬仅为香港的35%,仓储平均成本也仅为其20%,相反,港珠澳大桥通车后,珠海40英尺柜集装箱经港珠澳大桥要比经虎门大桥的成本压缩了30%,效率提高了4倍。

目前,集聚珠海的物流企业已近800家,包括港控集团、航空城集团、公交集团、交通集团,广丰物流、南光物流、百安物流、日通物流、大通物流、隆盛冷链等;占国内跨境电商交易额65%以上的三大跨境电商平台也已进驻珠海,包括京东、阿里巴巴菜鸟、网易考拉服务供应商海仓科技、港珠澳供应链公司、威时沛运供应链等省内知名物流企业。

依托大桥建设“自由贸易陆港”

在很多老珠海人眼中,珠海曾经被称为“交通末梢城市”,出市的方式只能依靠大巴、高速客轮等交通工具,对外道路寥寥数条,即便有了城轨,也只能到达广州南,想去更远的地方需要换乘。

如今,珠海基本形成以港珠澳大桥为龙头,以港口、高速公路、机场、铁路、口岸为支撑的现代综合交通枢纽格局,搭建起了江、海、公、铁、空立体集疏运体系。

珠海综合立体交通体系带来了诸多变化,香港物流产业首当其冲。

张杰介绍,土地空间不足目前仍制约着香港经济发展,香港的物流成本是深圳和广州的两倍,是珠海的三到四倍。港珠澳大桥开通,从香港国际机场、葵涌货柜码头到珠海,由原来4小时以上的陆路车程,缩减至分别仅需45分钟和75分钟,受益于物流成本大幅度缩减,香港机场与港口的仓储业务正逐步迁移延伸到珠海。

“珠海的物流成本低于香港,所以大桥开通后,香港的货源都会放到珠海储存,一些物流项目等也都会转移到珠海。加之港珠澳大桥的24小时货运时效,珠海与香港之间的运输,几乎没有时间限制,这也是港珠澳大桥联动的一个亮点。”张杰表示。

实际上珠海已经在探索借助港珠澳大桥开通带来的港澳快速通关、与香港机场“陆空联运”的独特优势。

“举个例子,珠西周边的城市都可以通过珠海实现与香港机场的联动。港珠澳大桥口岸开通后,广丰跨境电商产业园就可以实现‘陆空联运’的打板拼板业务,将经珠海出口、香港机场空运打板理货的服务前置到广丰物流园。”广丰物流商务经理南仪理说。

按照广丰物流园的规划,以往跨境电商出口都是从深圳出关,经香港机场飞往全球,大桥通车之后,即将出口的货物在珠海就可以直接把打好板、拼好板的货物提前“订舱”“安检”和“登机”,逐步构建以珠海为中心的“全国揽货—物流园集聚—香港直飞”的出口生态圈。

交通部规划院院长李兴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港珠澳大桥所带来的不仅是交通便利性,更改变了相关区域的时空关系,从而带来区位结构、社会特征及经济活动质的调整和跨越,“港珠澳大桥将扮演重塑区域空间发展格局的重要角色”。

随着港珠澳大桥的建成通车,作为连接港澳和珠江西岸的大动脉,大桥的通车加速了大湾区的互联互通,而珠海作为珠西、粤西和我国西南地区联通港澳的关键节点,将成为大珠三角网络型交通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核心枢纽城市,其地位和作用的重要和突出更是不言而喻。

在林升看来,珠海的如此地位将改变中国的外贸格局。“大桥使珠海拥有了双一线公路口岸,与两个世界级的自由贸易港连接起来。”他认为,可以依托港珠澳大桥,将珠海建设成为自由贸易陆港。

林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港珠澳大桥的开通,相当于将港澳仓内移到了珠海。

港珠澳供应链公司则主要依托港珠澳大桥地缘优势,开展国际贸易分拨业务。就是快速进出,能转可退,以此实现买卖全球、退转全球。截至10月中旬,其半年时间完成的外贸进出口额就超过12亿美元。

“去年珠海外贸进出口总值仅实现3246.3亿元,与珠海当前的地缘优势很不匹配。”在林升看来,这只是起点,“珠海很多政策都有,只是需要时日组装起来而已,依托港珠澳大桥完全有能力再造一个珠海,建设成为国际商贸物流中心。”

但这并非朝夕之功,需要推动粤港澳三地在基础设施、产业布局和公共政策等方面的融合协同,破除行政区划壁垒和阻碍,实现粤港澳三地供应链产业的融合发展、错位发展和物流要素自由流动。

“毕竟留给珠海的时间窗口太短了,只有3-5年。”林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必须在深中通道建成通车前形成对珠海的路径依赖,否则极有可能错失发展良机,成为过路经济。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